何清漣:魏則西案「社會化辦理」的背後(圖)

2016-05-05 08:10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魏則西的父母手捧著魏則西的遺像(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5月05日訊】中國西安科技大學學生魏則西因難以治癒之病不治身死一案,本是一起醫療糾紛。這類醫療糾紛在中國每年發生多起,無不陷入曠日持久的馬拉松訴訟,但魏案卻奇蹟般地走上了「社會化辦理」之途:民情洶湧指責,媒體揭露黑幕,政府強力介入。不少網評曰:終於看見了一線曙光。

「曙光」之謂,即魏案可促成中國醫療體制改革,這點恐怕言之過早。本文在理清魏案社會化辦理的各種因素之後,讀者可自作裁斷。

魏案追責是否能夠促成中國醫療體制進步?

一個醫療案件促成醫療體制進步的前提是有經驗可以吸取,以下三因素必居其一:一是此病可以治好,但醫生玩忽職守,治療不當或因醫生誤診延誤治療;二是此病本來有藥可醫,但醫生未使用最適當的藥物;三是醫生為了收治病人,誇大治療作用。

從公開資料來看,魏案中醫方要對自身誇大治療作用負責。以下是基本事實:

2014年4月,魏則西檢查出得了一種惡性軟組織腫瘤滑膜肉瘤,這是一種罕見的癌症,迄今世界上沒有有效的治療手段,生存率極低。而魏則西被確診時,已經是中晚期。也就是說,魏在病情確診時,已經知道死亡難以避免。但是,求生是人最原始的本能、哪怕只有一線希望,魏家也得拼盡全力抓住,因此,在手術、化療、放療等傳統醫治方法無效之後,魏則西通過百度搜索找到排名領先的北京武警二醫院,曾4次前往這裡進行生物免疫療法。

據《知識份子》雜誌採訪清華大學醫學院著名免疫學專家林欣以及清華大學博士何霆,魏則西最後接受的DC-CIK療法,儘管在中國成為治療的主要方法,但在其發明地美國卻仍然處於臨床試驗階段。治療手段仍在摸索,治療結果不可預料。2011年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獲得者、美國洛克菲勒大學的免疫學家和細胞生物學家斯坦曼本人也只能利用自己研發的疫苗成功地將生命延長4年,比醫生預測的一年多了三年(澎湃新聞,2016-05-02)

如果魏則西的主治醫師李主任能以實相告,讓魏則西及其家人據實情決定是否一試,也許事情會簡單得多。但李主任的錯誤在於誇大療效,他告訴魏的信息是:「這個技術是斯坦福大學研發出來的,他們是合作方,有效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看過魏則西的報告單,李主任保證‘二十年沒問題’」。

結果是:魏則西花光了家中積蓄,還背上了債務,撐到去年底,腫瘤轉移到肺部,醫生通知只能再撐一兩個月。魏則西終於帶著對人世的無限眷戀和對人心險惡的憎恨,在今年4月12日離開人世。

在美國,這種處於臨床試驗階段的治療,醫生不會保證療效,還會與自願參加試驗的患者會簽好合同,合同中包括病人應知的所有事情,比如療效、副作用等,以及醫生的免責條款。中國的醫療體制中缺乏這些環節,導致醫療糾紛中責任模糊。如果要說魏則西案例能夠引起制度性反饋,為中國醫療監管體制補上這兩個環節,就算是此案的最大社會成果。

中國媒體緣何突然大揭軍隊醫院黑幕?

中國宣傳部門早有規定,嚴禁媒體介入醫療事故的報導,因為這是一個需要專業鑑定的領域,記者並無類似專業知識;二是涉及軍隊武警的負面新聞,一律不予報導。如果有媒體能夠報導,一定是有上峰命令。

這次案件中,火力點集中於兩處:一是醫院背後的軍隊勢力,二是百度的廣告。遠遠超出了一般的醫患關係。

中國的醫患關係早就非常惡劣,醫院醫藥不分的經營體制不僅讓患者飽受高收費之苦,還傷害了患者對醫生的信任。醫患糾紛不斷(醫方謂之醫鬧,患者謂之維權),但醫療事故一般走專家鑑定司法解決途徑,很少出現本文概括的「社會化辦案」模式。但民眾對醫療體制的不滿,並非特定地針對軍隊醫院,而是所有醫院。軍隊醫院對社會開放,也是從80年代就出現的事情。我在深圳時,對外開放的軍隊醫院至少有兩處,一是三九集團的醫院,二是武警醫院。但這些醫院也與地方醫院一樣,早就將診室分租給一些外來醫生。積弊多年,投訴不斷,地方對之無可奈何,基本放任不管。

魏則西一案,能夠迅速走上醫療事故社會化辦理,在於這個案例披露的時間點,正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大力推行軍改之際。早在3月27日,新華社發出消息,稱「中央軍委近日印發《關於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活動的通知》,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工作正式啟動」,所謂軍隊武警的有償服務,包括利用軍隊、武警醫院人員及設施向社會提供有償服務在內。

但是,軍隊醫院收費服務,是軍隊重要財源之一,等於砍去軍隊的一棵重要的搖錢樹。既然劃定了一個「三年「的時限,軍方利益相關部門肯定會採用一拖二等的辦法,慢慢耗下去,等待機會。

魏則西一案,正好給習近平的軍改帶來了民意助力,這是中國媒體對涉及軍方的醫療案件能大力介入的真正原因。只有毫無政治經驗的人,才會將魏案當作是一輪民意大釋放,以及北京當局對民意的積極回應。

網民為何熱衷打百度?

百度這次因發布虛假廣告而受到懲罰。5月2日,中國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宣布將派遣調查組進駐百度,百度股價下跌近8%。

百度這次成為中國網民猛攻的眾矢之的,原因是魏西則到北京武警醫院就醫的信息,是通過百度搜尋到的。在公眾憤怒情緒指向百度做虛假廣告牟利之時,中國官媒紛紛跟進,指責百度將利潤置於人命之上。比如《人民日報》就指責百度為了牟利在搜索結果推廣據稱不可信的治療途徑。媒體還引經據典,引用廣告法第四十六條,指責百度沒盡審查責任,以及第五十六條,證明廣告發布者應負連帶責任。

公眾對百度的憤怒據說積蓄已久,今年1月,百度將網上血友病人論壇的主持權出售給一家公司,而該公司在論壇上發布可疑醫學建議後,引發了一輪網友對百度貼吧商業變現模式的揭露,據稱約40%熱門疾病貼吧都引入商業合作模式牟利。百度後來雖然聲稱病種吧已不允許引入商業合作,但網友還發現高血壓吧等熱門疾病吧的商業合作仍在繼續。

還有網友認為,由於百度幫助官方過濾信息,網友對此積怨已久,藉此機會發作。從痛恨信息封鎖的網友之立場來看,這解釋來看或可成立,但絕對不是政府要處理百度的理由。考慮到前一向毒疫苗事件發生後,國務院曾以「平民憤」為理由,內部下達處理指標,這次借懲罰百度以平民憤,也算是當局危機處理的一種權變之策。

綜上所述,魏則西案例,是中國現階段醫患關係極度緊張、社會信任破產等矛盾的集結產物。中國人藉此案宣泄積累多年的憤怒情緒,官方因政治需要而默許此案「社會化辦理」。從官方處理手法來看,這是中國當局繼毒疫苗事件後又一次「平民憤」的政府行動。從效果來看,中國當局既可借民意促成軍隊武警停止有償服務,推進軍改大計;還可借懲罰相關醫院醫者、百度「平民憤」以收一時之功。但由於朝野雙方對此案重視的交集點太過分散,是否能促成醫療體制的改變尚需存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