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臺洪災4官員被停職 輿論問責聲浪不斷(圖)

2016-07-25 13:37 作者: 苗薇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邢臺泄洪導致大賢等多個村莊被洪水淹沒,眾多無辜生命午夜罹難。(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7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華北多地受到洪水侵襲,尤其是河北邢臺更因為泄洪一事陷入輿論的漩渦。邢臺慘劇被曝光後,為平息民憤,河北省委對4名基層官員作出停職檢查決定。但民眾對邢臺洪災問責聲浪不斷,有網友表示,此問責結果如何抵得過上百條生命之重?邢臺市市長一句道歉就夠了嗎?若問責不徹底則道歉又有何意義?

4官員抗洪失職被停職

邢臺市政府23日緊急召開記者會,市長董曉宇公開道歉,除了道歉圖息民憤,河北四名基層官員亦因救災不力而被停職。

據陸媒24日消息,河北四名官員包括管轄大賢村的邢臺市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段小勇、市經濟開發區東汪鎮黨委書記張國偉,石家莊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成員、總工程師何佔魁,井陘縣副縣長賈彥廷亦因洪災被停職。

對此,《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了美國紐約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協會負責人謝家葉博士,他說,「這次河北的洪水導致這麼多的傷亡,表明各級政府在防洪方面沒有作好準備,雖然這次洪水來得比較急,但是為什麼沒有及時通知村民?」

謝家葉表示,應該追究這些失職官員的責任,「但是不要把這些小官當作整個官僚系統失職的替罪羊。」

謝博士進一步說,要追究更高級官員的責任,「僅僅處罰一些七品芝麻官不能根本解決問題,要防止今後再出現這樣類似的人禍,必須讓更高的官員丟掉烏紗帽,這樣才能在整個官僚系統引起震動,做好防汛工作。」

七里河大賢村安全隱患存在已久 

據《京華時報》報導,邢台大賢村村民張先生接受採訪時表示,每年夏汛,只要上游水庫開始泄洪,大賢村都會被水淹,規模每年不一樣。之前雖然發生了水災,但是幾乎沒有人員傷亡。是因為往年幾乎都會至少提前半天左右的時間通知村民,上游水庫開始泄洪,要村民提前準備撤離或自保。但是今年,村支書是19日凌晨1點多才開始通過電話、走訪、廣播等方式通知大水要來的,村民根本沒有時間準備。

大賢村悲劇發生後,邢臺水務局總工程師馬兆勛卻稱,都知道大賢村有隱患。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馬兆勛說:「你把河道掘開,不得需要錢嗎?沒有人給錢,用啥治?都知道那是隱患,只能說上面來水,及時通知老百姓轉移。」

當詢及這一段的安全隱患時,邢臺市水務局總工程師馬兆勛回應說,當然有風險:「這邊能過幾百個流量,那邊只能過40個流量。那怎麼能承受?」

70多億元治理費去了哪裡?

《中國經營報》指出,七里河曾在1963年淹大水,2006年起啟動綜合整治計畫,已投入超過10億人民幣開發建設,整體計畫預計投入70多億元人民幣。當地在2006年制訂《關於七里河綜合治理工程建設的實施意見》,要增強城市防洪泄洪能力。

據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俠客島」卻經查閱發現,早在2008年,時任邢臺市市委書記董經緯寫道,未來十餘年,將投入70億元,既治理河道,又沿河興建新城區。

而在治理過程中為經濟效益讓了路。防洪似乎並未成為重點,蓄水,讓多段乾涸的七里河成為景觀河才是可以帶來經濟效益的頭等大事。文章感嘆,七里河流域的整治,呈現「旱澇不均」的狀態。好地段可做景觀河,開發升值,無地段優勢的區域要開發,就要自籌資金。

對此,專欄作家蔡慎坤在博客中寫道:「水患治理,是歷朝歷代困擾中國官府和民間的現實問題,可是這些「看不見」的民生工程,在GDP增長數據在形象工程面子工程乃至房地產建設面前,就顯得無關緊要,在政績考核的短期思維治理模式中,有幾個官員真正關心「看不見」的民生工程?」

蔡慎坤還表示:「剛剛出臺的黨政幹部問責機制,對於剛剛經歷水患的地區而言,是最好的試金石,邢臺的追責不能僅限於幾個區級官員了事,還得順籐摸瓜,查出七里河整治數十億資金的去向?看看是誰在中飽私囊?看看是誰在忽悠輿論?看看是誰在欺騙大眾?」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