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是這樣挺過精神和肉體酷刑的!(圖)

兼談高智晟預言中共將在2017年敗亡

2016-08-13 07:45 作者: 吳建國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是什麼樣的精神力量使得高智晟能不屈於中共的酷刑?(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8月13日訊】第一次讀到高智晟遭受中共的酷刑,是在2009年從高智晟的那篇《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的回憶中。感到那樣的酷刑不僅殘暴也太噁心,難以看下去。比如電擊生殖器,用竹籤通生殖器,向昏倒在地上的高智晟撒尿等。當時產生了一個疑問,在這樣的酷刑下,高智晟能挺多久?

大家知道,魔鬼附體的中共政權,集取了古今中外最邪惡和最殘暴的手段對付囚徒。正如高智晟在《2017年,起來中國》中描述的那樣,「肉體酷刑、精神折磨,刻意營造心理戰,用你的親人,尤其子女的上學甚至是生命做恐怖要脅。在這種經歷中,一個個體的承受能力實在是太有限。」因此高智晟也在書中呼籲,應對那些被迫在電視上認罪的囚徒們多一份理解。

2009年後,高智晟遭受了更多更殘暴的酷刑,無論是精神上的還是肉體上的,但是他挺過來了。2014年他雖然出獄,仍生活在中共黑警的監控下。然而他沒有屈服,也拒絕出國,就在隨​​時都可能再次投入大牢遭受那些酷刑的環境下,他以超然的勇氣,著書向世界揭露其遭受酷刑的經歷,並預示中共將於2017年敗亡

是什麼樣的精神力量使得高智晟能不屈於中共的酷刑?《2017年,起來中國》出版後,筆者迫不及待地購買了一本電子版,希望能從中獲得答案。

精神與肉體痛苦的剝離

高智晟在書中有多處描述,在酷刑下他的肉體與精神被神奇地剝離開來,他感受不到太多的肉體痛苦。他聽到自己的淒厲叫聲,彷如來自另個人。

下面是他對幾次酷刑下自己感受的描述:

「他大喊一聲,三個人一陣瘋狂地猛踢。我沒有任何躲開的可能,也沒有任何躲的必要。他們的情緒完全失控,這種宣泄持續了二十分鐘左右,零零落落地停了下來,他們三個人氣喘得很急促。很奇特,我並沒有感到有多劇烈的疼痛,但暴虐間隙,我發現身體狂抖不止。我冷峻地去體驗他,發現這種抖動是純生理性的,因為當時心裏確實沒有恐懼,至少是無暇懼怕。他們三個人仍在一旁立著喘氣,幾乎是同一時間,每人點上一支煙。現場完全地靜了下來,有三分鐘左右,很奇特,好似驟然間換了一個空間,靜得出奇。」

「我被「阿巨兄」揪得站立起來,那「重八君」走到我的右側,雙手猛地抓住我雙肩上的衣服,將我壓彎了腰,問我:「寫不寫?」見我沒有回答,他突然用膝蓋向上猛擊我的胸部,問一句頂一膝,問一句頂一膝。到後來他乾脆不再問,就在那裡用膝蓋繼續撞擊我的胸部。我能聽到一個陌生的慘叫聲,我可以肯定,那慘叫聲與意識是沒有關係的。我的眼睛已經模糊得什麼也看不清,我感到一種翻江倒海的大震盪,我的思維幾乎完全停止,不是由於擊打而是我自窒滅了思維的全部活動,但仍能聽,證明著思維仍保有本能的能力。我不清楚那棟樓有幾層,但可以肯定,十層以內都能聽到那種慘叫。」

「只在開始的時候感到一種鈍器擊打頭部。我意識到自己已倒在地上時,就像突然做了一個短夢似的,又是一陣瘋狂的腳踢,其間我又聽到了慘叫聲。到他們開始點上煙休息時,我覺得自己處在一種很奇特的感覺狀態中,說不清、道不白的,但究竟還是知道自己在地上躺著,旁邊的幾個人是折磨我的人。不過,這時人的具體痛苦若即若離,反而不大清楚。我不知道在生理上這是一種什麼現象:我這時渾身大汗不止,身上的力量開始漸漸地減少,好像是隨附在汗水裡流去了。」

「由於我是切斷了思維活動中,這最大的好處即是但得間隙即會有睡意強勢光顧。我聽到有人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我的頭跟前,我睜眼一看,一隻穿著皮鞋的腳就擱在我的鼻子跟前,不到兩分鐘,我就睡得稀裡糊塗,大約是那扯鼾聲太沒有顧忌場合,頭上被人踢了兩腳。用力倒不大,隨即罵聲賜下:「媽的X,你丫的真的是一個沒心沒肺的東西,連這環境你都能這麼快就睡著?」」

對於這樣神奇地精神與肉體痛苦的剝離,使得高智晟挺過了殘暴的肉體酷刑,筆者贊同傅希秋牧師的解讀,是高智晟信仰的神「以各種方式剛強了他,給他特別的恩賜,甚至使他能夠成功剝離開肉體與靈魂的痛苦,讓他得到內心的平靜和喜樂。」

筆者曾閱讀過許多法輪功學員描述在酷刑下的感受,他們也有著同樣的神奇經歷,靠著求助於他們信靠的神,即使被打得皮開肉綻,即使惡警幾根電棒同時電擊直至電池耗盡,他們的精神上也沒有感受地太大的痛苦,而且其刑傷也很快痊癒。

戰勝精神上的酷刑

高智晟在書中寫道,雖然肉體的酷刑沒有把他打倒,但他妻子耿和正在經歷的苦難,他有時心痛得不能自持,當局還剝奪了他女兒上學的權利。他寫道,「我以前所做的原本只是一種本能的良心反應,竟有如此沒完沒了的沒頂災難臨到,尤其不理解並絕不接受禍及我無辜的親人。」

他禱告神,求神原諒他生命的軟弱,希望神同意他暫時放棄與中國黑暗勢力的僵持,為了親人,他從此噤聲幾年。但他的神很快給了他一次清晰的警告:如果違背神意,我將立即奪去你最怕失去的。這使他徹底地認識到:「這件事的如何決定在神那裡是怎樣的重要,而他卻是全為了我們。從此後,我就不再在這方面讓當局存有一絲的幻想,雙方剩下的則只有持續而穩定的對峙。」

靠著對神的順服,高智晟挺過了精神上的酷刑。正如何俊仁律師在此書序中對中共的正告,「中共始終要明白,他們可以打擊受虐者的身心,但不能令有信念者失去意志。」

2017中共敗亡的可能性

高智晟在書中宣示,「中國共產黨將在2017年敗亡,這將是上帝在這個新千年裡向世人顯示的第一個使全人類矚目的、將產生深遠歷史意義的神蹟。屆時,中共立黨為九十六年,其掌政時間是六十八年。天道昭彰;天道終得昭彰時!」

對於這個宣示,高智晟在書中描述了他的神在2012年3月12日的那一天,在瞬間給了他許多奇妙的信息,提醒了他曾就中共政權年限問題及其滅亡的一些信息,給過他無數的啟明。他在書中同時對他所看到的一系列關於中共政權年限問題及其滅亡的異象做了具體的描述,得出了中共將在2017年敗亡的結論。

對於這些異象的描述和解讀,或許對基督徒來說容易理解和明白,因此高智晟原擬用這樣的文字給他的基督徒弟兄姐妹以見證,但他「終於還是決定將這些文字公諸於世界,以增添苦難中人民的信心,以告慰那些傾力關注中國命運的朋友們…」

筆者雖然不是基督徒,但是一個有神論者,深信高智晟對這些異象的描述,是一個虔誠基督徒誠實無偽的心靈記錄。高智晟對這些異象的解讀,筆者認為絕不是高智晟情緒化的想像,而是比較直接,沒有讓人感到牽強附會。下面是高智晟從其中一個異象中得出中共只有96年存活期結論的描述和解讀:

「我以為夢中神的警告畫面已完全回答了我的禱告,但真正的奇蹟過了幾天後就出現了,是真正的在物質層面上。先是在那張用於提審我的桌面上面裹的白色泡沫板上出現「96」這個數字,非常清晰,我很長時間不解其意,但我著實是琢磨過一陣子,以為這是我這次將會被囚禁的時間:96週?96個​​月?但終於不能釋然。大約半個月後,這「96」的前面出現「全黨」二字。成了「全黨96」,我還是一頭霧水,結果「全黨」與「96」之間的上方有清晰顯現一歲」字!成了「全黨歲九十六」文意完全讀明白了,但幾近不敢相信。」

筆者也經歷過許多神跡,深信這些異象所傳出的信息絕非偶然。或許一些無神論的讀者不太容易理解這些異象。那我們來看看現實中高智晟預言的應驗。周永康直接主導著對高智晟的迫害。在2009年周永康還是飛黃騰達的九王爺時,高智晟在獄中對周永康派來與他「談話」的人說,周永康將受到審判,會死在監獄裡。他的這個預言在不同階段成了一些人譏誚他的笑柄。而如今這個預言已經應驗了大部分。

筆者始終認為,共產政權是一個反宇宙的怪物,不可能長久,共產政權的大本營已經崩潰,中共政權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因此筆者毫不懷疑中共政權在2017年敗亡的可能性。

蘇共和東歐共產陣營解體後,中共政權一直是在一波又一波地危機中度過的。對於這一波又一波的危機,中共領導人不僅沒有任何良策,而其體制本身還在不斷加劇危機。比如中國領導人雖然智商低下,還是明白嚴重的貪污腐敗會亡黨。但他們不僅無力制止貪污腐敗,自己還利用手中的權力爭相貪腐。

高智晟寫道,「共產黨體制有一個最大最大的共同特點是,在他崩亡之前的最後一秒裡,你看到的依然是他的強大和穩定。」正像蘇共解體的前夜,還是顯得那麼貌似強大,以至於東西方眾多研究蘇共的學者們都沒能估計到蘇共解體的結局。

現今中國的社會矛盾比蘇共解體前的社會矛盾要尖銳許多倍,中共官員驚人的巨貪和無官不貪的罪孽,已經使這個政權腐爛透頂,病入膏肓。中共政權採用了瘋狂抓捕、迫害和殺戮的手段來維持脆弱的政權。為此高智晟寄語大家,「不要悲觀消解眼前的具體困厄。反動當局這種全無人理的瘋狂,是他們仍然堅定走在死亡之途的一個確證,​​也是這個民族反抗著的一個確證。這當是我們欣慰的理由,就像分娩要承受疼痛一樣,是後來大痛快、大奇妙的必有路徑,我的心和你們在一起承受。」

我們大家準備好迎接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