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朝天子失德 天降神龍亦遠離!(圖)

2016-08-27 00:00 作者: 乙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古籍中有記載,上古官吏為天子養龍的歷史。(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接續〈不可思議!最大型的帝王寵物:龍(二)〉一文。

孔甲失德,神龍遠離

魏獻子與蔡墨的對話,主要揭示了上古官吏為天子養龍的歷史,以及以養龍業為例,探究了各項事物得有負責掌管的官吏,否則那項事物將無法繁盛興旺。

《史記・夏本紀》的記載,則與《左傳・昭公二十九年》差不多,訴說劉累是為夏朝皇帝姒孔甲(第十四代夏帝,不降的兒子)馴養龍。只是,《史記・夏本紀》增加了對於夏帝孔甲的描述:迷信鬼神、荒淫無道,帝德衰敗,諸侯離棄。(附註:清代梁玉繩持相反之說)

看到這裡,是否覺得奇怪?這樣無道德的天子應是治理不好朝政的,可是為何天降祥龍,讓姒孔甲獲得高貴的吉兆。別再費時猜疑,《史記・書・封禪書》又載:「後十四世,至帝孔甲,淫德好神,神瀆,二龍去之。」可見即使姒孔甲位居高位,掌管生殺大權,卻依舊沒有辦法違逆上天正道。他就算再如何推崇鬼神,又獲得了天帝給予稀奇的上古神獸,但是在沒有守德,又持續作惡的情況下,即使看似擁有了一切吉像,那終究只是表象,實則已經德行耗盡。

這就像是蔡墨對魏獻子所說的,一項事物得有專職的官吏負責,否則那方面的事物無法興旺。孔甲沒有重德,沒有朝君德那個層面進行培孕,自然留不住人心,失了諸侯且無法聚集好的官吏與人才。這就如同李賀在《馬詩二十三首•其九》中所言:「飂叔去匆匆,如今不豢龍。」此句意指,真正懂龍的能人飂叔消逝後,如今已經沒有人再重視培育英才賢者。

臣子雖侍奉君王,但亦觀審上位者是否值得仰望,君主雖高居寡位,卻也得慧眼尋覓良臣,並靠臣子們的輔佐與諫言來把持朝政,這是一種君臣相依之理。

既然孔甲的君德持續損滅,諸侯即懂得居龍位之主非善主,自然離去。孔甲失德,亦無法再獲得人中之龍的治國賢才,當然,高貴的神龍也就會離棄這樣無道無德的帝王了。

(〈不可思議!最大型的帝王寵物:龍(一)〉、〈不可思議!最大型的帝王寵物:龍(二)〉、〈夏朝帝王失德  天降神龍亦遠離!〉三文具連續性,同樣在敘述董父豢龍、孔甲養龍的歷史故事。)

附註

在眾多古籍中,都記載姒孔甲是個荒淫無德的帝王,然而,在這樣的評價之外,自有罕例。清代有位浙江錢塘人梁玉繩,性格嚴謹認真,擅長考訂。他在考究文獻上,以《史記》的成就最大,著有《史記志疑》、《瞥記》等。

他對於孔甲的壞評另有反論:孔甲的淫亂之評是出自於《左傳》(有夏孔甲,擾於有帝,帝賜之乘龍,河漢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獲豢龍氏。有陶唐氏既衰,其後有劉累學擾龍於豢龍氏,以事孔甲......)

然而,那是《史記》和《國語》對於「擾」字解讀錯誤。「擾」不是指「攪亂、侵擾」,而是具備了拜會、增添麻煩的客氣意,是禮貌用語。因此,應將孔甲視為獲得了天帝的賞賜(龍)的賢明君主,而非亂君。

參考資料

陳華〈孔甲養龍:史上第一位真龍天子〉

〈春秋筮例:蔡墨談龍與龍的傳說〉(易學網)

〈左傳•昭公•昭公二十九年譯文〉(古詩文網)

維基百科(劉累、姒孔甲、梁玉繩、五蟲)

百度(董澤湖、董父、姒孔甲、梁玉繩、馬詩•飂叔去匆匆)

〈《馬詩二十三首•其九》〉(語文360網、呱呱文學網)

《左傳》、《史記》、《竹書紀年》、《竹書紀年》、《論衡》(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畫)

 

相關文章

冥冥中天命已定!就算是天子亦更改不了

不可思議!最大型的帝王寵物:龍(一)

不可思議!最大型的帝王寵物:龍(二)

夏朝天子失德 天降神龍亦遠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