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柳永考試失利 只因皇帝叫他填詞去!(圖)

2016-11-26 08:00 作者: 鄭楚雄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學家難免想要獲得功名利祿,可是中國文人柳永雖有文采,卻惹得皇帝不高興地要他去填詞就好。(圖片來源:Pixabay)

文學家真的看淡了功名富貴嗎?每個文學家都能獲得皇帝的青睞嗎?

柳永參加殿試 皇帝要他填詞去

先看看柳永一首詞: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遊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圖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鶴沖天》

詞的內容本沒甚麼,不過是一個考試落第但還自恃有些才學的人,抒發他的鬱結。詞沒有憤懣情緒,只有流於自我調侃而已。詞的下半部更把生活寄託於詩酒紅顏之中,特別是最後的兩句,明白說出要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清晰說出了他的人生抉擇。

不過,事情沒有因他的自我放棄而有終結。據說此一首遣懷之作,當時在首都汴京頗為流傳,甚至傳到皇帝仁宗的耳中。仁宗留意儒雅,務本理道,深斥浮豔虛薄之文,聽到此作自然不很高興。在柳永參加一次殿試時,皇帝說「此人好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詞去」,柳永因此落第(見《能改齋漫錄》卷十六)。次年殿試,皇上仍是說「且去填詞」,又落第,柳永此後逢人就自稱「奉聖旨填詞柳三變」,雖頗幽默,卻含申酸。

試場不遇 容易寄情詩酒

柳永是否熱中功名,不能定論,但殿試考完又考,肯定是寄盼望的。試場不遇,轉個頭來寄情詩酒,這是一個很常見的生活方程式。

這方程式是不是適用於任何文人,我不敢武斷,但即使生活在包容人才最著稱的唐朝盛世的兩大詩人李白、杜甫,生活路徑和這卻又有幾分相似。當然其中所蘊含的或許比較深沉,比較灑脫,也比較洞達。

文學家不是不吃人間煙火的人,他們對功名利祿並不是天生的絕緣體。爭逐名利,未必只圖富貴,有時是一種改良社會的人生理想的催迫。

然而文學家畢竟不是權術家,也不是容易隨處逢迎、善於吹捧拍托的人,因而文學家而追逐名利,很多時是以失敗為終結。

當然失敗的過程是晦澀的,但晦澀之中卻有時見出睿智。這些人的作品,其中一個主題是對物質浮華不可恃的感嘆,像李白寫過一首《江上吟》,記在玉簫金管、美酒千斛、載妓隨波的歡樂中體會「功名富貴若長在 ,漢水亦應西北流」。他的《古風・其九》因青門種瓜人原是舊日東陵侯的事實而嗟嘆「富貴固如此,營營何所求」。他在《擬古十二首・其九》中,明白到「生者為過客,死者為歸人」,因而說出「前後更歎息,浮榮何足珍」的說話。

看透浮名不可恃 如何消解鬱悶?

杜甫也有相近似的人生經驗。他看透了浮名的不可恃,他在《曲江二首・其一》中因靜看經眼的繁花、江上小堂築巢的翡翠、苑邊高臥的麒麟,體會到「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他認識一位才高德廣的鄭虔(廣文),在「甲第紛紛厭粱肉,廣文先生飯不足」的時候,他傷人亦自傷,說著「德尊一代常坎軻,名垂萬古知何用」。正因生活遭際的不幸,因而思想變得放曠,甚至在同一詩中表達了一個苦學一世的人的嗟嘆:「儒術於我何有哉?孔丘盜蹠俱塵埃!」他在聽到好朋友李白的疑似死訊的時候,晚上友人經常入夢,在現實世界是「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的境況下,他意識到即使擁有「千秋萬歲名」,但當下的只是「寂寞身後事」。

既然榮華不可恃,怎樣去消解鬱鬱蒼生?及時行樂也許是方法之一。名傳千古的李白的《將進酒》分明指出「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杜甫遇到同為不遇的鄭廣文,最喜愛的也是一同沉醉夢鄉之中。當然沉醉之前是目空一切道德枷鎖的放曠:「忘形到爾汝,痛飲真吾師」、「但覺高歌有鬼神,焉知餓死填溝壑」。

有時這種思想意識形成為一種對歷史人物的批評準則。李白為什麼在《古風・其十八》中指出「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這是因為有感於秦相李斯臨行刑前,與子感嘆不能復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石崇因寵美妓綠珠而招殺身之禍(「黃犬空嘆息,綠珠成釁讎」)。

舊社會實在太多這樣子零落的故事,但能從當中透視出一種人生睿智,與及一種適當的處世方法,也未嘗不是有意義的事情。作為文學家,你去爭逐功名利祿,生活經驗告訴我們是失意居多的。但由失意的遭遇而啟發出千古傳頌的名作,對往後世代的人起著有豐富內涵的思想感染,我們還得多謝他們現實中的不幸。

宋仁宗譏諷柳永,打發他「且填詞去」,作為草民一個,當然沒得抗衡。但後事如何?柳永詞流行民間,「凡有井水處皆歌柳永詞」。他的作品佔有北宋詞壇一個重要位置,感染千萬代人。

仁宗嘛?即使推行慶曆變法失敗也計算在內,大概沒有太多人認識,也沒有甚麼作品流傳下來,影響及身而止。這不是應了杜甫所說的「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戲為六絕句》)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