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相超在毛澤東誕辰123週年那一天,轉發了一條微博,之後被徹底封殺了。(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1月9日訊】2017年伊始,京津冀等地區就一直受到重度霧霾肆虐,至今一天都沒拉下。伴隨著空氣中霧霾的是,人們愈發感覺到了其他領域的「霧霾」也越來越厲害,令人們看不清未來的路。其中,山東省嚴厲處理鄧相超就是一個明顯的信號。

鄧相超,是山東建筑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教授,山東建筑大學廣告傳播與社會調查研究所所長,山東省政協委員、常委,山東省人民政府參事,山東大學、天津大學、山東師範大學等高校兼職教授和碩士研究生指導教師,山東電視臺特約評論員,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審專家。他於去年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123週年那一天,轉發了一條微博。微博稱:「如果牠45年死,中國少戰死60萬。如果58年死,少餓死3000萬,如果66年死,少斗死2000萬。直到76年才死,我們才終於有飯吃。他做的唯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死了。」

就是這條不該轉發的微博闖了大禍。一些革命左派群情激憤,打著標語集聚到鄧相超所在單位門口,強烈要求嚴懲鄧相超。網路上也掀起了聲討鄧相超的高潮。為了平息民憤,山東省有關部門迅速作出了回應:山東省政府解聘了鄧相超省政府參事職務;山東省政協決定免去鄧相超政協第十一屆山東省委員會常委職務,接受鄧相超辭去政協委員的請求。山東建筑大學決定鄧相超辦理退休手續,做出深刻檢查,停止其校內一切教育教學活動,不得以教師身份從事各類社會活動,並要給予相應行政處分。

鄧相超是非中共黨員,屬於體制內的自由派,崇尚普世價值,主張培育公民社會,推進社會民主法制,主張非暴力和平轉型,實行憲政。他長期主張反思文革,避免文革悲劇在中國重演。因此他早已被保守的「極左」派盯上了。這個事件,以「極左」派大獲全勝而暫告一段落。

鄧相超被徹底封殺了。那麼,山東省嚴肅處理鄧相超到底傳遞出哪些信息呢?山東嚴厲處理鄧相超傳遞出一個信號,那就是官方拉開了整肅教育、科研、文化領域知識份子的序幕:第一,鄧相超不是一流大學的教授,在社會和網際網路上的影響力也並不大,拿他開刀不會引發太大的震盪,既能安撫「極左」派,也能震懾自由派,一箭雙鵰;第二,嚴厲處理鄧相超,不是一個地方政府的決定,肯定得到了中央的同意;第三,這次整肅主要集中在體制內,不會形成一個運動,但會挑幾個影響力大的殺一儆百。就如同當年反自由化時拿方勵之、劉若望做典型一樣;第四,文革可以批評,毛澤東不能說三道四,這是官方態度的底線;第五,在網際網路上,體制內自由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北大的賀衛方和人大的張鳴。他們都是中共黨員,以批評政府、言論犀利著稱。以他們的個性,讓他們閉嘴很難,除非剝奪他們說話的權利。他們的結局,將會成為此次整肅的風向標。

自由派和保守派,歷來都是水火不相容的。但是不管在什麼地方、什麼時期,相互保持勢均力敵的平衡,社會就不會發生大的動盪。政治,就是走鋼絲、玩平衡。這次鄧相超被處理,令這個天平失去了平衡,「極左」派歡欣鼓舞,高呼「偉大的義和團精神萬歲」。而自由派則備受打擊,一些人只能無奈地、默默地加快了逃離的步伐。對於義和團,惹不起,躲得起。

在網際網路時代,可以控制政治,但是很難再控制人的思想。市場經濟伴隨著的是自由的思想空間,生於自由、死於管制。死亡了的經濟,那是會要命的。希特勒曾經說過:民眾不思考就是政府的福氣。在網際網路時代,想讓民眾不思考,唯一的選擇就是把網際網路關掉。可是,能做到嗎?

各種跡象表明,2017年可能是一個「亂世」,「霧霾」與「寒冬」將會是常態。所謂亂世,不僅指的是社會秩序,還指的是人心。人心不再思治,而是思亂。一個教授、一個參事不讓說話,特別是不讓說真話,那麼就預示著萬籟俱寂的時代,終於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