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朝內幕】慘無人道的黑吃黑!李達死前仍遭羞辱(圖)

──中共主要創始人慘死同鄉陶鑄之手

2017-1-11 00:10 作者: 王炯華



1966年12月,右起陶鑄、周恩來、陳毅、賀龍在批鬥大會上。(網路圖片)

陶鑄是湖南祁陽人,李達是湖南零陵人,他們都屬於現今永州市,是山水相連的老鄉。可是,黨內鬥爭無窮期,同志下手無輕重;還有道是「老鄉整老鄉,兩眼淚汪汪」。「文革」伊始,時任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就惡整李達這位中共主要創始人,使他最終在屈辱下含冤離世。

趙庚先生在共識網發表的《陶鑄在一九六六》,講的是1966年6月1日陶鑄赴京履新後事,屬於1966下半年。這就是5月份,根據毛澤東提議,國務院副總理兼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出任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兼中央宣傳部部長,8月,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他又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在11名常委中位列毛澤東、林彪、周恩來之後,排名第四,還被毛任命為「中央文革小組」顧問。1967年1月,陶鑄被打倒,罪名是「中國最大的保皇派」。這既表明瞭那個動亂年代的荒唐,也表明瞭毛澤東對陶鑄之先褒後損、先用終棄。然而,這並不是陶鑄完整的1966。他上半年呢?據筆者所知,他至少打了李達「三家村」並致李達於死地。就是說,即使陶鑄的1966,情況也很複雜,在檔案未解密之前,實難全面觀之。

積幾十年之經驗,筆者有一個成見:在毛澤東階級鬥爭為綱、運動治國的前三十年(實際27年),從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先劉(少奇)後林(彪)直到國中的平民百姓,大抵沒有任何人是安全的,也沒有任何人是清白的(當然包括筆者)。就是說,除毛澤東本人以外,任何人都可能挨批挨鬥,任何人也可能充當打手(不包括只挨批鬥、不充當打手者陳寅恪、梁漱溟等稀有國寶級人物),何況那國家和民族命運攸關的1966!這年下半年,陶鑄大權在手,大紅大紫;接著被打倒批「臭」,最後被迫害致死。然而,他這年的上半年呢?

陶鑄湖南祁陽人,李達湖南零陵人,他們都屬於現今永州市,是山水相連的老鄉。可是,黨內鬥爭無窮期,同志下手無輕重;還有道是「老鄉整老鄉,兩眼淚汪汪」。「文革」伊始,時任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還有王任重)就把中共的一位主要創始人和早期領導人、時任武漢大學校長李達給整的烏呼哀哉!

本來,1966年1月,中南局召開擴大會議,陶鑄給到會人員每人發了一本李達主編的《唯物辯證法大綱》(稿本),說這是毛主席要李達同志寫的,我們要好好讀讀。1月16日,中南局作了《關於深入開展學習毛主席著作運動的決定》。陶鑄作報告說:「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頂峰,是最富有革命性與戰鬥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2月開始,中南局機關報《羊城晚報》為宣傳《關於深入開展學習毛主席著作運動的決定》,連續發表三篇社論《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頂峰》。3月,李達指著《羊城晚報》特字號通欄大標題社論《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頂峰》直言不諱地說:「是頂峰,不發展了?」助手提醒他說:「這是林彪同志說的,中南局的決定也是這樣寫的。」然而,他卻毫不猶豫地說:「我知道,我不同意!」他還補充說:「‘頂峰’這個說法不科學,不合乎辯證法嘛。馬列主義是發展的,毛澤東思想也是發展的。就好比珞珈山,到頂了就沒有地方走了。馬列主義怎麼能有‘頂峰’呢?違反辯證法的東西,不管哪個講的,都不能同意!」情況匯報上去,引起陶鑄的不快。他本人就宣傳過「頂峰」,他更要緊跟毛澤東,在毛親自發動和領導的「文革」中,他還要「再立新功」!他和王任重終於對李達下手了!

4月10日,開始舉行「中南局學術批判座談會」。13日,陶鑄講話說:「這是一場很大的仗,中南局下了決心要打……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反對我們內部的修正主義。」他點了李達的名,同時也點了中山大學教授容庚和劉節的名。他一反三個月前在中南局擴大會議發放李達《唯物辯證法大綱》稿本時的態度,不屑一顧地貶損說:「李達的這本書也並不怎麼樣。」他轉遞毛澤東認為《唯物辯證法大綱》第二篇「馬克思主義哲學是人類認識史的唯物的辯證的綜合」是「大洋古」的信息:「毛主席說李達同志的書講洋人古人的東西多,講現代人的東西少。」接下來,他便與王任重商量向武大派工作組。中共湖北省委迅速派出以書記處書記許道琦任組長的工作組進駐武大,很快整理、列印《關於李達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言行的初步材料》,由王任重加上夾批按語上報中南局和中共中央。

5月上旬,中南局召開擴大會議。陶鑄又一次講話說:「《北京日報》揭露以後,新的開頭從這裡開始,比57年要大,意義深遠得多,要拿一定力量來搞,是百年大計,可以抽力量。」他強調說:「批判李達是個大事,省委要派人去。」12日,他在會上宣布,批判李達,中央已經同意了。接著,中南局召開「文化革命」動員大會。期間,陶鑄雖然也說「李達可以批判,但要請示主席。因為李為著名人士,過去傳播馬列主義。過去主席表揚過他。」但是,他卻毫不猶豫地部署打倒李達「三家村」。

6月1日,中央人民廣東播電臺廣播、《人民日報》發表北京大學聶元梓等人的「大字報」。6月3日,武大召開全體師生員工的緊急動員大會。會上傳達了陶鑄5月19日在中南局文化革命動員大會的報告,武大黨委書記莊果作了題為《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把社會主義革命進行到底,向珞珈山反黨反社會主義黑線開火》的動員報告。他正式宣布:「我們學校也有一個‘三家村’黑店,李達、朱劭天、何定華是它的三個大老闆,牛永年(按:黨辦主任)是‘三家村’黑店的總管。他們向黨向社會主義發動了猖狂進攻,把武大的領導權篡奪過去了……我們一定要把這條黑線揪出來,把這個‘三家村’黑店徹底粉碎掉,把學校領導權奪回來!」

中共湖北省委7月17日通過《關於開除混入黨內的地主分子李達黨籍的決定》,連同《關於開除李達黨籍的請示報告》上報中共中央組織部。7月27日,該部八處呈送中央書記處,8月1日,常務書記陶鑄批復:「同意你們給予李達開除黨籍、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戴地主分子帽子、進行監督改造的決定。」8月10日,毛澤東看到一張條子:「李達(武漢大學)要求主席救他一命。」他用那特製的粗紅鉛筆作批:「陶鑄閱後,轉任重同志酌處。」陶鑄心中有數,同日照批照轉:「即送任重同志」。但李達仍然被斷醫停藥(自宣布他為「三家村」頭目受批鬥後,就停止了他的公費醫療,他要求自費治療用藥也未獲准),直到他彌留之際的8月22日早上,才被送往武漢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以「李三」的侮辱性名字(李達「三家村」之意)住進普通病房。只三天,8月24日,李達便撒手人間,含冤死去。

由此可見,陶鑄對1966年李達被迫害致死這件事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 標籤 關鍵字
  • 陶鑄 中共 李達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