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國2017年3月14日訊】習近平先生,建議你看看我昨日寫下的那兩篇文字,你從中或能更深層地瞭解底層百姓真實的生存情境,同時也可以從一些小節上,看出中國所存在的大問題。

2017年,將會是變幻莫測的一年,可能面臨了種種凶險的不只是底層的黎民百姓,你和你的團隊也極可能會面臨相當程度的凶險。2017年是個坎,願天祐中國,讓苦難的中國可以平穩地跨過這個坎,可以得到平穩的過渡。

我曾說過:「任何人新官上任,都會希望在許可權範圍內有個新氣象,習近平上任後該也有著同樣的期許,但遭遇的卻是事與願違。」事與願違的根本原因是什麼?是因為反腐已同某些勢力結下了樑子,從而也衍生了太多的「攪屎棍」。

從種種跡象來看,「倒習聯盟」確實存在,並已逐漸成型。我料定「倒習聯盟」會在這一年裡竭盡所能向你發難,會讓苦難的中國生出無限的變數。

反做,反做,再反做;打臉,打臉,再打臉……「倒習聯盟」對你所進行的種種反制,常讓我的內心對你充滿了悲憫,我看到你也同樣是荊棘滿途,你的艱難和有苦說不出,在有的層面更甚於當年的胡錦濤。

你說:「保護人權,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倒習聯盟」張開了巴掌,百般公然踐踏人權,直搞得中國的人權指數更是一路直線下滑。

你說:「我們要依法公正對待人民群眾的訴求,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決不能讓不公正的審判傷害人民群眾感情、損害人民群眾權益。」周永康的餘孽們,還偏偏就要不公正地對待人民群眾的訴求,將手中的法槌亂敲一氣,搞出種種的枉法宣判。

你說:「依法治國,首先是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關鍵是依憲執政。」「倒習聯盟」在反制中就故意將憲法一再踩在腳下,以各種方式行亂政,害庶民,並且益發明火執仗地和殺人犯、搶劫犯以及各種利益集團公然同穿一條連襠褲。

你對表面的黨媒、實際的劉媒未出色地傳達與宣傳黨的路線、方針和政策感到不滿,只是一時有了四個字的口誤而已,有人立刻就「總算逮著了」,以無形的繩索將任志強給捆得結結實實,「咚」地一聲丟在文革牆下,同時劍指你和王岐山,一度整得像是「文革來了」似的。

李克強總理說要確保人民群眾有飯吃,你說要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倒習聯盟」就動起了歪腦筋,就想到了落筆成文的作家廖祖笙,即風急火燎將其逼回家鄉,弄幾個監控探頭和一些人來反覆刺激他,迫使他一家幾乎揭不開鍋,逼其沒完沒了向你哀哀呼告,向你求借一分錢。

……

「倒習聯盟」將所有能用上的棋子都用上了,接下來肯定還會向你出各種各樣的大招,你將怎麼接招?倘若只是見招拆招,或是置之不理,你只會永遠處在被動。

習近平先生,你是否想過,上萬名老兵能入京包圍軍委,幾萬名老兵能入京包圍中紀委,其間更深層的原因是什麼?老兵還只是要求解決問題的群體之一,要求解決種種問題的群體,或有成百上千,假若也能「奇怪」地在某天「不約而同」地包圍中南海,假若又有人故意開槍激發民憤,軍中徐才厚之流的餘孽再互為呼應,後果是什麼?不敢想像。中國的平穩過渡,隨時可能毀在一瞬之間。

我反對獨裁,我同時也更加反對生靈塗炭,反對野心家、陰謀家打著某些旗號,將中國再度推入血腥的輪迴,以下作的方式毀掉中國的平穩過渡。這也是我願意敲打許多文字,一再給你以善意警醒的原因之一。

習近平先生,時不我待,對於中國局勢的隨時可能全面失控,你要有可行的預案,並要有相應的心理準備。我相信你還是可以為中國人民做一些事情的,所以我要再次忠告你,這種時候不能優柔寡斷,而該當斷則斷,要快刀斬亂麻。

怎麼快刀斬亂麻?找到中國亂局的根源所在,將別的工作先放放,拿出成大事者的豪氣和霸氣來,行使領班用誰和不用誰的正常許可權,該摘的烏紗帽直接摘,該換的人趕緊換。理由呢?人家都在對你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打來了,都在想著要「倒」你了,這種時候,你還去給這種居心叵測者講這理由那理由?

不要怕誰說什麼「集權」。只要你真的可以解民倒懸,可以引領中國走向復興,就不難得到國人的理解和支持。在一團亂麻的中國,沒有第三條路可走,要麼張開雙手擁抱民主,要麼就乾脆暫時專制到底,像古代擁有皇家權威的主事者那樣,在大問題上一錘定音,在一團亂麻面前,一刀切,快刀斬亂麻。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3月11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