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習近平要怎麼漂白自己?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二十六份借據

2017-3-17 08:12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5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3月17日訊】習近平先生,同你說件奇怪的事:今天我起床後開窗,發現霧濛濛的窗外玻璃上,留有多處清晰的手印,就像是一個個的魔爪。在已留下了彈孔的那塊窗戶玻璃上,從窗外留下的兩個大手印,還尤其清晰明顯。

我家多年來生活在恐懼之中。每晚臨睡前,我都要檢查一番門窗是否關好。從我的窗外高懸了監控探頭起,我在關窗時,也準能看到具有紅外線功能的監控探頭,在墨黑的夜裡亮著陰森的暗紅,仿若魔鬼躲在暗處,用猩紅的魔眼正在對我進行窺視。

是誰在夜裡視多個監控探頭若無物,於大家都還在沉睡之時,在我房前屋後的窗戶玻璃上,留下了這許多手印?這些手印,似意在嘗試推開某扇窗戶,似有意要讓我感到恐怖。

我知道有人會說這應該報警。可以往的經歷告訴我,報警一點用處都沒有。我的愛子在廣東慘遭殺害,我被人跟蹤毒打,之後我住在老家福建泰寧,我的門前被刻畫了侮辱我的字畫,我家已是遭受過槍擊……因為這種種,我都報警過,完全不起作用,所以這次也沒想要報警。我用手機對著那些手印拍了兩張照片,以資存證。

習近平先生,我在這個「法治國家」,伴隨「中國夢」做的像是一場噩夢,別的國民又何嘗不是這樣?看看一波接一波的濫施抓捕,看看冤民的一再被雪上加霜,看看被邪惡公權百般踐踏的中國人權……習近平先生,「新政」難道真的拿實行恐怖政治的公門中人,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從前年底開始,我就陸陸續續在向先生哀告我家所處的困境,我想在信息時代,你不知道我家是一種什麼狀況的概率,基本為零。這些年來,向你寫公開信哀號、呼救的人也大有人在,京城冤民每日張袂成陰,你在出國訪問時,還一再遇到有的中國冤民拚死攔車向你告御狀……

「依法治國」在換季之後,不知不覺又喊了多年了。「法治國家」「法治」出了什麼呢?「法治」出了周永康的餘孽們更是變本加厲、有恃無恐,「法治」出了更是讓人膽寒發豎的恐怖政治,「法治」出了國家荒廢得殺人的事沒人管,整人的事沒人管,搶人的事沒人管,百姓有沒有飯吃也沒人管……

習近平先生,在中國人權每況愈下面前,在種種形式的抗命、怠工、反做面前,「倒習聯盟」所進行的節奏,已經不只是「攪局」這麼簡單了,已經是在明火執仗一步步地將你往絞刑架上推。在這樣的恐怖政治面前,在歷史的追問面前,你將要怎麼漂白自己?

胡錦濤為政十年,在將來要面臨怎麼漂白自己的問題。你為政多年,也同樣面臨了這一問題。「法治國家」「法治」迄今,人權指數不升反降,迫害面反而更廣,迫害的手段反而更是陰毒、下作,迫害也更加公開化,以至就連位處權力巔峰者,在將來都得面對怎麼漂白自己的問題,何其可悲。高居廟堂者,與泣號檐下者,同悲。

習近平先生,倘若你對無法無天的公門中人無法做到有效的約束,倘若你真忙碌得無暇顧及治下苦難的子民,那麼你至少也還應該為自己的將來想想,至少也還該有沖天一怒。假若任由恐怖政治進一步氾濫,以至就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在將來要怎麼漂白自己,那麼你又何談救民於水火,何談救黨、救國?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3月14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