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習近平所處險境一字可解(圖)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三十份借據

2017-3-19 09:00 作者: 廖祖笙



習近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3月18日訊】習近平先生,昨日我在文中與你談及:「倒習聯盟」撒豆成兵,通過給全社會持續強加種種的不適感,來人為製造「苛政猛於虎」和種種的「倒退」,以圖對你形成合圍之勢,削弱國民對你對「新政」本該有的向心力。黑雲壓城城欲摧,在此合圍下,你和「新政」所面臨的凶險,已不言而喻。

「倒習聯盟」這等下作的路數,在總體上實質可以歸結為一個字——綁。在民怨沸騰中,「倒習聯盟」試圖渾水摸魚,集萬民之力將你給綁上絞刑架,綁上歷史的恥辱柱,以泄心頭之憤,達到被查處、被清洗等等之後的復仇目的。這波前所未有的反腐,不論驅動力是什麼,潛在的風險已存在。

政變在繼續,並已進入公開化。合圍之勢在不動聲色中已形成,怎麼有效突圍?這在你在「新政」而言,都已是迫在眉睫、亟需面對的問題。這樣的險境要想排解,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全看你和「新政」具體怎麼去決策和對待。我的淺見是一字可解,這個字就是——放。

千萬別小覷了這個「放」字。雖然你目前面臨的是暗潮洶湧、驚濤駭浪,但只要你以「放」字為主綱,在下一步的工作中多進行放射性的相關主政思維,多圍繞「放」字去划槳去做文章,就一定可以是輕巧擺渡,化險為夷。來日再回首,就已是風和日麗,鸞飛鳳舞,「輕舟已過萬重山」。

以「放」為軸心,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施政效果,可以輕鬆蕩起主政的雙槳。以「放」為主題,在執政的這篇文章上去謀篇佈局,可以做到可圈可點,氣勢博大,深入人心。在「倒習聯盟」至陰至毒的合圍之下,先生若以「放」排解,就不難輕鬆突圍。

先生在上任之初,即堅決致力於廢除萬惡的勞教制度,解放了海量的被勞教人員,同時也放寬了不得人心的計生政策,這讓百姓都還一直記得你的好。面對「倒習聯盟」隨後的百般合圍,先生若在「放」字上再進一步做文章,一則利國利民,二則也能穩住陣腳,給以「攪屎棍」有力的一擊。

「換」與「放」諧音,要是先生在以「放」字為主線,進行主政思維時,又能恰到好處地結合一個「換」字,因事制宜、因難見巧地展開某些階段性的工作,就更可以是穩紮穩打,層層遞進,即不難勢如破竹地突破重圍,即不存在總是被合圍的問題——

可以對香港全面放權,允許其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自由決定一切,真正實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不但是對當初莊嚴承諾的一種必要兌現,對彼岸臺灣也是一種最好的感召,對自我的施政重擔也是一種更為徹底的分擔。「一國兩制」一旦在香港死掉,兩岸的和平統一就只會遙遙無期。

可以放下歷史的包袱,大大方方讓上帝的歸上帝,讓凱撒的歸凱撒,公正地處理一些歷史預留問題。讓過去的塵歸塵,土歸土,無非是盡人事去彌補而已,這在「新政」本不難辦到。對國家創傷和人心創傷的必要修補,會讓人眼前一亮,就此看到國家正氣的復甦,會贏得如潮般的鮮花和掌聲。

可以放開手腳,在暫時專制到底和漸進式民主之間,該取捨的取捨,該跳躍的跳躍。該摘的烏紗帽直接摘,該換的人趕緊換。可首先考慮讓社會自癒機能得到全面恢復,開放言禁、報禁,開放縣市一級真意義上的選舉,從而讓權力真正運行在陽光之下,以最大限度地促進有些問題的就地解決。

可以將有些國際性的事務先放放,更多專注於將國內的這個爛攤子給收拾好。等到霽風朗月、眾志成城時,再抱著消閒的心態去走走,那時在外面的腰桿也會更粗,嗓門也能更大。沒必要把「友邦」太放在心上,真國難當頭時,「友邦」幫不了你什麼,風雨同行的是本國人,而不會是外國人。

可以一展博大的胸懷和真正的自信,簽署一道特赦令,將還被關押在黑牢內的政治犯、良心犯,一次性全給放了,並給予相應的國家賠償。多元化的時代,理當容許多元化的思想和信仰存在,應該把社會良心當寶,而不能把社會良心當草。這個國家要想真正走向法治,往後就再不能善惡同囚。

可以放寬出入境的管理辦法,不再讓國門前儘是一些攔路虎。人人生而自由與平等,國人的自由度不能被壓縮得連屋檐下的麻雀、河水中的游魚都不如。只要是中國人,想出國的就讓其出國,想回國的就讓其回國。多一抹溫情,要走的歡送,要回的歡迎,這個國家即有更多的親和力和凝聚力。

可以放手讓法輪功自由修煉。老政法委書記、原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曾表態:「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法輪功說到底是健身團體,有何必要將如此龐大的健身團體,一再逼向黨和政府的對立面?真、善、忍都屬於人性中的美好品質,允許其弘揚,只會更加有利於國家的長治久安。

可以放冤民一條生路,解決一批問題,從而有效消減各種非人間的慘像。即使問題一時無法解決,也宜對這一群體多展現溫情的一面,適當給以該有的人道關懷。若能有效促進社會自癒機能的恢復、問題的就地解決,自然也就不會再有上訪、截訪「奇觀」的存在,首都的臉面上也會更好看些。

可以放下多餘的提心吊膽,實行寬鬆的統治,不要總搞得草木皆兵。現在的有些管理辦法,比「大東亞共榮圈」還要來得嚴苛,純屬人為製造緊張氣氛。近期就連嬰幼兒隨父母出行,在買車票時都要被登記身份證號碼。新生兒報戶口即有了固定的身份證號碼,各種實名制隨即也伴隨了其一生。

......

習近平先生,以上只是拋磚引玉,簡單舉了幾個可行的「放」的例子而已。只要「新政」在下一步的施政中,勇敢地轉換思想,更多地以「放」為主線,正向行使國家職能,就一定可以讓這個國家日新月異,即連「維穩」都可省去。「倒習聯盟」以非常之道,抓住一個「綁」字,極力對全社會強加種種的不適,以「苛政猛於虎」、「倒退」等對你形成了合圍之勢。那麼這時你就該針鋒相對,用一個「放」字來有效排解其合圍。你所處的險境,只是暫時的,一個「放」字即可輕鬆排解。

你處在責任鏈的末端,同時也處在了這個國家權力的頂端,只要沉著應對,在主政當中始終心系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又怕的什麼「倒習聯盟」耍盡了各種下作的小伎倆?怕的什麼魑魅魍魎撒豆成兵來合圍?在這一回合的對陣當中,只要你將一個「放」字用得出神入化,勝算就只會在你這一邊,就勢必可以化險為夷,快速實現突圍,在博大中走向開闊敞亮的境界,並贏得國家的平穩過渡。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3月18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寫於2017年3月18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賙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98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99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