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某大學圖書館(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3月20日訊】二十年來的全球化使中國相當數量的中產家庭有財力將子女送到西方國家留學,現在歐美大學裡出現了越來越多的中國留學生。和文革後第一代懷揣四十美元走出國門就再也不打算回國的中國學生不同,如今歐美大學裡的中國留學生大多有父母財力支持,具備超體面的消費能力,而且大多是打算學成海歸的。他們的思維行為和文革後第一代留學生不同。

十年前的MIT日本漫畫事件

二○○六年四月底,北美《世界日報》、多維網站和國內眾多報刊報導,稱麻省理工學院(MIT)網站上出現了辱華的日本漫畫,引起中國留學生的憤怒抗議。這些日本漫畫是MIT一位叫道爾的教授和日裔美籍的川茂教授收集的晚清甲午戰爭時期的日本圖畫,作為「視覺文化」的一部分,用來說明當年日本社會怎樣通過對中國人形象的扭曲侮辱而形成種族偏見,從而理解日本近代對華戰爭中全面暴行的根源。從史學角度說,這是一系列十分珍貴的歷史資料,兩位教授將其整理,加以說明,放在網站上供同行和公眾使用。他們的做法完全符合史學倫理和學術規範。

MIT的中國留學生的反應卻非常突兀。中文媒體報導,MIT中國留學生用電子郵件向校方和管理部門提出抗議,呼籲發起抗議遊行。發起抗議的學生在給校長的信裡說,「這些圖片沒有附加解釋或提供相關的歷史背景,我們對此非常震驚。」有些學生把其中幾幅圖畫公佈在網上,說這是在故意羞辱中國人。兩位教授則收到了上千封威脅性電子郵件。

事實上,兩位教授發表的系列圖畫,每一幅都有他們撰寫的說明。奇怪的是,中國留學生堅稱這些圖畫沒有文字說明,傷害了中國人的感情,他們要求校方處分兩位教授,甚至提出開除兩位教授。那麼多在MIT深造的中國學生,難道都看不到兩位教授的說明詞嗎?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兩天後,兩位教授和MIT首席執行官克雷先生和中國留學生舉行了一個溝通會議,網上曾經有這次會議的錄像。這是一次文革批判會式的會議,竟然發生在MIT這樣的美國一流學府。中國留學生根本不聽教授和校方官員的解釋,一味憤怒譴責,要求校方懲罰兩位教授。教授和校方官員則刻意低調,對中國留學生感受到的傷害表示歉意。他們答應暫時撤下該漫畫系列,以便作進一步的審查和說明,並再三解釋學術研究中公佈歷史資料的意義。

中文媒體隨後報導,MIT校方和教授道歉了,所以中國學生的抗議生效了。其實,在美國,由於我做的事情讓你感覺不爽或造成不方便而對你說一聲Sorry,是美國人日常對待他人的自然反應,這和中文語境裡「道歉」就表示「認錯」是完全不同的。這些學生既然在MIT留學,想必是瞭解這種文化習慣的。但是,中國留學生和中文媒體又一次選擇性視而不見,宣稱自己是正確的,而且勝利了。

幾天後,MIT網站上恢復了兩位教授的日本漫畫系列,校長發表聲明,明確支持「我們學校兩位優秀教授的工作」,因為「該項目體現了麻省理工學院最為精緻的傳統,即深入而嚴肅的學術研究,具有開創性的教學,以及服務社會的承諾」。對於中國留學生對兩位教授的辱罵和威脅,校長表示是「令人遺憾」的,並且表示「我們重申將不遺餘力地支持兩位教授的工作,支持學術自由的原則,雖然這一網頁上的一些文本和畫面令觀者痛苦,但是對我們的同事及其工作無端攻擊,則與我們關於大學的根本信念背道而馳」。

這一事件平息了,但是MIT中國留學生在此事件中表現出的無知、狹窄、偏執和任性,卻沒有得到中國留學生和海內外中文媒體的足夠認識。大多數報導了中國學生抗議日本辱華漫畫,也報導了美國教授表示道歉的中文媒體,都沒有報導事件的最後結果。

UCSD中國留學生二○一七抗議

十年後,中國留學生又換了一茬人,人數更多了。現在的中國留學生,仍然是家境較為優越的獨生子女一代。

二○一七年二月初,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CSD)校方宣佈,二○一七年畢業典禮的演講嘉賓將邀請達賴喇嘛。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當即發表聲明,稱達賴喇嘛為「分裂分子」,對校方邀請達賴喇嘛表示抗議,聲稱中國留學生將予以抵制。該組織負責人稱,UCSD中國校友會上海分會已經和學校溝通,稱此舉將影響學校收到的捐款。

同時,微信圈出現了一篇文章,《我留學美國交百萬學費,你卻讓我畢業典禮看達賴分裂祖國?!》,還有一些留學生在網上表示不滿,說學校邀請達賴喇嘛演講「好比讓本拉登來美國畢業典禮演講,讓他談古蘭經解讀一樣」。

一口咬定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這是中國官方的宣傳口徑,在信息自由流通的歐美國家,凡是知道達賴喇嘛其人的,都知道中國政府的宣傳不符合事實。事實上,達賴喇嘛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公開宣佈了「中間道路」方針,代表藏民族正式向全世界表示不訴求西藏獨立,隻爭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貫徹中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的民族自治,這一立場幾十年來沒有變。全世界都同意達賴喇嘛的解釋,「中間道路」是漢藏民族雙贏的道路。這是達賴喇嘛獲得國際社會支持和尊敬的原因。所以,達賴喇嘛是反對分裂的。這個道理,如果說在國內受到信息封鎖而無法瞭解,那麼,在美國UCSD這樣的大學裡,只要你打開被摀住的耳目,就一定能瞭解到有關達賴喇嘛的真相

UCSD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的聲明宣稱,他們「已於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取得聯繫,並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外國留學生和母國領館聯繫,本是尋常之事,這份聲明中的「第一時間」、「取得聯繫」、「統一指示」等用詞,卻是中國人典型的「組織上」的行動,它讓你感覺到「強力部門」的存在。這些中國留學生竟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處事方式和語言風格,和美國大學開放的學術氛圍是多麼格格不入,而堂而皇之地把中國領事館推出來,雖然對打算學成海歸的同學是一種心理制約,但在美國大學裡這樣狐假虎威是多麼地令人鄙夷。中國學生中還流傳著一種說法,「達賴喇嘛去哪裏演講,那裏的畢業證回國就得不到承認」,這種強行霸道的暗示,對中國學生來說,明知蠻不講理,也會形成心理壓力。

中國領事館畢竟老辣,知道自己不能像獨生孩子那樣任性,要有所避諱。領館對CSSA的請示答覆說,中領館「在事情惡化之前不會出面」。中領館的這個態度,等於表示此事不能管,因為阻擾美國一個大學邀請達賴喇嘛演講是毫無道理的,是不可能成功的。出面阻擾會弄巧成拙。在西藏問題上,中國政府在國內信息封鎖,在國際上打壓藏人,一貫走的是迴避公開討論的路子。只要公開討論,真相就會大白天下,這是中國政府不願意看到的。在美國的大學裡把此事鬧大,只會引起美國年輕一代再次注意西藏問題,再次看到中國政府的無理。

最後,CSSA負責人說,他們將希望校方保證達賴喇嘛演講不涉及政治。達賴喇嘛在世界各地各種場所做過無數演講,如果中國學生聽過哪怕一次,就會明白這種要求其實是毫無意義的。

這次事件,中國學生和美國同學及其他國家學生的反應截然相反。CSSA的負責人後來表示,他們開始更多的討論,「真正讓我們不滿的是什麼,我們到底想達到一個什麼結果」。這樣的思考是一個好跡象。我相信,認真聆聽達賴喇嘛的演講,對這一代中國留學生一定大有助益。中國同學更應該好好想想,到美國來留學,到底為了學到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