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高利貸背後的暴力法則(圖)

2017-04-06 10:15 作者: 葉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4月6日訊】蘇銀霞案件,再次印證高利貸在中國底層的暴力運作模式。

筆者不贊成高利貸,但認為高利貸無法取締,主張取締所有年息在36%以上的「砍頭債」,同時嚴打黑社會。筆者把超過36%以上年息的債務稱為砍頭債。

第一、高利貸與黑社會天然匹配

高利貸與暴力締姻非常容易理解,這是高風險行業有暴力保護才能獲得高收益。去借高利貸尤其是民間利滾利的高利貸的,或是垂死掙扎之人,或是對過橋貸抱一線希望之人,他們鬼門關前搖搖欲墜的橋上尋找一線生機。

催高利貸就是把借貸者從橋上推下去的人,掉落下去的人或者家破人亡,或者妻離子散,心理已經接近崩潰,不是特別狠、特別無底線的人,根本從事不了催債這一行。

經濟下行、民間借貸鏈條崩潰,就會出現大量催債者。筆者以前聽說過的惡行包括:多少錢一隻手明碼標價,綁架人家女兒做出傷天害理之事。在當地沒有兩把刷子,根本不可能長期從事高利貸,進行無底線催債。

中國社會底線本來就低,鄉村的低保還貪呢,何況高利貸裡的真金白銀。只要決策者對高利貸眼睜眼閉,民間就有各種高利貸催債隊伍突破底線橫行,那些半失業的、鄉間耍橫的牛二就此找到了出路,找到了組織,蘇銀霞事件將層出不窮,黑社會也將團隊化、組織化。

第二、目前徹底取締高利貸是不現實的

就是政府取締,也取締不了,否則民間高利貸不會如此淵源流長。存在,是因為需要。

看到很多人把蘇銀霞事件歸咎於銀行不借貸,老實說,這件事怪天怪地也怪不到銀行頭上去。銀行是錦上添花的,在防止壞帳的基礎上獲得收益,明明知道這個行業產能過剩,這家企業一無品牌二無技術三不屬於保護行列,有哪一家銀行繼續放貸才怪。

有人說,那為什麼那些煤炭企業明明產能過剩還能得到貸款?輝山乳業能拖那麼多銀行下水?企業跟企業不一樣,這是銀行信貸最為人詬病的不公平之處。但煤炭企業得到貸款,不等於蘇銀霞可以得到貸款,銀行這樣做將錯上加錯。

在這一次實業轉型過程中,一些銀行最糟糕的就是過河拆橋。答應下一批貸款,條件是還了上一批貸款,哄得實體企業去找高利貸過橋,結果銀行拿到錢就把橋拆了。你可以不貸,不能這麼不地道。

創業企業有點前景的可以找風投,國企可以找銀行,上下不搭、懸在半空的就是蘇銀霞這樣的企業。

高利貸古已有之,就是用來接上求告無門的人的資金鏈的。一般來說,高利貸的對象或者是求告無門的企業,或者是那些永遠改不了吃屎個性的濫賭狂嫖的人,這些企業、這些人的風險極高,高息就是用來彌補高風險。

政府取締,民間高利貸仍將盛行,這一塊金融空缺只有行垃圾債等方式來填補。

第三、堅決取締36%以上的高息

這種利滾利的砍頭息就是把人拖下深淵的罪魁,連過橋的好處都沒有,就是砍人頭,必須取締,否則永無寧日。

轉引八大山債人的一段文字:網際網路+金融+高利貸,基本玩法,1:9的槓桿,給那些平民10%的收益,放出去40%的利率(這簡直不是高利貸,高利貸都是100%啊,山東高利貸案件中,利息是月息10%,利滾利,1年下來的利息是213.84%)。

有人說,販毒才能賺回來,只能說,你太天真了,高利貸的毒其實比販毒的毒性還大。看看美國經濟學對販毒的研究,那些初入圈的小白,報酬還不如普通工人,得是毒梟才行。不過,毒梟是放貸的,不是借錢的。

現在,銀行最高的無風險收益率也就5%左右,最高法有規定兩檔是24%和36%,36%這條底線一定得守。既照顧了國情,又充分照顧了借貸方,砍頭債的存在簡直就是恥辱!

責任編輯:靖曄 校對:文龍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