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掠奪農民的第一招:「統購統銷」(圖)

2017-4-19 10:00 作者: 林傲霜


苛政、暴政下農民悲慘的處境!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就是苛政、暴政下農民悲慘的處境!(網路圖片)

今天,四十歲以下的人,說起「統購統銷」可能已感到有些陌生,甚至不知為何物。而當年它確是懸在億萬農民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劍,一條纏在億萬農民頸上的繩索。也是毛澤東開始把億萬農民「農奴化」的第一步措施。更可悲的是此「繩索」在農民身上一套就是半個世紀。「套」得農民有苦難言,欲哭無淚。直到十年前,在農村的「群體性事件」已成燎原之勢時,官方纔終於將此「繩」從農民身上解了下來。

1953年4、5月間的一天中午放學走出校門,準備去買點吃的東西。由於當時我們這些所謂「剝削階級」的家庭,已被偉大的黨「清算」得一貧如洗了,而學校離我家又較遠,所以中午只能在街上去買點鍋魁一類的便宜食品來充飢。「鍋魁」是一種用麵粉烘烤而成的餅狀食物。價廉物美,充飢很實在,頗受低層勞動者的青睞。而且我的家鄉成都市賣鍋魁的店舖又很多,所以購買也很方便。可是那天不知怎麼的,我一連走了幾家,平日並不熱鬧的鍋魁店,那天卻「購銷兩旺」圍了一大堆人要爭著買。我急了,便拚命往裡擠,看見他剛出爐的鍋魁,顧不得燙手,便用手帕包著去抓了兩個。旁邊的人見了便大聲責備我「這娃娃怎麼不講理,不守次序,你還是個學生呢」!我邊抓著鍋魁邊答道「我要去上學,晚了要遲到。」這時一個中年男子沒好氣地對著我吼道「你上學好不得了呀?我們早飯都還沒吃,餓著肚子呢。」我抬頭一看,這人好面熟,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接著又一個老年婦女對我怒氣沖沖地叫道「你們城裡人把我們農村的糧食都搶光了,還要來和我們搶鍋魁呀!」這時幸好賣鍋魁的老闆幫了我一把,他說「哎呀,算了,讓這個讀書娃買兩個。」我才在眾人的譴責聲中,拿著鍋魁趕緊狼狽而逃。

跑出來後我才發現,滿街儘是一大群,一大群農民模樣的人,他們不僅買鍋魁,而是只要吃得的,饅頭、包子、餅子、餅乾……見啥買啥,而且一包、一袋地裝起來。那時買熟食品還不要糧票,所以有錢就可買。當時我心裏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回到家我就把這情況向我爸爸和姑姑講。他們小聲地告訴我說「農村的糧食幾個月前被政府大量收購去了,現在正是青黃不接,農民普遍缺糧了。」末了又叮囑道「到外面和學校裡千萬說不得呀!」

這時我才想起大約兩、三個月前,有天上午學校把我們集合起來,對我們說「今天上午停課半天,去歡迎進城賣餘糧給國家的農民伯伯。」那個政治輔導員,還說「同學們,這是一堂生動的政治教育課,大家要熱情歡迎,還要從中學習到農民高度的愛國熱情和政治覺悟,改造你們不健康的人生觀和世界觀。」講了一大篇大道理。大家並不怎麼在意,卻高興等於放了半天假,可以去玩一玩。

于是我們列隊來到成都老西門外,這時才發現還有其他學校的學生,幹部及市民之類的人,站了許多人在「夾道歡迎」。還有幾十個青年婦女扭秧歌,打腰鼓,場面盛大而熱鬧。不一會,鄉下的農民大挑、小挑,還有用川西平原最方便的手推獨輪車(農民叫它為「雞公車」)推著糧食進城來了。這時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外加鼓掌,呼口號,像歡迎什麼英雄似的。我們那個政治輔導員,用個鐵皮製成的話筒,帶領我們高喊口號:「增加生產最光榮,賣餘糧給國家更光榮,光榮上面加光榮,我們大家來歡迎!」于是口號聲此伏彼起「歡迎,歡迎!」「農民弟兄最光榮!」這些一年四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鄉下人,哪裡被人如此「尊敬」過?所以一時真有點受寵若驚。特別有個中年男子,推著裝有糧米的「雞公車」,幾乎開小跑似的邊跑邊喊「加油啊!毛主席的社會主義馬上就要來了!」我們那位輔導員立即高喊「向這位農民同志學習、向他致敬……」

我腦海裡像「過電影」似的回憶至此,突然想起了,那天那個推著「雞公車」高喊「毛主席的社會主義馬上就要來了」的中年男子,不就是今天在鍋魁鋪裡對著我怒吼「你上學好不得了呀?我們早飯都還沒吃,餓著肚子呢!」對,對,對,就是他!難怪當時我覺得那麼面熟卻一時想不起了。于是我忍不住自個兒笑出聲來了。姑姑很奇怪,就問我「你一個人傻笑什麼?」我于是便將原委講給他們聽,我姑姑聽了笑著說「那些人斗地主、打人、整人好起勁啊,今天也嘗到了點共產黨的利害了吧!餵,你娃娃真笨,你怎麼不對他說‘毛主席的社會主義都馬上就要來了,你還和我搶什麼鍋魁’嘛?」我父親聽了,連忙制止我姑姑說「你別這樣逗孩子!他不知利害,當真拿出去對外人講了可不得了呀!」我說「我不是傻瓜,你們放心。」這時我父親憂心忡忡的自言自語道「這麼弄下去,可要國將不國了啊。」可是我爸哪裡知道「國將不國」的「好戲」才序幕呢……

第二天,我來到學校,政治輔導員就在教室裡,對近日發生的「群體性事件」,給我們學生來了個「正面性」的「輿論導向」。他說:「近來,有暗藏的反革命,不法地主,煽動農村少數思想落後的人,進城來鬧事,鬧糧,搞破壞。同學們千萬要提高警惕,擦亮眼睛,站穩立場,堅決與壞人壞事作鬥爭。」接著這位政治輔導員更振振有詞地說「統購統銷是黨中央制定的糧食政策,其目的就是要更好地保證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和國防建設的需要。但我們動員農民賣出的只是他們剩餘的糧食,農民的口糧、種子糧是完全留足了的,根本不存在缺糧的問題。而近日出現的少數農民進城來搶購食物,完全是少數不法地主、壞人煽動部分落後群眾進城鬧事。大家相信我們政府肯定會加以嚴肅處理。」

政治輔導員的這一番崇論宏議,自然也是有「法令」依據的。原來在1953年,當時中共的政務院(即今國務院)便頒布了一個名曰《關於實行糧食的計畫收購和計畫供應的命令》,其中明確規定如下:

「生產糧食的農民應按國家規定的收購糧種、收購價格和計畫收購的分配數量將餘糧售給國家。農民在繳納公糧和計畫收購糧以外的餘糧,可以自由存儲和自由使用,可以繼續售給國家糧食部門或合作社,或在國家設立的糧食市場進行交易,並可在農村間進行少量的互通有無的交易。」

在中國官方的政令文件上,從來都是充滿了仁義道德的詞語,這個文件當然也不例外。你看人家說得多好,你們農民的糧食既可「自由存儲」,又可「自由使用」;既可賣給合作社,又可在集市上交易。你們夠「自由」了吧?但是請注意,人家還有個綿裡藏針的「溫馨提示」:你的這一切「自由」,必須是按「國家規定的收購糧種、收購價格和計畫收購分配的數量將餘糧售給國家」以後,才「可能」有這些「自由」。而到這時,你連填飽肚子都大成問題了,你那些「自由儲存」,「向集市出售」的「自由」就只能成為「中國夢」了!

其實農民只要年景好,無天災,確也有一定的餘糧,也會拿到集市上來出售,以購回一些生活日用品,這本是自然而正常的事。但上世紀五十年代,毛澤東暴政藉口要搞所謂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而搞所謂「統購統購」,其主要目的,首先是要儘量囤積糧食,準備打仗;其次就是要對農民進行剝奪,他們所出的那個「統購價」,還不到當時市場價的一半。這實際上就是假「統購」之名,行搶奪之實。更重的是既曰「購銷」,那就是買賣。買賣就是要雙方自願公平合理。而這個「統購統銷」則根本不管你農民願不願都得賣。縣裡把「統購」任務下到各區,區把任務分給各鄉,鄉分給各村,村直接按戶、按人頭下任務,農民願賣也得賣,不願賣也得賣。

更要命的是那個「統購」任務之高,以我的家鄉成都市附近農村為例,農民平均每畝田就要賣「餘糧」上等黃谷350市斤左右。而當時根本沒有今天的什麼高產良種稻,一畝田的產量也不過500來斤,賣了一半以上的「餘糧」還有公糧任務必須上交,你說這農民不鬧糧荒能行嗎?這是「地主、反革命分子、壞人煽動少數落後群眾鬧糧」嗎?這和官媒體上常愛說的什麼「不明真像的群眾」被「壞人煽動起來鬧事」,真是如出一轍。怎麼幾十年過去了,「人民」的政府,在對待人民的態度上仍然是只知委過於民,而從不「下詔罪己」呢?

為了完成「統購統銷」的任務,當時各地專門派了工作隊,直接下到區、鄉、村進行「督戰」,軟硬兼施。所謂「軟」,就是講大道理,進行政治宣傳,說毛主席共產黨領導你們翻身得解放,分得了土地,吃水不忘挖井人,要以國家利益為重,顧全大局,等等等等,接著再哄,說「賣餘糧支援社會主義建設,國家建設好了,以後耕田不用牛(用拖拉機),像蘇聯的農民那樣,樓上、樓下、電燈、電話……」神話鬼話,天花亂墜。這時再選農民中一、兩個積極份子,或許以入團,或許以入黨,或提拔當農村幹部,或將來招工進城之類的空頭支票。更在私下裡對這些積極份子「透露」點「內部機密」說,「萬一你們將來缺糧了,政府又可以返銷一些糧給你們呀,所以這就叫統購統銷嘛,未必共產黨還會哄你們呀?」

農民當時確實還是相信共黨和政府的。更不知這些工作隊幹部只是為了他自己要完成任務保住飯碗,乃至陞官便信口許願,你農民將來有無飯吃與他們何相關?于是積極份子們便信以為真,出來帶頭表示響應政府賣餘糧的號召,甚至還要超額多賣。其他農民誰還敢叫苦、反對,或說不賣?如果這一切「軟」的都還不行,「硬」的就來了。俗話說「半夜吃柿子——專挑軟的捏」。農村中最「軟」的莫過地主,富農,抓兩個出來,或說他傢俬藏糧食(農民哪個家不藏一定儲備糧?),或說他「不滿統購統銷造謠破壞」,或說他「煽動鬧糧」……反正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咋說都行。于是弄來開大會批鬥,公安局馬上配合,當場逮捕。那時連逮捕證都不需要,一根繩子捆起拉走就行了。老實的農民早都嚇呆了。當時有個和我父親多年相識的老農民,到我家悄悄對我父親說「到了這一步,莫說喊你賣糧食,喊你賣老婆你也不敢不答應啊!」

這就叫「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就是苛政、暴政下農民悲慘的處境!不過平心而論,統購統銷雖然讓農民受害不淺,但又還沒弄到要餓死人,像三年大飢荒中「貓兒餓得舔磨子,老鼠餓得啃磚頭」那樣的慘景。因為當時農民手中畢竟還有些芋頭、紅薯、瓜果、蔬菜一類的東西,可以「抵擋」一陣子,到夏糧一出來,情況就緩解一些了。于是當時報上便大肆宣傳「瓜、菜可代半年糧」,「紅薯營養很豐富」。不過寫文章的人,卻不會去拿瓜菜紅薯當飯吃的。

當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土改後的農民分得土地時,以為自己當真就是土地的主人了。卻不知中共才是這個全中國唯一的「大地主」。而「統購統銷」只不過是當局準備掠奪農民第一招的「小試牛刀」,而「小試」之後,善良老實的中國農民,基本都逆來順受了,反應並不強烈,更沒在全國出現上萬宗「群體性事件」。于是當局一道道的「優惠套餐」就給農民端到桌上來了,從互助組而初級社,而高級社,而人民公社,而無償勞動大煉「鋼鐵」,乃至收回自留地,不准搞副業,割「資本主義尾巴」……一招比一招狠,招招致命,刀刀見血。到這時,農民別說反抗,連呻吟的氣力也沒有了。所以三年大飢荒中,活活餓死三十萬人而風平浪靜的河南信陽地區地委書記路憲文見此情景,不無得意地讚嘆道:「多麼好的老百姓啊!」

(本文略有刪改)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