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錢時代(圖)

2017-4-20 08:27 作者: 王海濤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易到是最早的網約車公司
易到是最早的網約車公司(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4月20日訊】這幾天,北京的春天正好。儘管霧霾和沙塵揮之不去,各種花兒還是相繼開放了。

這美好的春色,屬於;;「沒錢;;」的人——他們沒能力掙錢,於是有了大把時間,玉蘭謝了看海棠,海棠謝了看丁香。過幾天,月季也要怒放了。

至於那些有錢並因此有夢想的人,他們要把時間投入到掙更多錢的遊戲或賭局中,大概無暇估計這是什麼季節。他們對季節的感知,一定與屌絲不同,比如,在這春意盎然的時候,他們感受到的可能是陣陣寒意。

這兩天,位於北京西三環的民生銀行航天橋支行的某些人,可能突然掉進了隆冬。而位於東四環的樂視的賈躍亭,估計也再一次感受到了寒意。

大約半年前,150多個高淨值客戶買了;;「民生銀行;;」30億元的理財產品。然後偶然發現,這家銀行根本沒有發行這個產品,產品可能是航天橋支行的行長張穎偽造的。事情暴露之後,民生銀行報案,稱是張穎個人行為。

如果是張穎偽造的,那麼這30億元被拿去幹什麼了呢?是拿去放高利貸了,還是去炒房了?不得而知。在這個玩錢的年代,聚攏30億現金,放出去1年,最保守也可以有3億的收益吧,覆蓋那些高淨值客戶的成本不成問題。要是半年前用這30億買了樓,那收益率就更高了。

無論如何,這30億中的14億不可能貸給了;;「易到;;」。

易到是最早的網約車公司,2015年被賈躍亭的樂視控股給收購了。但一段時間以來,易到的一些司機發現難以提現,易到的一些用戶發現叫車困難。於是就有人懷疑這家公司資金鏈出了問題,畢竟,它的母公司樂視常給人一種缺錢的印象。

收購易到後,賈躍亭將其納入到了;;「樂視生態;;」之中。是的,略微知道這家公司的人都知道,賈老闆生態不離口。如果一個公司是一棵樹的話,那麼賈老闆的生態概念就是要造一片樹林,所以,他搞了一個又一個公司。先是搞視頻網站,買視頻版權,然後造電視,讓用戶在它的電視上看它的視頻,內容不夠多,就搞體育,購買轉播權,讓用戶看到更多東西,吸引更多用戶,這就是一個生態。賈老闆覺得這個生態不夠大,它又造手機,還要造汽車。

賈老闆;;「植樹造林;;」彷彿上癮了一般,棋越下越大,就越來越需要錢。最近幾年,我們總是能看到樂視融資的消息。於是,賈老闆為了宏大理想而努力的姿勢,在外人看來,像是玩錢。

融資需要工具。賈老闆不是銀行家,不可能拿一張紙就能夠弄來錢,他需要講故事,森林故事,生態故事。易到就是一個故事情節。

易到也是一棵樹,從周航手裡買來這棵樹後,用這棵樹和它的故事融資在情理之中。於是,就以易到的名義,以樂視的大樓為;;「擔保;;」,向銀行貸了14億元。

易到賣給樂視後,周航從創始人變成了職業經理人,當然就失去了控制權,經營風格也變了。或許是對於賈老闆的理念理解得不夠深刻,周航覺得這棵樹快死了,於是,他向外界爆了一個猛料,說14億的貸款樂視挪用了13億,只有1億留給了易到。

其實,14億的貸款,一年光銀行利息就得1個億吧。所以,等於這個貸款易到根本沒用上。這似乎從側面印證了易到資金確實緊張,也解釋了司機為什麼提現困難。所以,這個消息一出來,一些司機就去堵易到的門了。

這讓樂視和賈老闆很被動。

這樣的炸彈,對於樂視的公關部門,也是千年不遇。公關就是為擦屁股而存在的——可是,如果公司沒問題,公關不幹活,公司也沒問題,如果公司確實有問題,公關累死,公司還是照樣有問題。所以,這個活兒注定不好幹。

經過字斟句酌,樂視先是用農夫與蛇的故事回擊了周航,大意思,我救了你,你卻咬我;然後又以正式的聲明確認了14億和13億的事情,說這個錢如何用周航是簽字了,不存在挪用。

於是就有人不解,既然錢是樂視用,為什麼以易到的名義貸款?用一個公司的名義貸款,然後把錢給另一個公司用,是否合規?有人嘲諷樂視做了最爛的一次公關——用製造一個更大的問題的方式應對問題。

我覺得這不是公關的問題。公關不可能讓一棵玉蘭樹開出海棠花,公關是世界上無奈的事情之一。

我覺得這是錢的問題。一切都是因為賈老闆的理想遠大,理想遠大就會缺錢。賈老闆早就實現了驚人的一躍,樂視網早就上市了,賈老闆戰勝了各種困和難風險,他本可以享受歲月靜好的。

可是,一個老闆沒有了理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別呢?

理想是人類進步的階梯,是賈老闆邁向偉大的動力。我堅持認為賈老闆是一個有偉大夢想的人。

他的夢想像一個賭局,他每一把都;;「押大;;」,越押越大。

是的,如果賈老闆的夢想實現,如果賈老闆最後一把贏,他將會成為偉大的商人。當然,如果他的生態故事最後成為一個笑話,那將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笑話,他將面臨全世界的嘲笑。

為了偉大,賈老闆需要錢。理想需要包養,森林需要灌溉。賈老闆一定渴望自己成為銀行家,那麼,他的森林將會不再為灌溉發愁。2016年底就有消息說,他要籌辦銀行,首選地可能是山西老家。

可是,真正辦成了銀行,他還會辛苦去種樹麼。一個航天橋支行的行長就可以用一張紙和一個蘿蔔章圈30億啊。截至目前,聞名世界的賈老闆,玩錢的水平,距離一個支行行長還差十萬八千里,人家只是完了一個小貓膩。

在這個玩錢的時代,銀行裡還有多少飛單,還有多少人用蘿蔔章,我們不得而知。很多所謂的高淨值者,他們的錢到底交給了誰理財,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據說金融的本質是經營風險,這風險什麼時候降臨到有錢人的頭上,他們自己是不知道的——沒錢的人,負責圍觀就行了。

但是國家不能圍觀。總理說了,有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監守自盜。證監會的新領導話風早就明顯與上屆不同了,銀監會換領導了,保監會的領導倒了。

最近的10天,銀監會發了7個文件,其中1天處罰了17家機構,被媒體稱為鐵腕肅亂象。

樂視易到的;;「鼓包;;」,可能暴露了賈老闆的夢想太艱難,航天橋支行的飛單、蘿蔔章可能引發人們對銀行可能有更多漏洞的想像。

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的導火索是次貸危機,次貸危機的導火索是金融機構的漏洞堵不住了——玩錢玩不下去了。這樣的事情,不能在中國發生。

於是,在這個春天,中國的金融行業收緊了,玩錢的時代要告一段落了?

當此之際,民生銀行航天橋支行的故事來的正是時候,賈老闆的夢想或將更加艱難。

當此之際,如果你是個有錢人,看好的你的錢。如果你是個沒錢的人,你看海濤評論好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