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 <a href=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b5/tag/中華民國 alt= '中華民國' target='_blank'>中華民國</a> 獨立 國家 <a href=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b5/tag/中共 alt= '中共' target='_blank'>中共</a>
臺灣《政經看民視》節目(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4月21日訊】偶然看了幾期《政經看民視》,非常喜歡這個節目。彭文正、李晶玉賢伉儷是我很欣賞的主持人,他們有理想、有情懷、有正義感、更有著媒體人的良知,敢於講真話,直面現實,針砭時弊,珠聯璧合,把節目辦得風生水起。曹長青先生也是我很尊敬的學者,有暇時會去先生的論壇,拜讀了先生的許多大作,受益匪淺。更羨慕臺灣的民主自由,輿論環境,可以暢所欲言,評論時政,抒發政見,對國事提出很多有益的建議;更可以曝光陰暗,使公眾瞭解真相,使腐敗無所遁形,有力地監督了政府,真正的發揮了媒體的監督功能。這是民主政治的特色,也是大陸民眾最羨慕臺灣的地方。大陸的所有媒體都是共產黨的喉舌和宣傳工具,根本就沒有獨立媒體的存在,沒有媒體是為民眾說話的,民眾也是聽不到真話的。

節目中經常討論臺灣國家正常化問題,也就是所謂的「台獨」問題,我也想就此問題談一談自己的愚見。很不願意用「台獨」這個詞,因為這個詞是中共強加給臺灣人民的,帶有對臺灣人民深深的敵意和誣蔑。中共這個邪黨,它一用什麼詞,這個詞就被它糟蹋了,就帶有它邪惡的因素,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就是被它這樣破壞的。

首先聲明一點,我對於臺灣人民盼望國家正常化的願望,是非常理解的,也是非常同情和支持的。獨立也好,統一也罷,都是臺灣人民自己的選擇,我們都應該尊重,不能橫加指責,更不能粗暴干涉,甚至武力恐嚇。其實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本來就是一個有著一百多年歷史和獨立主權的國家,那麼臺灣人民為什麼還要再次宣稱獨立呢?這是因為中共政權竊奪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宣稱自己才是中國的唯一代表,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更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華民族的正統地位。中共政權仗恃自己的霸權,在國際社會肆意打壓在臺灣的中華民國的生存空間,使臺灣邊緣化,不能正常融入國際社會,參與國際事務,合法的權利也得不到保障,幾乎淪為國際社會的棄兒;更是時刻威脅武力犯臺,大肆滲透、統戰臺灣,分裂臺灣社會,使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面臨亡國之險,也使臺灣人民的民主自由面臨莫大的威脅。

面臨這種尷尬局面,臺灣社會迫切希望國家正常化。為了實現國家正常化,一些政黨和部分臺灣人民提出了「台獨」綱領,即放棄中華民國的稱號,改稱為「臺灣共和國」或其他國號,然後以國號加入聯合國,融入國際社會。想法很美好,但過於理想化。本來在臺灣的中華民國就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所謂的「台獨」只是改一個國號而已,政治制度、社會結構、生活方式等一切都保持不變,好像是很簡單的事情,但真辦起來卻沒那麼簡單,我個人認為很難行得通。行不通的原因表現在中共的打壓,表現在臺灣社會的分裂,也表現在國際社會的認同。

中國有句老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世上的興衰變化,一切皆有定數。一件關乎國家興廢的大事,成功與否,既在於民心,更在於天意,人算不如天算,改國號意味著放棄中華民國的國號,我個人認為恰恰這一點是上天不允許的。縱觀中國歷史,改朝換代意味著前朝的滅亡,意味著新朝的誕生,五千年歷史概不例外。那為什麼共產黨打敗了國民黨,奪取了中國大陸的統治權,但卻始終不能消滅中華民國呢?中共建政已經六十八年了,中華民國依然屹立不倒!就是因為這是天意,沒有天祐中華民國是不可能存在至今的。因為中華民國才是中華民族的正朔,和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是一脈相承的,中華民國存在一天,中共政權就是亂臣賊子,就是共匪,哪怕它統治了中國大陸,哪怕它竊取了聯合國席位,終歸是個魔鬼和強盜,是逃不脫滅亡的宿命的,中共的存在在歷史長河中只是一個插曲和階段。共產黨竊取大陸,實行血腥的殘暴專制統治,這是中華民族的劫數;上天安排中華民國存在於臺灣,這是為中華民族保存復興的薪火。如果中華民國消失了,意味著中共政權繼承了中華民族的正統,成為中華民族的代表,而中共卻是毀滅中華民族、毀滅中華文化的惡魔,怎麼能讓中共這個惡魔繼承中華民族的香火?這是上天絕對不允許的!共產黨如日中天之時,都沒能夠征服中華民國;而中共行將就木之時,怎麼能夠自己取消中華民國的國號呢?從這一點看,「台獨」的主張是很難行得通的。儘管主張「台獨」的民進黨在臺灣贏得了選舉,取得了政權,有實現台獨的條件,但在「台獨」的問題上也不敢輕舉妄動,也只能維持現狀,真要搞台獨,也是步履艱難、障礙重重,我敢斷言動作越大,阻力會越大,甚至導致臺灣社會的撕裂和混亂,歸根到底是天意不允許。其實,臺灣很多人熱衷於「台獨」,除了希望國家正常化之外,最主要、最深層次的原因是想藉此擺脫中共的威脅,但這是一廂情願的、是天真的、是不可能實現的。中共不可能放棄對臺灣的主權訴求,更不可能放棄吞併臺灣的狼子野心,中共存在一天,對自由的臺灣就是威脅。中共大舉犯臺的可能性雖然不大,但是搞破壞和搗蛋的能力是綽綽有餘的,弱小的臺灣和外表強大的中共在硬實力上是有明顯差距的,直接對抗成算不大,反而會使國無寧日。我雖然知道台獨行不通,但我不反對台獨,我甚至支持台獨的很多主張,我認為台獨在現階段有它的現實意義。這話聽起來矛盾,其實並不矛盾。主張台獨的人,都是對中共沒好感的人,都是反對中共專制的人,都是渴望自由民主的人。以台獨對抗中共的統戰,是很有效的做法,也是天意的一種體現。中共對臺灣的統戰越烈,台獨的傾向也越烈,這其實是一種動態的平衡。成不成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一回事,做而不求,不要執著於結果,一切聽其自然就好。現在中共對臺灣的滲透很深,統戰的威脅越來越咄咄逼人,台獨的呼聲也越來越強烈,想維持現狀都很難,這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決定臺灣前途命運的最後時刻快到了,也說明決定中共命運的最後時刻快到了。

中共貌似強大,其實外強中乾、虛弱不堪。這一點,我們身處大陸看的更清楚。中共極端專制、血腥殘暴,統治大陸六十餘年,屠殺了八千萬民眾,毀滅了中華文化,摧毀了中國人民的信仰,欠下了滔天血債。中國人民已經覺醒,認清了中共的魔鬼面目,正在三退自救,擺脫中共、唾棄中共已經是大勢所趨。中共政權腐朽不堪,深陷於危機之中,即將垮臺,逃脫不了被中國人民清算的結局。高智晟先生在《2017,起來中國》一書中揭示了神諭,預言中共將在2017年垮臺,這是很有可能的。就像一座腐朽的大廈突然坍塌一樣,中共會以一種令人瞪目結舌的方式突然解體滅亡。臺灣雖然弱小,但也不要妄自菲薄,因為臺灣有著中華民族優良的文化傳統,有著民主自由的體制,這才是臺灣真正的價值體系,也是臺灣的力量體現。高舉民主自由的旗幟,捍衛普世價值和中華文化,關心大陸人民的人權和自由,大張旗鼓的支持大陸人民的民主運動,不但可以粉碎中共的統戰陰謀,還可以為解體中共做出自己的歷史貢獻,一勞永逸的消除中共的威脅,這才是正確的策略。正義是無敵的,民主自由必然戰勝專制,這是歷史的必然。在歷史和現實中,臺灣和大陸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這是很難割裂的。歸根到底,臺灣的問題還是中共的問題,中共不垮臺,臺灣的地位是沒有保障的。孤立的談論台獨,只囿於臺灣而就事論事,為了獨立而找依據甚至否定臺灣和大陸的歷史淵源和聯繫,這都是小局的視野,也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中共垮臺後,臺灣的前途命運由臺灣人民自己決定,是統是獨,臺灣人民說了算,那時候臺灣人民可能還不願意獨立呢!因為台獨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擺脫中共,中共不存在了,大陸也民主化了,台獨也就失去了它的意義。在民主自由的旗幟下實現兩岸的和平統一有什麼不好呢?中華民國這個國號也會沿用下去,重新在大陸行使主權。那時候,我們還希望彭文玉、李晶玉來大陸主持節目,看到大陸版的《政經看民視》,說不定民進黨也會在大陸執政。

還有一個問題不吐不快,就是臺灣去蔣化的問題。很多主張台獨的人士把未能實現台獨歸咎於蔣公,還有很多人把蔣公描繪成歷史的罪人甚至殺人惡魔,這實在不是客觀的評價歷史,我是很難苟同的。蔣公執政時,臺灣確實有許多機會實現台獨,但蔣公根本沒有這個意願,而是堅守中華民國的國號,取締台獨的主張,這其實是蔣公的過人之處。蔣公雖然仙逝多年,但影響力仍在,他堅守中華民國的政治主張在臺灣還有大量的支持者,蔣公無愧於中華民國的守護神,也確實是台獨的巨大障礙,也就成為一些台獨人士的攻擊目標。蔣公在世時,一方面臥薪嘗膽,致力於寶島建設;另一方面唸唸不忘反攻大陸,光復大陸。蔣公這一國策,從當時到現在很多數人都認為是自不量力,而蔣公卻力排眾議,生前力以貫之,身後也囑咐後人,絕不是不甘心失敗而做做姿態。這是因為蔣公洞悉中共的本質,看透了中共的體制,知道中共的反動統治不可能長久,知道中華民國會有光復大陸的那一天,對此,蔣公是深信不疑的。蔣公具有如此卓越的戰略眼光,這難道不是蔣公的偉大之處嗎?還有很多人對臺灣過去的威權統治有著一些不愉快的記憶,因此而反對蔣公。但評價歷史要客觀,不能用現在來徹底否定過去。蔣公在臺灣實行威權統治也是不得已的辦法,國民黨政權敗退臺灣,風雨飄搖、山河破碎、外有強敵、內有隱憂、立足未穩、危在旦夕,在那種情況下搞所謂的民主實在是奢談和自取滅亡,不實行威權統治是根本不行的。蔣公吸取在大陸失敗的教訓,痛定思痛,實行強有力的統治,消弭隱患和內亂,肅清匪諜,生聚建設,積蓄力量,保存國本,是正確的國策。如果不這樣做,臺灣也許早就淪陷於共匪之手,臺灣人民也將陷於中共的恐怖統治之下,喪失一切權利,淪為共產奴隸。蔣公為中華民族保存了臺灣這一復興基地,為保衛臺灣、建設臺灣是有大功的。在威權時代,臺灣人民雖然受到了一些壓制,喪失了部分自由,但基本的人權是有保障的,這和中共在大陸實行的血腥統治是有本質區別的。中華民國憲法就有民主的基因,關於民主蔣公對人民也有過承諾,經過一段時間的軍政和訓政後,最終要實行憲政。臺灣今天能夠民主化,完全徹底的實現憲政,固然是臺灣人民努力和抗爭的結果,但也是中華民國的性質所決定的,執政黨對人民的讓步正面回應人民的民主訴求也是必然的。相反,共產黨對人民從來沒有過妥協,對人民的正當訴求回應的從來都是暴力和鎮壓、謊言和欺騙。和共產黨談民主,無異於與虎謀皮,換來的將是鐵監、鐐銬和酷刑。將威權統治的弊端完全歸罪於蔣公,有失公允,怪在共匪頭上我認為更公平一些,相信歷史會給蔣公一個公正的評價。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