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時刻 胡耀邦表態支持揭批康生(組圖)


1989年,北京高校師生在天安門廣場悼念胡耀邦。
1989年,北京高校師生在天安門廣場悼念胡耀邦。(圖片來源:64memo.com)

康生是中共體制內的整人迫害狂,從延安肅反,到文革,無數人遭受過康生的誣陷迫害,被稱為「中國的貝利亞」。1975年,康生雖然已死,卻被中共最高當局以「偉大的革命家」和「無產階級的優秀理論家」蓋棺論定,位列毛澤東、周恩來和王洪文之後,在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中位居第四。

文革結束後,胡耀邦再次復出,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在政治敏感時刻,巧妙表態,支持揭批康生。

胡耀邦主張打破精神枷鎖 重評「文革」 


胡耀邦和鄧小平。(網路圖片)

據胡耀邦女兒滿妹所寫的回憶錄,1977年3月,中共中央決定恢復「文革」期間停辦的中央黨校,由時任中共中央主席華國鋒兼任校長,華國鋒則提名由胡耀邦任常務副校長,主持中央黨校的日常工作。

3月9日,胡耀邦走進了中央黨校上任。面對「文革」浩劫後的中國,他敏銳地認識到:當前中國的首要問題是打破套在中國人民脖子上的兩個枷鎖,一個是打破精神枷鎖,從理論上擊敗「兩個凡是」,將人們的思想從長期極左路線的禁錮中解放出來;另一個是打破組織枷鎖,平反1949年以來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冤假錯案,將社會各界從專制主義的迫害下解放出來。

當時,「兩個凡是」的極左思想路線此時在中共黨內佔據著主導地位,對於如何評價「文化大革命」,胡耀邦責成黨史、黨建教研室準備一個教學計畫。計畫草案拿出來後,胡耀邦看了很不滿意,批評說:這個教學計畫的觀點和方法是錯誤的……評價「文化大革命」要看實踐……胡耀邦當即決定重新擬制教學計畫。

由此開始,胡耀邦促成了重新評價「文化大革命」,其中包括給劉少奇等人平反。

為中央黨校99名右派平反

胡耀邦當時在黨校住在一排兩層樓的樓房裡。晚飯後,他一般都在校園裡散步。

他以極大的熱情,全身心地投入了黨校的各項工作。胡耀邦親自主持,為中央黨校的99名右派平反,為被康生打成反動組織的「紅戰團」的全體人員恢復名譽,在全校展開了揭批「四人幫」罪行、查處造反派的工作。

巧妙表態 支持揭批康生

秋天的一個傍晚,秘書走進屋對胡耀邦說:「剛才有一個電話,說有一張小字報是揭發批判康生的,就貼在離我們住的不遠的地方。要不要去看一下?」

胡耀邦說:「走,看看去!」

他倆看完小字報,天已擦黑兒。胡耀邦什麼也沒說,轉身往回走。這時,秘書發現有不少人在不遠處觀察他們,不得其解地問:「耀邦同志,你看到遠處有人在看我們了嗎?」待他們拐了一個彎,胡耀邦微笑著反問:「小梁,你懂我的意思了嗎?我們來看小字報,這就是一種支持。」

當時,康生雖然已死,卻被中共最高當局以「偉大的革命家」和「無產階級的優秀理論家」蓋棺論定。

事實上,康生是「文革」的主要罪魁禍首之一,是中共歷次黨內鬥爭總搞極左和靠整人起家的「理論家」。僅僅在「文革」期間,被康生點名戴上「叛徒、國民黨特務、死不改悔的走資派帽子」的幹部,就有600多人。那時,「誰要是反對康生,誰就是反革命」。

在胡耀邦的主持下,中央黨校把揭發康生罪行的大量材料整理報送中央,從此在黨內開始了調查、揭發和批判康生的工作。

1980年,中共中央把康生開除黨籍,將其骨灰遷出八寶山公墓,再把康生定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