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的昔日之戀(圖)

2017-09-23 12:25 作者: 古家榕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他想著那個遺忘他的朋友,過去呵呵傻笑但現今已然成名的大女孩。(圖片來源:Pixabay)

午夜時分,他盯著天花板上狂亂的葉的倒影,思緒洶湧得難以入眠。

下午逛書店時,他意外在架上發現她的名字--儘管在高中時代,他就隱約感受到她的才氣,但對她成為作家的事實,一時間仍難以置信--她始終是他記憶裡,那青澀又帶有一絲莽撞的少女啊!怎麼在轉瞬間,她就無預警的跨過兩人道別後的年歲,成了排行榜上一顆遙遠的新星,清冷悠遠,再也不是那位能輕易從記憶中召喚出的鄰座女孩。

懷著複雜的心情,他買了她的作品。出乎意料的,他無法在書裡找著自己的影子。他忍不住有些憤怒了。他倆共度的時光,儘管短暫,但那些笑鬧淚水,卻是他惦記至今的。然而,她竟連淡淡幾筆都不屑提及,實在是不可原諒--雖然他也承認,若她在文中表現出露骨的思念,絕對會讓注重隱私的他大發雷霆--但人總是希望被記得的,尤其是自認帶有特別份量的人。

誰不期待自己被想念呢?然而,他覺得她早已經忘記他了。可笑的是,正是這份被遺忘,讓他比往日更加深切的惦記起她。

午夜時分,她猛地睜開眼,眼角猶有淚。

吹著剛沖好的熱茶,想起夢裡的他,她苦笑起來。儘管現在的她,在別人的眼中已是作家,她卻不曾寫出真正想寫的故事。

或許別人會以為作家無所不能吧,她想。然而,隨著寫作的日子漸久,她開始分不清,究竟是她掌握那支筆,或是筆下的情緒掌控了她。每當她不自量力的想與那些過往較量,最終,卻總滅頂於洶湧反撲的哀傷。─次次的徒勞無功,讓她不得不承認,有些情感是寫不出來的,午夜夢迴的那張面孔,終究,只能化做嗚咽的哭泣,裡頭沒有文字。

但好強如她,並不允許自己就此認輸。於是,她開始不斷的寫--寫那些她聽來的故事,和自身所能負荷的故事--彷彿藉著這些無關痛癢的篇章,就能哀悼那段難以言喻的情感。但當她捧著付梓出版的新書時,內心仍缺了一塊隱隱發疼,如同那補壞了而發酸的牙根。

「要到哪一天,我才能坦然的,用自己的筆想念你呢?」來到電腦前,盯著閃爍的游標,她傷感的自問著。

他們都失眠了,在這月色如此優美的夜晚。他想著那個遺忘他的朋友,過去呵呵傻笑但現今已然成名的大女孩。她念著無力訴諸言語的戀情,一段過於燃燒自我因而餘溫至今的往事。但他們不願、也不敢去探聽對方,深恐破壞了多年來內心的那幅圖像,只能默默的,讓這份想念,成為永恆的牽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