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人類的大洪水不只是神話傳說(圖)



毀滅人類的大洪水不只是神話傳說。(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天地分離時誘發了一場滔天的大洪水,近千米高的海浪呼嘯著扑向地球北半部大陸,吞沒了平原、谷地上的一切生靈。高山在顫抖,陸地在呻吟,只有高原上的牧羊人僥倖活了下來……

災難!一場特大災難!地球北半球突然被來歷不明的洪水包圍,近千米高的洪峰,以雷霆萬鈞之勢,咆哮著衝向陸地,吞沒了平原谷地,吞沒了這些地方的所有生靈。高山在波濤中顫抖,陸地在巨變中呻吟。

這是上古神話傳說和早期宗教裡的記載。有人認為它是人類傳訛附會的記憶,也有人認為它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孰是孰非,千百年無定論。讓我們拋開所有的爭議,實事求是的面對這些人類早期的記憶吧!

相傳,炎帝有個小女兒,聰明漂亮,名叫女娃。有一天,也是孩子家一時興起,決定去東海邊玩一玩。軟軟的海浪,細細的沙灘,弄得女娃腳心痒痒的,她咯咯地笑著,盡情在海邊嬉戲著。突然,海面顫抖起來,一個巨大的浪峰像海獸一樣從海底躥出,捲走了岸邊的一切。無情的海浪吞沒了女娃幼小的身軀,使她再也回不到父母的身邊了。而她的靈魂則化作一隻小鳥,花頭、白嘴、紅足,樣子十分可愛,名叫精衛,就住在北方的發鳩山上。她傷心自己年幼短命,她痛恨無情的波濤毀滅了自己五彩的夢幻。因此常常銜來西山的小石子呀、小木棒呀,投到東海裡去,發誓要將大海填平。這就是著名的「精衛填海」的神話。

這段悲壯的神話不知道感動了多少人,晉代大詩人陶淵明在讀完《山海經》中這段神話以後,揮筆寫下「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兩句詩,一種哀悼的情緒躍然紙上。據說,東海曾有誓水處,因為女娃曾淹死在那裡,所以精衛鳥發誓不喝那裡的水,老百姓還親切地稱精衛鳥為「帝女雀」。

對於「精衛填海」的神話,許多研究者都認為,它反映的是中華民族的一種精神,滄海固然浩大,但精衛填海的意志比滄海還要浩大,它充分體現了神話英雄的戰鬥精神,反映了原始民族不屈不撓的品格,是人類向自然發出的一份宣言。正是從這個角度,千百年來,精衛填海的神話備受人們的喜愛。

類似的神話不僅漢民族有,中國北方的少數民族也有。「薩滿教」是一種原始宗教形式,它的源頭可以追溯到原始氏族時期。北方民族薩滿教有一種特殊的禽鳥崇拜,崇拜的對像就是鷹。神鷹在薩滿教裡是女性的化身。神諭傳講,母鷹給人間帶來了光和火,後因從羽毛裡掉出火,山林烈火不息,神鷹搬土蓋火,死於大海,魂化薩滿。直白的解釋就是:有一女性死於大海後,靈魂化為一隻鷹。基本上與精衛的神話相似。

那麼,精衛填海的神話又是如何起源的呢?幾乎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大家都被精衛感動得魂不守舍,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這個問題。

我們認為,「精衛填海」的神話,主要反映了人類對大海的憎恨,人們把大海痛恨到恨不能填平的程度。這個解釋雖然與現行的解釋背道而馳,但它更貼近神話的本身。為什麼遠古的人們如此憎恨大海呢?可以肯定地認為,大海在遙遠的時代曾經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這種災難乃是銘心刻骨的,人類不想讓他的後人記憶它,所以編出了這樣一個神話以警示後人。

英國的民族學家弗雷澤曾指出:在北美洲、中美洲、南美洲的130多個印第安種族中,沒有一個種族沒有以大洪水為主題的神話。事實上,記錄大洪水的並不限於美洲的印第安人,在世界各大陸上生活的民族中幾乎都有關於大洪水的記載。

首先,讓我們來看一看中國有關大洪水的各種神話和傳說吧!

我國西南地區有一則關於伏羲的著名傳說:在很久以前,山裡住著一戶人家,父親操勞著農活,一雙兒女無憂無慮地玩耍。有一天,雷公發了怒,威臨人間,要給人類降下大的災難。天上烏雲滾滾,暴雷一個接著一個,大雨像一條條鞭子,瘋狂抽打著山川。隨著一條金蛇般的閃電和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青面撩牙的雷公手持大斧從天上飛了下來。勇敢的父親毫不畏懼,用虎叉向他叉去,正中雷公腰部,把他叉進了一個大鐵籠子裡。

第二天,父親要到集市上買點香料,臨走囑咐兩個孩子說:「記著,千萬不要給他喝水。」狡猾的雷公用裝病欺騙了善良的小女孩,得到了幾滴水,恢復了神力,掙脫了牢籠。為了感謝小女孩,雷公從嘴裡拔下了一顆牙齒,交給兩個孩子說:「趕快種在土裡,如果有什麼災難,可以藏在所結的果實當中。」說完飛騰而去。

父親從集市上回來,得知雷公已去,知道大禍就要臨頭,趕快備好木料,連夜趕造木船。兩個孩子把雷公的牙種到土裡,轉眼間就結出了一個巨大的葫蘆。兩個孩子拿來刀鋸,鋸開了葫蘆,挖出裡面的瓤,鑽了進去。這時,傾盆大雨從天而降,地底下也噴出了洪水,大水淹沒了房子,又淹沒了高山,一直淹到神仙住的天門。

天神們害怕大水會最終淹沒天國,所以讓雷公趕快退水。大洪水來得快,退得也快,一下子就退到了海裡,坐著船的父親從空中摔下來給摔死了,只有兩個小孩倖存活下來。哥哥叫伏羲哥,女孩叫伏羲妹。長大以後,他倆結婚做了夫妻,人類這才又重新開始繁衍。這則神話傳說直接記載了大洪水的暴發經過和毀滅整個人類的嚴重後果。

在我國西南少數民族地區,類似這樣的傳說,幾乎哪一個民族都有,而且內容都差不多。如果說,大洪水在這些民族中的記載是因為當地多雨的自然氣候造成的話,那麼北方少雨乾旱地區的大洪水傳說又當如何解釋呢?

當然,中國關於大洪水的記載遠不止這些,漢民族中同樣有大量關於上古大洪水的記載:

《淮南子.覽冥訓》曰:「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蛐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洪興注曰:「凡洪水淵藪自三百仞以上。」

《尚書.堯典》記載說:「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

《山海經.海內經》記載說:「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湮洪水。」

《楚辭.天問》曰:「洪泉極深,何以填之?地方九則,何以墳之?」

《孟子.滕文公》記載說:「當堯之時,天下猶未平,洪水橫流,氾濫於天下。」「當堯之時,水逆行,氾濫於中國。蛇龍居之,民無所定,下者為巢,上者為營穴。」

關於大洪水的發生,不但能在神話傳說中找到大量的證據,而且可以在古文字中找到有力的佐證。在甲骨文中,「昔」字寫成「」,下面的三條曲線代表水,上面圓圈中間有一點的圖形代表太陽,在太陽底下到處都是大洪水,看不見高山,也看不見平地,可見當時的洪水有多大。這個字的意思是:從前曾經有過大洪水氾濫的日子,大家不要忘記了。

讓我們再看幾則世界其他民族有關大洪水的記載:

《聖經.創世紀》中這樣寫到:「此事發生在2月17日。這一天,巨大的深淵之源全部衝決,天窗大開,大雨40天40夜澆注到大地上。」諾亞和他的妻子乘坐方舟,在大洪水中漂流了40天以後,擱淺在高山上。為了探知大洪水是否退去,諾亞連續放了三次鴿子,等第三次鴿子銜回橄欖枝後,說明洪水已經退去。

在出土的公元前3500年前的蘇美爾泥版文書中,對大洪水作了如下記載:「早晨,雨越下越大。我親眼看見,夜裡大粒的雨點就密集起來。我抬頭凝視天空,其恐怖程度簡直無法形容……第一天南風以可怕的速度刮著。人們都以為戰爭開始了,爭先恐後地逃到山裡,什麼人都不顧,拚命逃跑。」

在秘魯印第安人的傳說中,大神巴裡卡卡來到一個正在慶祝節日的村莊,因為他衣衫襤褸,所以沒有人注意他,也沒有人請他吃東西。只有一位年輕、善良的姑娘可憐他,給了他一點酒水。巴裡卡卡為了感激她,就告訴她說,這座村莊在5天以後便要毀滅了,叫她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並囑咐她不能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于是,巴裡卡卡引來了風暴和洪水,在一夜之間便把整個村莊給毀滅了,大水一直淹沒了高山。巴比倫人的神話說,貝爾神惱怒世人,決定發洪水毀滅人類。伊阿神事前曾吩咐一位在河口的老人選好一隻船,備下所有的東西……大雨下了7天,只有高山露出水面。

一直保留到今天的一種古代墨西哥文書《奇馬爾波波卡繪圖文字書》說:「天接近了地,一天之內,所有的人都滅絕了,山也隱沒在了洪水之中……」

現在居住在瓜地馬拉地區的印第安基奇埃族,有一種名叫《波波爾一烏夫》的古文書,書中對災變作了如下描寫:「發生了大洪水……周圍變得一片漆黑,開始下起了黑色的雨。傾盆大雨晝夜不停地下……人們拚命地逃跑……他們爬上了房頂,但房子塌毀了,將他們摔在地上。于是,他們又爬到了樹頂,但樹又把他們搖落下來。人們在洞穴裡找到了避難的地點,但因洞窟塌毀而奪去了人們的生命。人類就這樣徹底滅絕了。」

瑪雅聖書記載:「這是毀滅性的大破壞……一場大洪災……人們都淹死在從天而降的黏糊糊的大雨中。」

印度有一則傳說,有一個名叫摩奴的苦行僧在恆河沐浴時,無意當中救下一條正被大魚追吃的小魚,他將這條小魚救回家,放到水池中養大,又送回恆河裡。小魚告訴他,今夏洪水氾濫,將毀滅一切生物,讓摩奴做好準備,到洪水氾濫時,小魚又拖著摩奴的大船到安全的地方。此後摩奴的子孫繁衍成了印度人的始祖,而《摩奴法典》一書也由他傳了下來。

……

以上這些記載並不是各民族洪水記載的全部,正與中國的情況一樣,世界上只要是一個古老的民族,在他們的神話傳說中幾乎都有關於洪水的記載。當我們仔細分析這些記載的時候,我們常常被它們的敘述形式、故事構成、主人翁的結局等驚人的一致性震驚。驚駭之餘,我們不禁懷疑:這些民族在編寫本民族的神話時,肯定打過電話或發過電傳。那情形有點滑稽:一個中原地區的原始人,懷裡抱著一些野獸的前腫骨,上面刻滿了文字。他興沖沖走進一座半地下的圓形房子裡,拿起一個石頭做成像電話樣的東西,「哈囉!是南美洲的瑪雅人嗎?我們部落經過商量,決定編一個關於大洪水毀滅人類的神話,故事的梗概大約是這樣的。」說著他舉起了一片片甲骨,照本宣科起來。美洲的瑪雅人說:「親愛的,這真是一個好主意,就這樣辦吧!你再與澳大利亞那邊聯繫聯繫。拜拜!」這可能嗎?

然而,不是可能與不可能的問題,現在我們讀到的關於大洪水的神話,就是出自這樣一個全世界認可的樣本,不信嗎?我們來仔細分析一下:

首先,逃脫大洪水的人都受到了神的啟示。在中國的神話裡,伏羲兄妹是受到了雷公的警示以後,才乘葫蘆逃生的;《聖經》中的諾亞是得到了上帝的警告,才造了一艘大船;印度的鳥神依休努同樣向人們提出了大洪水將要降臨的警告;在緬甸的《編年史》中,一位穿黑色衣服的僧人,向人們發出近期有災變的警告;秘魯印第安人也是由於大神巴裡卡卡的提示,才倖免種族滅絕;巴比倫的敘事詩中,也有神對人類發出警告的記載;在太平洋諸島中,也存在著很多這樣的傳說,即出現了一位不知從哪裡來的使者,向人們發出了災難即將降臨的警告。

其次,逃脫大洪水的人無一例外都是坐船一類的東西,而且人們探知大洪水退去的方式也很相似。《聖經》中的諾亞,為了知道洪水是否結束,經常從方舟向外放鴿子,他一共放飛了三次,當鴿子嘴裡銜回了橄欖枝,說明洪水已經退去;比《聖經》更古老的蘇美爾洪水傳說中,同樣用方舟逃得性命,為了探知大洪水是否退去,他也向船外放飛鳥;在印度尼西亞群島、中美洲、北美洲的印第安人中間所流傳的大洪水傳說中,主人翁也採取了與《聖經》中的諾亞或蘇美爾傳說中的主人翁完全相同的行動,逃脫了洪水,到洪水退下去時,鳥銜著樹枝回來了。

第三,關於大洪水的結果--少數人倖免於難的記載也完全相同,而且絕大多數是一男一女。《聖經》中是諾亞和他的妻子,墨西哥是娜塔夫婦,維爾斯傳說中是丟埃伊溫和埃伊巍奇,希臘是德卡里奧恩夫婦,愛爾蘭敘事詩中是比特和比蘭,加拿大印第安族的是埃特希,印度神話裡是瑪努,加里曼丹是特勞烏,巴斯克人的神話中是祖先夫婦,中國是伏羲兄妹,等等。

第四,關於大洪水的水位描述,全世界也有共同性,絕大多數民族的神話傳說中都說大洪水淹沒了高山。

第五,關於大洪水持續的時間,全世界也有極大的相似性,這場毀滅人類的大洪水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大約在120天左右。

從以上的記載來看,記述大洪水的地區幾乎遍及世界各大洲,涉及到了許多民族,甚至是全部的民族。面對如此廣泛,如此相似的記載,你敢說世界關於大洪水的傳說都是杜撰出來的嗎?

我們肯定人類曾經有過一次大洪水的記載,並非僅僅依據上述的神話和地區性的傳說,在地質考古方面,我們同樣能夠得到許多證據。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