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你什麼都沒做錯,你只是太老了


【看中國2017年11月7日訊】有時候你什麼都沒做錯,你只是太老了

最近中年人的話題很火。

年輕人指責中年大叔油膩,某油膩的中年大叔教你以後如何不做油膩的中年人,還有更多針對中年男人,中年女人的指控,反正中年好像是一個我們都很害怕提起的字眼。

但沒什麼好不承認的,雖然我剛剛才過完我的二十五歲生日,可能算不上油膩吧,但我卻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中年人了。

而且像我一樣的人,應該並不少。

從年輕人變成中年人的第一步,就是對任何事情既沒有奢望,也沒有期待了。

我不再期待出去玩,出去玩的時候最愛做的就是在酒店裡躺著,或者最好就是不要出去玩,懶死在家裡。

我不再期待吃,以前還喜歡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找吃的,現在就愛在家裡湊合湊合點外賣吃了,如果一定有約要出去吃東西,永遠都是那麼幾家——其實我也不愛吃那些,但就還是去吃那些了,因為每一家都覺得差不多,很無奈的那種感覺。

對人和人的關係是萬萬沒有期待的,到了中年以後,見多了背叛,欺騙,口是心非,最難做到的就是完全相信一個人,絕對做不到的就是相信有什麼天長地久的感情。

——從對誰都留一個心眼,到對誰都沒有期待,再到最後心裏沒有軟肋,渾身上下都是鎧甲,從此再也不會受傷,但怎麼都麻木了。

用那句話來說叫做:

時至今日,我開始對什麼都可以理解,但對誰都不再相信。

除了心理上,生理上也是。

前幾天,去做了體檢,拿到報告以後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一個二十五歲男人的身體,許許多多我從來只在中年人身上聽過的病症,隱患,明明白白寫在那裡。

(如果你還沒做過體檢,建議你去做一個,不是入職體檢那種很水的,而是至少帶有胸部CT掃瞄,那種完全的體檢,這不是廣告,是真心的建議。)

想了想,也活該,雖然心理中年以後,酒吧夜店都不願意去了,但酒卻一直戒不了。於是在家裡買了一箱酒,每天喝到半醉才能睡著。

畢竟以前每天心情起起伏伏的,不用喝酒也很開心,但現在似乎只有微醺的那一會兒,能找到年輕時候的感覺。

喝了酒,才不會整夜整夜在床上發呆,才不會早上5點鐘就睜開眼睛。

哦對了,我大概快半年沒睡過懶覺了,不管前一天幾點睡,每天7點之前必定醒來。

王小波說,在他一生的黃金年代,他想吃,想愛,想變成天邊的雲。但是在受了生活的錘以後他就一天一天蔫了,不再有奢望,得過且過了。

我現在就得過且過了。

我對自己的現狀不滿意,感覺明天並不會更好,最關鍵的是很難對任何事情有期待,想改變生活卻又無能為力。

我想我已經成功度過青年時代,變成了一個貨真價實的,娃娃臉的中年人。

年輕的時候,雖然每天都很焦慮,但每天也很躁動,都有非常多想實現卻實現不了的願望在催促著你。但中年以後,你每天除了無聊還是無聊,有時候就連無聊的感覺都沒有。

就只有平靜,死一般的平靜。

就是他媽的一潭死水,什麼事投下去一點漣漪都沒有。

當你害怕失去比渴望擁有的情緒更強烈時,你就離中年不遠了。

更可怕的是那些二三十歲就沒了慾望,害怕失去比渴望擁有更多,但其實啥也沒有,甚至還沒辦法維持體面生活的人,他們不但年紀輕輕心理上就已步入中年,而且還中年危機了。

因為生存有問題,所以他們也焦慮,但他們不會像年輕的時候一樣因為焦慮而去改變,而是一邊焦慮,一邊維持現狀,一邊懷念過去,不知道如何改變。

威廉德萊塞維茨在斯坦福演講的時候說:

中年危機,發生在每個人的身上。不管你生理年齡如何,只要你進入到那個階段,很容易就會從一個什麼都關心的人,變成一個只談論錢和肝臟的人。然後不出幾年,只要遇到一些挫折,就很容易陷入到中年危機中去。

;;「感覺心裏空空落落的。懷念過去,懷念過去快樂的日子。;;」

;;「感到自己無能,感到自己無力和渺小。;;」

;;「緊張,焦慮,自卑。;;」

;;「持續感到悲觀和無助,無論生活如何豐富多彩,空虛感卻常伴左右;;」

「睡眠習慣改變,或失眠嚴重、過早醒來,或嗜睡不醒、疲憊不堪,總之身體缺乏能量;;」

區別就是,當你身體裡的平靜比不甘心多一點,那你就是一個普通的中年;而當你身體裡的不甘心比平靜多一點,那你就中年危機了。

別笑,其實可能也會發生在你的身上。

畢竟我們這個時代更新換代太快了。

有時候這種無力感帶來的不甘心是沒辦法的。

到了四十歲,逐漸干不動又不能退休的新中年人,被公司的年輕人逐漸視為異類。因為沒有結婚,也沒有家庭的港灣可以依靠,只能每天去小酒館借酒消愁。

到了四十五歲下崗,空有一身本事結果發現任何一個地方都只要三十歲以下的人,哪怕你再熟練,再有能力,都無法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於是在家裡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每天在焦慮裡度過。

到了五十歲,兒女長大了,漸漸不聽自己話的老中年人試圖繼續呵斥兒女,卻被兒女頂回來,感覺無論在家裡還是事業上都不再被需要,只能藉口不回家在外面鬼混,抱團取暖。

這一切歸根結底,都來自於過去和現在的落差感,以及成就感的缺失。

人活著是需要成就感的,是需要依托點什麼東西的。

有人依托家庭,有人依托遊戲人生,有人依托事業,總之必須得有一個目標,然後在這個目標上一點點前進,是我們快樂和安全感的來源。

特別當你曾經是名校畢業,曾經有過一份事業,曾經是家庭的支柱,而現在突然不行的時候,就特別容易中年危機,找不到人生的意義,直到最後認命。

現在這一切,越來越提前了。

和那些已經相對穩定下來的發達國家不同,中國現在還處在一個轉型和發展的時代,代際之間的轉型,更新換代太快了,常常你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被時代拋到了身後。

所以這一代中國人可能很難享受西方年輕人那種不急不慢的愜意。

因為只要你不是家裡分了五套房的土豪,就永遠都沒有安全感,永遠害怕被時代拋棄,時時刻刻有人在身邊,時時刻刻覺得孤獨。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被像下面這樣的表格刷屏就是證據。

十年前做淘寳店的,八年前做微博的,五年前做微信的,前幾年做直播的,還有買房買比特幣的,周圍的財富神話太多了,在這些神話裡的我們,是會焦慮。

但事實是,這些財富神話其實大多和我們沒啥關係。和我們有關係的是。

三十五歲的華為技術崗位員工,因為太老被辭退,結果在人才市場無論如何都拼不過年輕人,如果他還有房貸沒還清,就危機了。

而80後基本都已經三十多歲了。

三十歲的廣告人,遊戲人普遍知道,如果自己最近幾年再不成功,那可能就再也沒有成功的機會了。甚至於一個普通的,在一線城市工作的三十歲員工,如果沒有做到稍微高級一點的職位,其實找工作也沒那麼容易了。

因為這個市場上多的是比你年輕,比你肯干,比你要的少,還比你有趣的年輕人,他們網感更好,更懂這個時代。

不是危言聳聽,確實是事實。

馬化騰就此說過一句很扎心的話。

;;「有時候你什麼都沒做錯,你只是太老了。;;」

而就連二十五歲的我們,如果已經融入社會,現在可能還在為下個月的房租手忙腳亂,但再過幾年可能也會進入到這種狀態裡。

我們都做著一份不咸不淡的工作,每天都過著一模一樣的生活。都曾經以為自己的工作會是睥睨縱橫和電視劇一樣,但真的做起來就是各種雞毛蒜皮,一地雞毛,每天摸魚。

我們常常在一天起來後懷疑自己做這份工作的意義是什麼,順帶也帶著焦慮地想,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是什麼。

結果自然是沒有答案。

父母漸漸老了,以前無論世界對你做了什麼,只要你一回到家裡,跑父母懷裡哭一哭就什麼事都沒了,只要父母摸著你的頭說,他們不怪你,他們相信你,再大的事情也過去了。而現在大多數的事情不但父母無能為力,父母的身體還不好,需要你去照顧。

我們年輕一點的危機,和他們年長一點的危機,看起來不一樣,但本質就是對自己存在價值的懷疑和對未來自己是否還可能有存在價值的持續不斷懷疑和持續不斷否定自己。

有個讀者在微博上和我說:

;;「之前在一家投行做,後來團隊整體被裁掉,在家已經快半年了。;;」

;;「之前忙得找不到北,現在在家卻找不到自己的價值,想念那些在飛機,酒店,寫字樓裡忙碌的日子。;;」

;;「真的,找不到存在的意義,每天活在焦慮裡。;;」

有時候我們走在巨大的城市街頭,無論是北京,上海,還是別的什麼城市,看到霓虹燈閃爍,看到下班回來的人因為從陸家嘴走過來,每個人看起來都光芒萬丈。到處都光怪陸離,充滿了人和事,讓人窒息,讓人覺得自己對於這個城市來說實在是無足輕重。

但無論有多難過你都是哭不出來的。

一個有中年危機的人早就不會哭了。

你只會看著公司新進的,22歲左右的實習生,默默嘆息。

所以怎麼解決?

沒什麼解決辦法,因為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招攬年輕人,然後淘汰掉大部分不合格的中年人,如果你不想進入這種狀態,只能盡量讓自己不被淘汰。

但你也可以永遠讓自己的心態保持在少年的狀態,對什麼都好奇,對事情充滿活力,不要太害怕強權,也不要讓自己被一整個體系同化。

這樣活著很累,但這樣活著能讓你每天起床都覺得是全新的一天,而不是過去那天的複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