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之子瞎指揮 67軍老山慘敗官兵上告中央軍委(組圖)



被越南軍隊俘虜的中共軍隊。

1985年,中共大將粟裕之子粟戎生紙上談兵瞎指揮,導致解放軍第67軍在爭奪老山211高地中屢次慘敗,傷亡慘重。浴血犧牲的199師官兵未能得到相應的榮譽和補償,全師一大批幹部戰士義憤填膺,聯名向中央軍委總部狀告軍首長。一位戰場倖存士兵更衝入軍部,向軍長和參謀長粟戎生憤怒開槍,全軍嘩然。

老山211高地的連續慘敗和前線士兵向軍長和參謀長開槍,成為中共解放軍在對越戰爭中的醜聞。

越軍全線猛烈炮擊 佔領211高地

據知情者2006年在大陸八一論壇的披露爆料,1985年5月18日,中共解放軍67軍接守第1軍在2月份奪取的老山前線那拉口子戰區211高地。

13天後,5月31日凌晨5點10分,越軍第二軍區對立足未穩的67軍突然發動「M-1」進攻戰鬥,對老山戰場全線猛烈炮擊。密集的炮火準備持續了45分鐘。5點55分,越軍炮火延伸,越軍982團4營兵分兩路對211、156、166三個高地實施攻擊,同時越軍982團5營在140、142高地實施佯攻。越軍在猛烈準確的炮火掩護下以優勢的兵員迅速佔領了211高地的1、2號哨位,在上面堅守的一個班的士兵大部分陣亡;1號哨位的戰士李林海被越軍俘虜,這是兩山輪戰中國軍隊唯一被俘的軍人;班長鮑虎民放棄陣地跳崖後在草叢中潛伏7天後溜回了友鄰陣地。

越軍隨後在炮火掩護下多次對140、156、166高地再次發起衝擊,直到夜晚9:30分,越軍停止進攻。211高地並不大,與越軍駐守的227高地接連,整個211上面就僅僅佈置三個哨位,換言之,越軍成功佔領了211高地。

師長反對冒進 粟戎生狀告師長「畏戰」

211高地失守的當天,中共67軍在對昆明軍區與總參匯報中說211高地仍在控制中。但時任總參作戰部長的隗福臨中將表示要親自去老山檢查工作,要67軍從211高地叫個戰士下來談話。67軍沒辦法了,於是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奪回211高地的1、2號哨位。 

當時的199師師長鄭廣臣少將(後在山東省軍區副司令員位置上退休)反對冒險出擊,認為部隊剛接手陣地,對戰場情況、地形、敵情都不太熟悉,應該讓部隊有一個熟悉的過程。鄭廣臣說,首戰非常重要,不打則已,打則應該必勝,應該在有把握的基礎上進行首戰。

鄭廣臣師長的意見非但沒有採納,反而還被67軍參謀長粟戎生指責為「畏戰」、「動搖」。粟戎生到軍長張志堅面前告鄭廣臣的狀。

軍長張志堅一氣之下,解除了鄭廣臣的指揮權,讓粟戎生越過199師師機關,直接帶軍部機關組織199師595團進行反擊。

「紅二代」鍍金之旅——前線官兵的悲情之旅


日本侵華期間,新四軍不抗日,專打國軍。圖為(左起)陳毅、粟裕、傅秋濤、周恩來、朱克靖、葉挺在新四軍雲嶺軍部。

許多人或許未必知道粟戎生是何許人,但其父粟裕在中國大陸可謂是「家喻戶曉」。在1955年中共大將授銜名單中,粟裕名列第一。然而,在日本侵華的國難期間,葉挺、陳毅、粟裕領導的新四軍(後來發展改名為「華東野戰軍」)四處擴張搶地盤,不打日軍,專門打國軍。華野粟裕最出名的是參與指揮孟良崮戰役和淮海戰役(國民黨稱「徐蚌會戰」),依靠共諜情報和人海戰,先後殲滅國民黨中央軍張靈甫74軍、黃百韜、邱清泉、黃維兵團等幾十萬精銳,一生打過許多敗仗的粟裕被中共及其御用專家學者吹捧為「戰神」、「殲滅戰大師」。


1948年,徐蚌淮海戰役,參加過多場抗日大會戰的國民黨華中剿總第12兵團司令黃維(右一)戰敗被俘。(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粟戎生,1942年生,粟裕之子。1961年參軍,入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學習。1965年後任戰士、班長、技師、排長,1969年後任副連長、連長、副營長、營長、團長。1983年任步兵第200師師長。  

「對越自衛反擊戰」之前,粟戎生本來是新提拔才一年的200師師長,戰前疏通高層關係,就火線提拔當上了67軍的參謀長。他的鍍金之旅也成了該軍199師官兵的悲情之旅。

粟戎生盲目硬幹瞎指揮 導致接連慘敗 

6月1日,67軍由粟戎生組織595團1營在255高地集結伺機向211高地進行反衝擊,副營長王朝棟負責一線指揮。

凌晨,在傾盆大雨的掩護下第一突擊隊在王朝棟的帶領下向211出擊,與此同時,在一連二排長王忠遠帶領下的第二突擊隊從908高地上向211高地出擊。為避免過大的傷亡,採用「添油戰術」按照先黨員、班長、共青團員的順序先後組成戰鬥小組分別出擊,二個突擊隊通過一片凹地直扑向211高地的1、2號哨位。

與此同時,211高地上的越軍發現我軍的突擊隊,於是戰鬥在一瞬間就打響了。居高臨下的越軍立即向我投彈掃射,密集的子彈像傾盆大雨瞬間而至,同時呼喚炮火對我衝擊路段進行火力封鎖,中方的炮火也向211高地作壓制性炮擊。在255、211高地上面,雙方的炮火打成一團,彈雨橫飛。  

在這段泥濘的衝擊路上,有兩個副班長先後被擊中當場犧牲,在211山腳下的一塊5米高的大石下,10餘名突擊隊員犧牲在那裡,鮮血與雨水混雜在一片泥濘中,逐漸僵硬的屍體任憑雨水的沖刷。這塊大石與我軍固守的211高地3號哨位僅15米,剩餘的突擊隊重整後從3號哨位向1、2號哨位出擊。在211高地和越軍227陣地的接合部,雙方又打成一團。

在一輪慘烈的戰鬥後,1、2號哨位相繼被收復,在227陣地上面的越軍立即進行了增援。隨即,剛佔領211高地1、2號哨的我突擊隊就被越軍包圍。在力量懸殊的情況下,突擊分隊被壓了下來。

倖存的8名突擊隊員退到3號哨位,8個人中還有5名傷員。越軍的炮火極為猛烈,從255通往211的道路被完全封鎖,增援部隊上不去,上面的8名突擊隊員也下不來,在211高地3號陣地硬挺了幾天後,5名突擊隊傷員先後死去。在其後的戰鬥中,越軍在1號哨位前的一塊大石頭上吊起中方陣亡軍人的屍體示威。事後查明,被吊起的陣亡者為595團1連的副連長賈柯。

越軍的行動激起了中方指揮員的怒火!於是,前一批突擊隊倒下了,後一批突擊隊接著上,反反覆覆67軍前指要部隊不惜一切代價地向211高地衝擊。

在861電臺裡,不斷聽到中方突擊隊呼喊佔領了1號、2號哨位,但其後這些衝上去的突擊隊大部分不是犧牲就是身負重傷。  

這時候,雙方的炮火都覆蓋到255、211高地上,伴隨著炮彈的撕裂聲是解放軍衝出去的突擊隊一批接著一批地倒下,炮火實在太猛烈了,而211高地上的越軍也佔有居高臨下的有利地形,許多發起衝擊的突擊隊沒有辦法接近211高地就在滿天彈雨中倒下,3連組織3個突擊隊向上衝,到次日下來,只剩下2個人。

為保證在總參作戰部隗福臨部長到來前奪下211高地,直到最後時刻,前來增援的部隊中595團三位副營長在67軍參謀長粟戎生「不惜一切代價收復211高地,三位副總理在中南海等待我們勝利的消息」的命令下帶著最後的通訊員衝上山頂……

從6月2日到6月11日,十天的戰鬥中雙方的炮火太猛烈了,中方的突擊隊員根本沒有辦法接近211高地,而前指的指揮員還要持續地派突擊隊上。在根本就不可能奪回211高地的情況下,67軍還是投入了大量的兵員和彈藥對211進行不惜任何代價的反覆爭奪。

戰鬥中,由於越軍猛烈炮火的封鎖,中方陣亡人員屍體無法搶回,屍橫遍野的情景極為淒慘。67軍前指下達死命令,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把烈士的遺體搶回來,為此199師還進行了幾次掩護性的攻擊。   

在11天的戰鬥中,67軍199師595團損失慘重:2個營被越軍打垮,團連建制完全被打亂,為了增援595團,作為師預備隊的597團3連也在毫無勝利希望的衝擊中損失慘重。

120多名突擊隊員將生命永遠留在了211高地上,輕重傷員不計其數,在211高地附近的大小數百個山洞石隙中到處都有中方突擊隊的傷員,只是當時中方並不知道他們還在堅持還在等著醫生去搶救。這次戰鬥後能自己撤回出發陣地的突擊隊員不到十分之一……整個595團已經喪失了戰鬥能力,無法再執行作戰任務,被調離前線休整。

為接替595團,濟南軍區在山東緊急組建了598團(三個營分別來自598團、599團、600團、團屬炮兵連來自76師)接替595團。從地形上看,211高地沒有任何軍事價值,但因為211高地是67軍從1軍手中接過來的,67軍首長就認為不能丟失,將大量的有生力量一次又一次地送入越軍的炮火中,6.11之所以慘敗人為的因素是主要的。

犧牲者並未獲榮譽 官兵憤怒聯名上告軍委討公道

67軍199師595團在211高地失利的消息傳出後,知情者稱「全國全軍一片嘩然!」

然而對那次戰鬥中陣亡的595團人員來說,遺憾不僅如此,在這些在身前已經浴血犧牲的解放軍官兵中,大部分人身後卻並未得到相應的榮譽。在濟南軍區輪戰部隊近百位被授予一二級英模和榮立一等功的烈士名單中,除了賈柯外,鮮見在6.11戰鬥中陣亡的595團官兵名字。

199師全師上下對67軍軍首長極其憤怒,一大批幹部戰士聯名上告到中共中央軍委總部,指責軍參謀長粟戎生不聽前方部隊的意見,紙上談兵,造成首戰嚴重失利。

軍委總部先後派總參軍訓部長石俠等人前往調查。調查後肯定了並非199師領導懼戰,而是當時67軍首長不能正確的判斷敵情我情,越級指揮,失利後又把責任推給師裡是不對的,對67軍提出了嚴厲批評。

粟戎生弄了一個灰頭土臉,自己也覺得很沒面子,帶著軍機關的人撤回了軍部。199師師長鄭廣臣恢復了指揮權,以後的戰鬥就由199師師部組織指揮了。

鄭廣臣組織199師開始熟悉戰場、熟悉當面越軍戰鬥特點,整理部隊,開展針對性訓練。一直到三個月後的9月8日,199師偵察連副連長原明、副指導員賀光明帶領17個人組成的突擊隊發起白晝奇襲,於上午十點沿3號哨位左上方一段懸崖下爬上越軍佔領的2號哨位,以兩人輕傷的代價全殲211高地7名越軍。其後越軍報復性炮擊,造成副連長原明左眼受傷失明,突擊隊兩名班長受傷後在送往救護所的途中犧牲。   

後來越軍為爭奪該陣地重演了一場595團式的戰鬥,在44天之內被打退,被擊斃300多名。 

由此可見,打仗不是一相情願,一味的顧面子蠻幹,並不能換來勝利的果實;根據戰場態勢採取靈活多變的手段、方法才能取得勝利,並且減少不必要的傷亡。

解放軍67軍因為5.31慘敗還搞出一個對越戰爭絕無僅有的事來。一個在211高地倖存下來的棗莊籍戰士,因為感到不公和憤怒,早飯時進入軍指揮所的飯堂向粟戎生開槍射擊。粟戎生躲得快,慌忙藏在了餐桌下面,沒有受傷。但是粟的警衛員卻被當場打死,67軍軍長張志堅被子彈打成肩胛骨貫通傷。當場還打傷10多名官兵,整個場面大亂。而這名開槍者居然從現場全身而退。

起初,67軍高層都以為是越南方面的特工隊摸上來了鑽進前指偷襲,調查了幾天後都沒有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幾天後,有人才發現那名棗莊籍開槍者在軍指揮所後面的水窖裡自殺了,死者還抱著衝鋒槍。由於時間長,人已經泡得發大了,散發出惡臭。

67軍又一次被全軍通報。事發後中央軍委、公安部、國家安全部以及濟南軍區紛紛派要員來67軍前指調查事故原因。軍長張志堅在醫院接受調查時哭著說:「我沒有想到自己的戰士會拿槍打自己的軍長!」  

瞎指揮慘敗推卸責任給下級 「紅二代」粟戎生依舊高升  

對越作戰瞎指揮,導致接連慘敗,前線官兵傷亡慘重,將戰敗責任推卸給下級199師,但這並不影響粟裕之子「紅二代」粟戎生獲得重用和仕途高升。

據有關資料,67軍在越戰中慘敗後,粟戎生在軍參謀長位置上了窩了五年,1990年被平調總參軍務部副部長賦閑。1997年,他又被提拔為北京軍區副司令員(主管後勤、機關、內務、外事活動)。1999年當晉升中將軍銜。

中共對他這樣評價:「粟戎生同志在工作中結合部隊建設和作戰訓練實際,積極開展科學研究,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等多項獎勵,並獲得國家專利技術10餘項。粟戎生同志還是國防大學兼職教授、全軍指揮自動化建設專家委員會成員。」

1990年後,粟戎生任中共總參謀部軍務部副部長、第24集團軍軍長。1997年11月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第九屆全國人大代表。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