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骨悚然!毛澤東一句話嚇壞了在場的人(圖)


劉少奇在1966年8月中央全會上頂撞毛澤東,惹禍上身。
劉少奇在1966年8月中央全會上頂撞毛澤東,惹禍上身。(網路圖片)

旅居紐約的學者高文謙在其撰寫的《中國若進步,必須徹底批毛》一文中說,為了扭轉運動「冷冷清清」的局面,毛決定對文化大革命作一次再發動。

1966年8月1日,毛澤東召開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一改以往喜歡在幕後充當導演的做法,親自主持了這次會議。會期原定5天,全會原先的議程並沒有對中央政治局常委進行改組的內容。

這次和5月間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一樣,八屆十一中全會的氣氛也十分緊張,與會者人人自危,生怕說錯了話,但又不得不表態,於是紛紛圍繞毛澤東對工作組的批評,檢討自己思想上怕出「亂子」,「跟不上主席思想」,「犯了方向性錯誤」,等等。

但是,在會上還是很少有人向劉少奇、鄧小平開炮,並且普遍流露出對毛所發動的文革運動「很不理解」的思想情緒。

會議沉悶 鼓吹革命造反的火點不起來   

這種局面令毛澤東大失所望,他原本期望在中央全會上也會出現一個自己登高一呼,與會者積極響應,對劉少奇同仇敵愾,群起而攻之的場面,就像不久前在青年學生中出現過的一樣。

為此,毛特意把清華大學附中紅衛兵寫的兩張鼓吹革命造反的大字報和給他們的親筆覆信,作為會議文件印發下去,想在全會上點一把火。

毛澤東在信中對紅衛兵的造反精神表示了異乎尋常的支持,說﹕「不論在北京,在全國,在文化大革命運動中,凡是同你們採取同樣革命態度的人,我們一律給予熱烈的支持。」然而,應者寥寥,會議開得十分沉悶,多數人思想上的彎子轉不過來,帶有明顯的牴觸情緒。

眼看會議就要結束,而問題卻遠沒有解決。毛澤東為此十分焦急。在他看來,黨內存在很大阻力的根子就在劉少奇的身上,有相當多的人在思想上與劉有共鳴,而且還有不少人對他仍心存幻想或顧慮,在看他的臉色行事。如果不趁此機會,對劉少奇的問題作徹底的解決,非但無法從根本上扭轉局面,而且還將會前功盡棄,留下後患。

出言頂撞 毛一句話讓人毛骨悚然

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決心親自出馬,給全會加溫,把劉少奇的問題端出來。8月4日,毛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採取惹戰激將的辦法,向劉猛烈開火,聲色俱厲地指責派工作組是「鎮壓學生運動」,「說得輕一些,是方向性問題,實際上是方向問題,是路線問題,是路線錯誤,違反馬克思主義」,「這是鎮壓,是恐怖,這個恐怖來自中央」。

在毛的咄咄逼人的斥責與羞辱下,劉終於意識到了滅亡的危險就在眼前,漸漸對自己的情緒失去了控制,終於忍無可忍,當眾頂撞起來,而且是用毛本人常説的那句話來回敬毛:「無非是下臺,不怕下臺,有五條不怕(不怕撤職、不怕降級、不怕開除黨籍、不怕老婆離婚、不怕坐牢殺頭)。」

這樣一來,不啻火上加油,毛隨後甩出一句讓在場的人毛骨悚然的話來﹕「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同時宣布原定當天開的大會不開了,改為分組傳達這次常委擴大會議的內容。

怒氣難消 林彪取代劉少奇當接班人

散會後,怒氣難消的毛認定劉少奇已經不可救藥,最後下決心在政治上與他分道揚鑣,拿掉他的接班人地位。為此,毛決定延長會期,改變全會原有的議程,著手從思想、組織等方面作了緊急的部署。

8月5日,毛澤東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用異常激烈的語言,不指名地痛斥劉少奇「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上,實行資產階級專政,將無產階級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打下去,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圍剿革命派,壓制不同意見,實行白色恐怖,自以為得意,長資產階級的威風,滅無產階級的志氣,又何其毒也!」

毛在文中還聯繫到1962年調整時期的所謂「右傾」問題,氣勢洶洶地擺出一付和劉少奇算總賬的架勢。毛的這篇東西隨後印發全會,作為與會者批劉的思想武器,全會隨即轉入了對劉少奇、鄧小平的揭發批判。

與此同時,毛澤東秘密派汪東興把本來已經告假的林彪從大連療養地緊急召回北京參加會議,為自己助戰,準備用林彪取代劉少奇作為他的接班人。

1966年8月5日晚9時許,吳法憲接到周恩來電話指示,第二天一早就派專機去大連接林彪回京。8月6日上午,林彪回到北京,並被接到人民大會堂,毛澤東親自登門看望,讓林彪當了接班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