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戰黃沙 讓共匪膽寒的將軍黃百韜(視頻)

【昨夜星辰】黃百韜:黃沙百戰精兵韜 力撐艱危終不還

2018-04-19 01:00 作者: 趙長歌

手機版 简体 4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百戰黃沙黃百韜(看中國原創視頻)

「我決意自裁以不負總統及部長、總長付託之至意以全革命軍人的人格……我死後應毀容滅跡,勿再蹈張靈甫將軍遺體被辱之覆轍。」説完,黃百韜執筆速寫:「民國三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第七兵團司令官黃百韜盡忠黨國」。

從軍行志行忠貞

黃百韜(1900∼1948),字煥然,號寒玉。其父是廣東人,曾在李鴻章淮軍中任軍官,後隨軍攜家徙居天津,黃百韜就生於此。

黃百韜少年時代刻苦向學,16嵗畢業於直隸省立工業專門學校中學部。因時代更迭,感國難將至,遂入陸軍第九旅學兵營,選擇了從軍報國之路。「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這首《從軍行》,或許是對黃百韜名字和志向最好的詮釋。

才技異屢獲擢升

因才技優異,黃百韜被拔擢為排、連、營長,繼而考入陸軍軍官團第五期受訓。後精研兵韜,再升任團附、參謀、團長、旅長、師長,隸徐源泉將軍部最久。迨入陸軍大學特別班第三期,親承蔣公誨宥。畢業後,任鹿鍾麟冀察戰區參謀長。

因才技優異,黃百韜被拔擢
因才技優異,黃百韜屢獲擢升。

1940年前後,黃百韜的軍事論文獲獎,受參謀總長何應欽青睞舉薦。1941年,任顧祝同第三戰區參謀長,頗得賞識。1943年,榮升陸軍中將。1944年,奉令擢第二十五軍軍長。第二十五軍是新組建部隊,同時具有奉軍、川軍與中央軍的背景。

攻蘇北剋伐共軍

1945年8月,艱苦卓絕的對日抗戰取得勝利,舉國歡騰中,共軍開始全力襲擊國軍。1946年二十五軍整編為整編第二十五師,黃百韜任中將師長。在蘇北,抗日名將黃百韜率整二十五師連剋共軍。

1946年,黃百韜整二十五師在邵伯鎮大敗共軍。邵伯鎮位於江蘇省江都縣北,是水陸交通要衝,被共軍稱爲「鐵的南天門」。黃百韜率部勇猛剿匪,在炮火、衝鋒、白刃的格鬥中,共軍氣漸不支,鼠竄崩潰。

整二十五師整裝推進,再下高郵、寶應、平橋,與整七十四師會師。12月16日,張靈甫整七十四師和桂系鋼七軍與共軍激戰,聯合攻剋漣水。26日,整二十五師與整八十三師攻剋鹽城。27日,整二十五師一天內擊潰共軍,順利剋復埠寧。共軍潰散逃離,竄入山東

南麻臨朐喪匪膽

1947年7月,共匪聚衆竄犯胡璉整十一師駐守的南麻。黃百韜率軍北上,解南麻胡師之危。黃百韜率部全力猛攻,共軍攻勢被擊垮,3天後從南麻逃竄。

因不甘心付出重大傷亡卻無所獲,從南麻逃出後,匪軍撲向李彌整八師剛剛攻克的林朐。李彌整八師全力阻擊,黃百韜二十五師隨後趕來救援。5天後,共軍徹底潰退。

在南麻、臨朐戰鬥中,黃百韜整二十五師拚死增援友軍,戰功卓著。共軍損失慘重,被趕出沂蒙山,「黃百韜」威名令共軍聞風喪膽。

在南麻、臨朐戰鬥中,黃百韜整二十五師拚死增援友軍,戰功卓著。
在南麻、臨朐戰鬥中,黃百韜整二十五師拚死增援友軍,戰功卓著。(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摧兇焰蕩寇膠東

剋復沂蒙山後,黃百韜部開赴膠東,所向披靡,攻剋陳毅匪軍,連復昌邑、高密、平度、萊陽。

共軍爲了保住補給基地煙臺,收縮兵力,孤注一擲與國軍死戰。黃百韜繞開煙青公路,行迂迴戰術,先下棲霞、福山,再取煙臺。國軍勢如破竹,蕩寇膠東,9月底剋復煙臺,繳獲匪軍大量物資。

膠東蕩寇黃百韜戰功顯赫。之後,黃百韜整二十五師再投入大別山作戰。

身先戰中原大捷

1948年5、6月間,匪眾反撲河南、山東、徐州,震動首都,黃百韜奉令發徐州,以戰以進。

7月,黃百韜率部抵達河南帝丘店地區救援第七十二軍。黃百韜親率2營部隊在4輛坦克掩護下苦戰,國軍士氣大振,反守為攻,重創共軍。黃百韜負傷死戰不退,一舉奪回5個村莊,遏制了共軍攻勢。同時,邱清泉率第五軍,採用大迂迴戰術,連夜奇襲共軍側背,共軍損失慘重,加之發現第五軍番號,慌忙潰逃。

此役黃百韜戰功顯赫,創中原大捷,蔣中正總統特為親授青天白日勳章,並擢陸軍第七兵團中將司令以彰功績。黃百韜經此役打出「百戰黃沙」的威名。

此役黃百韜戰功顯赫,打出「百戰黃沙」的威名,蔣中正總親授青天白日勳章,並擢陸軍第七兵團中將司令。
此役黃百韜戰功顯赫,打出「百戰黃沙」的威名,蔣中正總親授青天白日勳章,並擢陸軍第七兵團中將司令。

泣壯烈碾莊殉國

1948年9月,王耀武所守濟南易手。此前,黃百韜率二十五軍北上解圍。黃百韜說:「濟南被圍之初,我在無線電話中聽到王耀武向南京家屬通話,告其夫人,某事如何,某事如何,細細叮囑,達半小時之久。大敵當前,身為統帥,指揮之不暇,何能顧及家事?私而忘公,已無必死之心。」

10月,東北、華北形勢大壞,共軍糾眾號七十萬,蠢蠢以向徐州。黃百韜奉命阻止共軍南侵,與官兵勢師,約期同死報國。黃兵團西移中,遇到了躲避共軍的難民潮,黃百韜下令保護百姓,卻也延遲了行軍速度,共軍趁機截擊。

黃百韜遂於碾莊一帶部防,共軍以「人海戰術」迫使民工百姓海浪般一波一波衝向槍口。
黃百韜遂於碾莊一帶部防,共軍以「人海戰術」迫使民工百姓海浪般一波一波衝向槍口。

黃百韜遂於碾莊一帶部防,在十米寬的河邊構築了強大的防禦工事,共軍以「人海戰術」迫使民工百姓海浪般一波一波衝向槍口,屍體漸漸填滿河道,後面的共軍就踩著屍體過河。共軍一面猛攻,一面誘降,黃百韜率部力撐艱危,守護陣地,損共軍主攻五個縱隊,近10萬兵力,戰鬥過程殊為慘烈。

最後,黃兵團近乎損傷殆盡,事態發展萬分惡劣。黃百韜率部向西突圍,以便和西側增援國軍會師,突圍至最後,僅有已負傷的楊廷彥副軍長一人隨護。

絕境中,黃百韜對楊副軍長說:「我受黨國重寄,轉戰南北,戡亂救民,今力盡援絕,事與願違,我身為革命軍人,決以一死報國,以期不負領袖的知遇,無愧死難的部屬……我決意自裁以不負總統及部長、總長付託之至意以全革命軍人的人格……我死後應毀容滅跡,勿再蹈張靈甫將軍遺體被辱之覆轍。」説罷,執筆速寫「民國三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第七兵團司令官黃百韜盡忠黨國」,遂取義成仁。

黃百韜執筆速寫:「民國三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第七兵團司令官黃百韜盡忠黨國」
黃百韜執筆速寫:「民國三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第七兵團司令官黃百韜盡忠黨國」。(看中國合成圖)

一抹殘陽哀似血,山河嗚咽天地悲。

對於黃百韜軍團的覆滅,國軍將領孫元良回憶說:「長期以來我一直懷疑國防部有潛伏共諜在作怪,他們假最高統帥的名義把徐蚌前線五十多萬將士驅趕到了絕境。……黃百韜兵團被殲時,我就當眾說過:『消滅黃兵團的是國防部,不是陳毅!』……都是劉斐、郭汝瑰。」

黃百韜將軍殉國後,蔣中正總統兩次為黃百韜題字,一為「河嶽英靈」;一為「大仁大義」。何應欽題贈「浩氣長存」。

黃百韜殉國後,追贈陸軍上將,於南京鍾山舉行國葬,蔣中正總統親自主持葬禮。
黃百韜殉國後,追贈陸軍上將,於南京鍾山舉行國葬,蔣中正總統親自主持葬禮。(以上皆爲網絡圖片)

1949年1月,中華民國政府追黃百韜為陸軍上將,於南京鍾山舉行國葬,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親自主持葬禮。中華民國政府後將其骨骸遷葬於臺灣五指山公墓上將區。蔣中正總統命將黃百韜「平生事跡,宣付國史館,用彰忠烈,而示來茲。」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