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裡的「叫獸」(組圖)

微信已刪


中山大學
中山大學(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4月30日訊】你好呀,從上次發了《中大人發聲之後|建議信已發校長郵箱》以來,我們並未取得學校方面積極的回應。那時候,我們甚至覺得愧疚——無法為此事作出更大的努力。相反的是,幾月過後,我們看到了要求信息公開的北大學子被壓力覆蓋……似乎,心中閃過一種念頭:幸好沒有。

當時的推送下面,有這樣一條留言:

叫獸

「如果非要一個羔羊的血來警醒,是不是也太麻木遲鈍了」

而現在,我們收到了匿名舉報信息,羔羊的血塗在了明晃晃的校門上……我們還能沉默嗎?

很多的黑暗,一點點吞噬著陽光,而我們只是視而不見。我們希望把黑暗暴晒到陽光下,以期正義。

為保護當事人,下文以文學的方式對原事情進行了處理,地名人名張冠李戴,關於「性騷擾」的事實部分,我們會在後續努力中蒐集證據,去努力還事實以公道,也希望得到你的幫助。

涓涓細流,匯成江河。我們希望有心的你可以做這樣兩件小事:

轉發這篇文章,讓那些沒有見光的不正義曝光

後臺私聊/直接留言/發郵件到[email protected]告訴我們你所知道的校園性騷擾事件,給我們建議。如果有意進一步推動這件事情的朋友,可以後臺私聊。我們保證會對您的信息保密。

在此,我們把這件事講出來,希望能收集更多的有效信息,以此引起校方以及每位同學的重視,改變如今的困境。

我們所做的只是一件小事,但,我們相信它應該是一件受重視的大事。

我學了四年人類學,非常喜歡這個人文與社會科學交匯點的有趣學科。然而,我現在不得不忍痛去撕裂某些冠冕堂皇的人類學教授的面具,因為我們所知道的田野期間性騷擾的案例數量,論比例已經超出了我們能夠接受的範圍。也希望藉此提醒(任何院系的)學弟學妹謹慎選擇導師,合理規避被侵犯的危險。

母校的人類學系之所以能保持國內頂尖水平,除了研究方向齊全之外,最重要的是師生的田野能力紮實。每屆本科生在大二升大三的暑期,將自願分為若干小組,由1-2位的老師帶領到各個鄉村進行為期一個月的田野調查,最終完成三萬字左右的田野報告/論文。

田野前,帶隊老師會提前到田野點考察,解決好學生們的食宿問題,打點與當地縣鎮政府和村幹部的關係。田野期間,老師與學生同吃同住,每晚開會檢查學生們的田野進度。田野結束後,學生回家自行完成專題田野報告,並由人類學系的老師集體改分(我一直不知道帶隊老師在給分上的權力有多大。)

我們系每屆學生的男女比例大約是1:8,男女老師比例卻是8:1,基本是一個男老師帶七八個女生和一個男生去田野。

而我期待已久的田野,在十八歲生日的前夕,卻變成人生裡的噩夢。

我時不時反問自己,如果當年選擇田野點的時候沒有選擇這個老師,現在的我會不會依然留在人類學系(無論留校還是出國);如果不知道這個系裡的這些故事,我會不會依然像愛這個學科一樣熱愛這個院系。

但,發生的,就不再有選擇。

剛入駐Y村的那幾天,我和舍友堅持黃昏散步,因為朦朧的晚霞和潺潺的溪水聲感受著簡簡單單的快樂;認識了村裡大大小小的孩子,在其中一位男孩子的幫助下,我跨過河流、爬過野山,為了探尋早已廢棄的山中廟宇。「闖入」村民家裡聊天,樸實的村民總是盛情邀請你留在家裡吃飯,而我們定下的規矩是儘可能回住宿的農家樂吃飯。

那日,正值帶隊老師出差,我和舍友散步歸來,看到樓下房間的兩個妹子坐在我們的房間裡,面面相覷。她們說,想要住進我們的房間。

的確可行。我們的房間配置兩張大床,剛開始我跟舍友一人睡一張大床,後來發現鄉下晝夜溫差大,兩個人擠在一張床取暖,遂空出一張靠窗的大床。但為什麼放著樓下的標間不睡,非要四個人擠一個房間呢?

因為她們隔壁房間的男教授,對她們做了很多不可饒恕的小動作。藉著醉酒闖入女生的房間,強行掀開女生的被子襲胸;清醒的時候,以親密交談為由從後面抱起女學生或拍女生屁股;深夜發簡訊給女學生,聊一些無關痛痒的話題。這些構成性騷擾的舉動,給我的朋友帶來極大的心理陰影。

當她們那晚跟我傾訴的時候,我的腦子「嗡」得一聲炸掉了。我從來沒有想到嚴重的猥褻案件離我如此之近,而且犯罪者是與我們朝夕相處的老師,受害者是我的好朋友。我並非不相信朋友們的言辭,相反,是她們太過真實的傾訴讓我一時間難以接受。看著她們把行李從樓下搬上來,我在試圖平復心情的同時,開始思考怎樣把這場事件的傷害值降到最小。畢竟,帶隊老師將在兩天後回到村子,指導我們完成剩下半個月的田野。

首先,我考慮到兩位當事人遭受的心理傷害。值得慶幸的是,兩位女生都屬於心胸比較豁達、心態比較樂觀的人。在整個敘說過程中,我體會到的是她們直白的憤怒和恐懼,而不是內斂性的悲觀和壓抑。一些在受到她們老師的性侵之後,心理狀態會發生極大變化,最終因為得不到疏導甚至走向自殺。但我的兩位朋友顯得堅強的、明事理,每月因為這件事情放棄田野實習、陷入抑鬱情緒,我十分佩服。但也正是她們當時當地想要逃脫侵犯、恢復正常生活的迫切心理,讓我們選擇了不挑破、不曝光的解決路徑。

其次,考慮如何切實地在行動方面保護兩位女生以及其他不知情女生的安全。出於保護女生名譽的心理,我們未曾告知其他幾位同行的女生,而是選擇向兩位男生求助(同行同班男生、本係其他導師的研究生、帶隊老師的研究生)。兩位與帶隊老師無利益瓜葛的正義男生,在剩下的半個月內,與我們站在同一戰線,幫忙留意老師的行為,阻止出現帶隊老師和女生單獨相處的局面。

最後,考慮幾位知情人和當事人的田野實習分數是否會受到影響。導師出差回來後,幾位知情人對待老師的態度明顯變得冷淡,話語之間也有暗示和警告的意味。當事人妹子通常會在自己的田野訪談結束後找到我,與我結伴回住宿點,以免單獨面對在宿舍的帶隊老師;老師在女生宿舍找我們談話時,她們也會刻意讓我去開門、堵在門口,隔開老師和她們之間的距離……因為我的性格比較強硬,男老師深知我不是那種容易被欺負的善茬,所以我肩負著完成自己田野任務、與衣冠禽獸的老師週旋、保護好當事人和自己不受侵犯等多重任務,同時擔心我們刻意作對的行為會暗中激怒老師、獲得較低的論文分數,情緒一度陷入崩潰。

當時還有認真考慮過,如果老師有進一步的侵犯行為,我們應該怎麼如何向外界求助。田野地點地處偏僻的農村,沒有派出所,只有可能偏向於信任男老師的男性掌權村幹部;在沒有來得及收集證據的前提下,我們又該如何聯繫學校,讓他們相信我們的說辭,換一個新的帶隊老師,並且給予侵害者合理的懲罰。然而,最可怕的就是這種高智商的犯罪份子,他們善於分析情勢,及時收手,不至於把自己的大好前途賠進去。當帶隊老師發現了大家的怪異之後,的確沒有再做侵犯這兩位女生的行為。

就這樣提心吊膽地進入到田野後期的階段,我高興地以為,半個月前許下的生日願望——「剩下的田野時光,所有人平平安安」能夠如願以償。某天中午,隔壁房間的女生在我們房間晃悠,聊了一些無關痛痒的話題之後,依然磨蹭著不願離開。之前被猥褻的妹子心思倒是細膩,看出了隔壁妹子的欲言又止,便直白地問她「是不是老師對你做了些什麼」。

這位乖巧的女生點點頭,開始跟我們訴說老師對她做過的那些構成性騷擾的肢體接觸。這一次,我沒有半點驚訝,只是叫她多跟我們一起行動,不要再與男老師單獨相處。

表面上平靜的我,內心早已翻江倒海。他選擇在偏僻的田野點猥褻獨處的女同學,僅限於身體接觸,不留給受害者反應時間和取證時間,無法報警和定刑;他挑選學生群體裡看起來最軟弱、警惕心不強的三個女生下手,默認她們不會採用強硬態度反抗並利用媒體力量報復;他在多數人抱有警惕心的時候及時收手,卻又在人心惶惶的田野末期將侵害對象換為不知情的其他女生,而後田野結束,注定掀不起什麼大風浪。我既驚訝於他挑選受害者之精準,又鄙夷他把人類學的分析能力應用於此,可謂「玷污了人類學這片天地」。

公眾號「果殼科學人」於4月8號發表了一篇名為《為什麼野外科考會成為性騷擾高發區》的推文,跟本文所探討的話題存在重合之處。「對於人類學、考古學、地質學和其他學科的研究者來說,進行實地考察是科研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這些工作場合發生的性騷擾和性侵犯事件並不少見。」

我意識到,除了上述地理位置偏僻、施暴者善於分析情勢兩個原因,還有權力關係的不對等——帶隊導師往往擁有著評定成績的權力和難以挑戰的權威,舉報他們是在拿自己的身體名譽和學術前途去冒險。

不是每個受侵害者都有機會利用媒體的力量去討回自己的權益和名譽。近期武漢理工大學和多年前北大中文系的慘案即使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也無法挽回逝去的生命。在學校範圍內的侵害,通常可以通過監控視頻和聊天記錄獲得取證;那麼遠在田野的與性相關的言辭和身體接觸,又該如何取證?

而我,能做的,也不過是在事發幾年後,才以如此隱晦的方式寫下這件事,在私下場合告誡學弟學妹謹慎選導師、小心做田野。

可能有人會好奇,三年前夏天的故事,為什麼現在才說?因為武漢理工大學的事情被曝光之後,我曾找到故事裡那位田野帶隊導師手下的男研究生交談,而他竟然為他的導師進行開脫,其三觀讓我十分震驚。

這是聊天截圖:

叫獸

叫獸
叫獸
叫獸
叫獸

「可能他的成長文化環境和我們不一樣」,如此人類學思維的解釋,用在體諒一位男老師猥褻女學生的行為之上,我不能苟同。我們認同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性取向、維持日常生活的小癖好,是因為這些思維或行為只涉及自身的慾望或者基於雙方的平等自願協商。但傷害了他人的想法和行為,沒有資格得到理解和原諒。

希望各位被侵害的同學們記住,遇到事情如果沒有勇氣反抗,也不要悶在心理。你可以向學校的心理諮詢室尋求幫助(希望學校的心理諮詢室專門為師生關係問題成立小組),也一定要善於發掘你身邊三觀正常的、值得信任的朋友,他們不會因為你受到侵害而嘲笑你、看輕你,而會耐心傾聽你的訴說,幫助你進行一定程度的反抗。

最後,衷心祝願每一位研究生都跟我一樣,遇到正直可愛的導師。事實上,我從不後悔本科選擇母校的人類學系,我深知其他大多數學術水平和道德水平齊高的人類學老師,共同呵護人類學的一片淨土。

有校友已經給校長髮郵件:

叫獸

涓涓細流,匯成江河。

我們會在後續努力中蒐集證據,去努力還事實以公道,也希望得到你的幫助。

我們希望有心的你可以做這樣兩件小事:

轉發這篇文章,讓那些沒有見光的不正義曝光

後臺私聊/直接留言/發郵件到[email protected]告訴我們你所知道的校園性騷擾事件,給我們建議。如果有意進一步推動這件事情的朋友,可以後臺私聊

在此,我們把這件事講出來,希望能收集更多的有效信息,以此引起校方以及每位同學的重視,改變如今的困境。

時間的熱度一直在變,但是我們會一直關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