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坍塌不是偶然 智者186400天前已預知!(圖)

2018-06-27 00:00 作者: 泰源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對一般人來說,古墓遇雨坍塌,是偶然現象;而對深明象數的人來說,這「偶然」發生的事,是能預知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唐貞元年間,李吉甫(公元758年—814年,字弘憲,唐朝政治家、學者,趙郡人)任尚書省屯田員外郎兼太常博士,當時他的趙郡同宗人李巽(公元747年—809年)為戶部郎中。兩人在閒聊時,談到術數界的著名人物。

術數界解懸案奇人

李巽非常推崇已故的右補闕集賢殿直學士鄭欽悅,因為他對於術數的研究非常精深,尤其對玄奧的事物能夠深究而通達。不過,因他從右補闕快速升為殿中侍御史,受到當朝宰相李林甫所惡,遭到斥擯,所以不怎麼出名。

李吉甫對鄭欽悅的術數學問興味深厚,想要進一步了解。李巽就說了一個鄭欽悅解古墓懸案的故事。這個懸案發生在梁武帝大同四年(公元538年),在鄭欽悅之前,還沒有人能解開。唐天寶年間,鄭欽悅精闢地把它解出來了。

懸疑

話說南朝梁大同四年,梁武帝至鐘山同泰寺設盂蘭盆齋。盂蘭盆會前數日下大雨,雨後懸崖處有一墳墓坍塌了。一塊墓誌銘落到鐘山下被隨行的太常官發現了。這是一篇奇怪的墓誌銘,銘文中既沒有葬者的姓氏,也沒有出殯的年月,而是用小篆刻了這樣一段隱祕文字:

龜言土,蓍言水,甸服黃鐘啟靈趾。瘞在三上庚,墮遇七中已,六千三百浹辰交,二九重三四百圯。

這位任姓的太常抄錄了文字,求教於當時有名的大儒,終不得其解,就將銘文封緘,告訴他的兒子們說:「我代代子孫,以此銘訪於通人,倘有知者,吾無所恨。」

追索

到了唐代天寶年間(公元742年—756年7月),梁朝任姓太常的後人、五代孫任升之,退隱在商洛之間時,寫信給當時的右補闕鄭欽悅求解。

右補闕鄭欽悅得了信,此時鄭欽悅正奉朝命出使,剛剛從長樂驛騎馬出發,在旅途中「據鞍運思,頗有所得」,騎在馬上一面運思,行了三十里路,到了滋水,就悟出了其中的奧祕,揣測、解析出了此銘的深意--墓將在「186,400日之後」崩壞。

再追索

辛未年,李吉甫轉任部員外郎。而鄭欽悅的兒子鄭克鈞,也由京兆府司錄調任司門員外郎。李吉甫多次詢問他,雖然他所說的和李巽說的相符,但令李吉甫非常婉惜的是看不到鄭欽悅的手稿原文,因為鄭克鈞說已經丟失了。

解惑

壬申年,李吉甫被貶為明州長史。在海島之中,有一個隱士張玄陽能解《易經》,為州將所重用召聘。張玄陽講解《周易》卜筮之事時,拿出了李吉甫夢寐以求的那封鄭欽悅的書信。李吉甫得到這封信,如獲至寶,立刻將它編成冊,又寫文章以明「蓍筮之神明」(貞元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記)。也就是說,蓍筮之學並不是迷信,以梁武帝之朝鐘山古墓的崩落的時刻來說,智慧的哲人已經懸定於「186,400日之前」,而且在墓誌銘上留下了證實。

解五百年之疑

鄭欽悅總結了曆法、蓍筮之學的探索,答覆了任太常的五世孫任升之。這個古墓的墓誌銘所記:「甸服黃鐘啟靈趾。瘞在三上庚,墮遇七中巳,六千三百浹辰交,二九重三四百圯。」就是預測墓穴在多少年後塌壞,並具體指出初葬日、墓穴塌壞的日期,以及從入葬到墓塌之間經歷了多少年,幾個月,多少日。

要點解析:

甸服黃鐘啟靈趾:

古墓崩塌時在梁武帝大同四年,歲次戊午。「甸服」指五百(註:古制稱離王城五百里的區域為「甸服」,這裡取其五百之數);「黃鐘」是十一(註:黃鐘是我國古代音樂十二律的一律,它對應冬至所在的月份子月,即黃曆十一月,這裡取其十一之數)。

啟:打開;靈:靈柩、死者已經入殮的棺材;趾:基址。故而,「甸服黃鐘啟靈趾」,就是說古墓穴歷經五百一十一年而崩圯。算一算時代日期,從大同四年向上追溯五百一十一年,推得是漢光武帝建武四年,歲次戊子。

瘞在三上庚:

說的是三月上旬的庚日(註:瘞,埋葬)。那年三月初一是辛巳,數至庚日,就是初十庚寅日,因此是三月初十庚寅日葬於鐘山的。

墮遇七中巳:

說的是墓穴塌落在七月中旬之巳日。七月初一是戊午,數至巳日,就是七月十二日己巳,這便是墳墓坍塌的日子。(註:「墮遇七中巳」,墮:塌落;遇:逢到;中:中旬;巳:己巳日。)

六千三百浹辰交:

「浹辰」是十二(註:古代以干支紀日,稱自子至亥一周十二日為「浹辰」,這裡是借指十二個月。),從漢光武帝建武四年三月到大同四年七月十二日,總共為六千三百一十二個月(註:含閏月),每十二個月一交替,所以說是「六千三百浹辰交」。

二九重三四百圯:

指出墓穴頹壞日落在葬後一十八萬(二九)六千(重三)四百日。

蓍筮之學是迷信?

李吉甫說:「夾一丘之土,無情也。遇雨而圯,偶然也。窮象數者,已懸定於十八萬六千四百日之前。」

也就是說,對一般人來說,墓上的一丘黃土,是無情之物;古墓遇雨坍塌,是偶然現象;而對深明象數的人來說,這「偶然」發生的結果,在186,400天之前就能被測定出來了。

這種對未來的精準預測,對實證科學教育培育出來的現代人來說,簡直匪夷所思,但古人確能做到。大千世界,還有多少未知的事物等待我們去發掘?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