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代的瘋狂 人們這樣批鬥「破鞋」(組圖)


文革期間,批鬥「破鞋」
文革期間,批鬥「破鞋」。(網絡圖片)

文革那個瘋狂的年代,在批鬥「地富反壞右」的同時,還有一類與政治不搭邊的女人成為批鬥對象,那就是所謂的「破鞋」。「破鞋」一詞據說來源於北京著名的八大胡同。那些沒有字號的出賣肉體者,在住宅的大門外,挑掛一隻繡花鞋,做為幌子。日久天長,風吹日晒,那隻繡花鞋就成了「破鞋」。於是「破鞋」就成為亂搞男女關係的代稱,即當時所說的男女關係或生活作風不檢點。而江澤民宋祖英這隻「破鞋」淫亂,周永康、徐才厚等人搞「破鞋」,早已經成為中國百姓茶餘飯後的笑料談資。

文革批鬥會開多了,某地的人發現,該地區批鬥會批鬥最多的竟是「破鞋」。批鬥會一般批鬥的有地主、資本家、走資派、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等「黑五類」,但在這些人後面總會有兩個「破鞋」。所謂的「破鞋」都是成對的,而且是一男一女,標誌就是脖子上掛個「破鞋」。

批判前面那些人其實都是走過場,認罪喊口號,人們都不是太認真。唯獨到了鬥爭「破鞋」的時候全場都興奮起來,主席台上的領導也不嚴肅了,也跟著群眾興奮起來。鬥爭「破鞋」是不需要認罪和喊口號的,因為「破鞋」是人民內部矛盾,是可以教育好的,大家並不知道領導怎麼教育好他們不再搞「破鞋」。有時有些人前幾天還是領導,過幾天也成了「破鞋」叫人批判,新來的領導還要教育他的老領導不要搞「破鞋」。

那時人們不但鬥「破鞋」,還有些人熱衷於抓「破鞋」,一個再有資格的領導,無論你是老紅軍還是老八路、老革命,只要叫人抓了「破鞋」,立即下臺接受批判。

其實文革被批鬥的「破鞋」們,用現在的眼光來看,根本算不上什麼,她們大多數其實並沒有寬衣入巷,也許就是性格開朗了一點,活潑了一點,對美的追求多了一點,按當時的說法也就是生活太「小資產階級」化了一點,甚至也就是比大多數人長得好看了一點,這些都成為「罪狀」。讓她們身邊的革命群眾不高興了,群起而攻之,必先搞臭羞辱而後快。

文革期間,對「破鞋」們的羞辱除了戴高帽,掛「破鞋」,敲銅鑼,搞批鬥。繁重的體力勞動也是必不可少的,曾經轟動一時謝晉導演的電影《芙蓉鎮》中劉曉慶就有一段掛著「破鞋」倍受欺辱的片段,真實的折射了當時人性的扭曲與對婦女的羞辱。

當今中國大陸,世風日下,笑貧不笑娼,「破鞋」一詞少被提及和使用,而「二奶」「小蜜」「小三」、「N奶」之風盛行,大有登堂入室,與原配一決高下之勢。

江澤民搞宋祖英這隻「破鞋」淫亂,是中國百姓茶餘飯後的笑料談資。
江澤民搞宋祖英這隻「破鞋」淫亂,是中國百姓茶餘飯後的笑料談資。(網絡圖片)

這股歪風邪氣起於中共高層,曾幾何時,中共高層搞「破鞋」淫亂,江澤民搞宋祖英這隻「破鞋」,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等人搞「破鞋」淫亂,都是中國百姓茶餘飯後的笑料談資。

若論共產黨最早搞「破鞋」淫亂的,當屬其鼻祖、「無產階級的導師」馬克思。根據研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專家程映紅教授考證,馬克思結婚時,娶的是一位出身資產階級的漂亮小姐燕妮。作為陪嫁,燕妮帶來一個女傭,名叫海倫・德穆特。馬克思「無償剝削無產者」海倫・德穆特的勞動,不斷姦污,使她懷孕生子。為了自己清白,讓共產黨的二祖師爺恩格斯替揹黑鍋,恩格斯收養了孩子,卻寄養在工人家裡。

若說起中共高層搞「破鞋」淫亂,江澤民並不是第一人。中共總書記向忠發與妻子分居後,住洋房,用大把黨費買妓女作小老婆。1931年,向忠發被捕後變節,被恥笑為「連妓女都不如」。

上樑不正下樑歪,此言非虛。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