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記者大鬧場激发讨论:何為言論自由(圖)


女記者掌摑在場當義工的香港留學生
女記者搧打在場當工作人員(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8年10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近日央視駐英女記者孔琳琳在英國保守黨會議上「鬧場」事件,在中國社交平台引發軒然大波。網絡意見明顯兩極分化,有人為孔琳琳「叫好」;有人為她的「表演」感到汗顏與憤怒。一些網絡名人也紛紛加入討論之中。

網傳視頻可見,孔琳琳當日在英國一場論壇上不斷大叫,工作人員試圖阻止她的這種過激行為,工作人員用手輕碰孔琳琳的右手臂,勸她離開。但孔琳琳繼續高聲呼叫「自己有權利」,然後突然拍打工作人員,另一名男性工作人員見狀,從背後緊捉孔琳琳的手臂。(參見:央視記者英國鬧場搧人 微博火爆或升級外交事件

事後,孔琳琳在微博表示,自己不是「打人」,而是「正當防衛」。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也在推特上表示,「為什麼在這場會議上,中國記者不能有權提問、發表意見?為什麼來自中國大陸的觀點遭到排斥?今後有這樣的會,一定請我去參加。」

相關話題引來許多網友討論。

有網友認為孔琳琳的行為是正當表達觀點,「這才是應該有的態度,想不到的是,孔琳琳這樣,居然有人還說她丟中國人的臉,……」

有網友認為,「孔琳琳這個事情的荒唐之處是,一個記者在國外才能享受言論自由的殊榮,而她的國人紛紛攻擊他國不自由。」

也有網友說,「無疑,這名女記者是愛國的,但愛的很膚淺,很沒品味,還帶有某種表演性質。……處置不當不但不能為國爭光,反而讓祖國蒙羞。孔琳琳深入思考過這個問題嗎? 孔琳琳考慮不到還可原諒,她所在單位央視考慮不到這一點就說不過去了。」

另有網友質疑孔琳琳的舉動超出了一名記者的工作範疇, 「一個受過文明教育的人,怎麼會輕易動手打人?」

浙江大學教授吳飛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從專業主義來講,記者是事實的陳述者與報導者,在很多情況下,不應該是事件的直接參與者,但中國的駐外記者,他既是記者,也是一個國家意志的宣傳者,所以傳統的專業主義的理念,並不完全適合對中國駐外記者的分析,因為這些記者有多重的角色。

人權律師劉曉原則在推特將中國的司法現實進行對比,「如是在國內鬧,刑拘不取保,很可能判刑。」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閭丘露薇指出,這次央視記者的表現,展現了共產黨治下的媒體制度,「為黨的利益服務,必須忠於黨」。

隨著孔琳琳事件不斷發酵,許多網路名人也加入到討論之中。

中國旅美學者文昭在視頻中指出,孔琳琳大鬧行為是中共愛黨教育的結果,堪稱現代版「戰狼」。

他調侃說,「她的這版戰狼比吳京演的還要驚爆,因為吳京的戰狼是以陷入戰亂的第三國家為背景,而孔琳琳一介女流,深入『虎穴』,是在英帝國的『心臟』,是不是更有所謂的『傳奇』色彩呢?但是我覺得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孔琳琳在被警方帶走的時候,應該喊『中國共產黨萬歲』,那就更加完美了。因為她就可以作為愛國主義大片的樣本,流傳青史了。」

「跟一部分中國人談法治、民主、言論自由,感覺就像跟盲人聊色彩。怎麼跟你形容紅色呢?你看不見啊。」在大陸有非常多粉絲的德國人雷克(德國自乾五)也在推特發布視頻,談起他無法理解一些大陸人口中說的「言論自由」。

他說,言論自由不是說可以不顧場合、無視規則地表達和攻擊他人,如果主辦方認為這破壞了應有的秩序,就有權把你請出去。在自由社會,有足夠多的其他場合和渠道可以發表各種不同意見。反之中國大陸卻不能,「希望她(孔琳琳)回北京後,去人民大會堂問問」,中國大陸為什麼沒有言論自由?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中國近年在國際場合有太多類似的事件發生,不管是官員、官媒記者、還是企業高管,他們對外展示的形象令人瞠目結舌。

今年1月24日,日本成田機場百餘名中國乘客因班級延誤,在機場與工作人員、警察爆發衝突,而後這些遊客高聲唱:「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這首歌曲,還要中國駐日使館來「維權」。

1月28日,伊朗德黑蘭霍梅尼國際機場和麥拉貝德機場因暴雪被迫關閉,網上披露的視頻顯示,一群中國乘客亂哄哄在機場高喊「中國」示威,據指要逼迫飛機起飛。

上月,中國曾姓一家3口遊客前往瑞典旅遊時,因入住時間不符旅館規定,被旅館職員禁止入住,結果引發曾姓家人不滿、大鬧瑞典酒店, 還把自己的怨恨渲染成一場民族事件,弄得中方外交部不斷在後面追著讓人家道歉,結果越描越醜,自己下不了台。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