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下令 軍統鄭介民赴北平誅殺漢奸(組圖)



1937年7月,日軍進攻平津,國軍在盧溝橋抗擊日軍。(網絡圖片)

1933年,日軍進逼平津時,張敬堯勾結日本,賣國漢奸蔣介石下令軍統特務處鋤奸鄭介民親赴北平,主持指揮平津特工成功誅殺了賣國漢奸張敬堯。

張敬堯(1881~1933年),安徽省霍邱縣人,北洋皖系軍閥骨幹。1918年~1920年,張敬堯任北洋政府湖南省督軍,因貪婪成性,遭到當地人民的強烈反對被迫辭職。此後,他先後在北洋軍閥吳佩孚、張宗昌、張作霖部下任司令、軍長等職。


卖国汉奸張敬堯。(網絡圖片)

1933年初,日軍關東軍參謀長阪垣征四郎開始收買北洋政府的殘餘軍閥和失意政客,想作為日軍進攻北平時的內應,達到完全控制華北的目的。張敬堯於是投靠日本和偽滿政府。阪垣征四郎委任張敬堯為「平津第二集團軍總司令」,撥給他活動費700萬元,要他出來牽頭,密謀在北平進行暴動,策應日本關東軍進佔平津。

當日軍進攻長城各口,進逼平津時,張敬堯便攜數百萬元經費,潛入北平,化名鉅賈「常石谷」,住進六國飯店,收集舊部,勾結流氓土匪,策動北平駐軍,準備配合日軍在北平城內暴動,並組織傀儡政府。

張敬堯的賣國行動,被國民黨復興社(軍統前身)報告了蔣介石。蔣介石立即指示特務處制裁。於是特務處長戴笠與副處長兼華北特區區長鄭介民開始密謀暗殺張敬堯。兩人進行了幾天策劃,決定由會講廣東官話和馬來亞土話的鄭介民化裝成南洋華僑鉅賈,赴北平指揮特工實施暗殺鋤奸。


國民黨軍統元老鄭介民,在台灣去世後被追授陸軍一級上將。(網絡圖片)

1933年4月的一天,鄭介民化妝成南洋華僑鉅賈,西裝筆挺,滿身洋氣,隨攜著10多只大皮箱,氣宇軒昂地住進了六國飯店。六國飯店建於1900年,是北平城裡最豪華氣派的西式酒店之一,位於東交民巷的核心位置,跟位於東長安街的北京飯店南北相望。在東交民巷,各国公使馆林立,还有教堂、银行和俱乐部等。

鄭介民住進飯店後,神態隨和,出手大方,很快就與茶房混熟,瞭解到張敬堯住的房間號數與位置。鄭介民又以散步與工作為由,多次到張敬堯的房間附近偵查,發現張敬堯與其副官以及參謀長趙庭貴三個人分住三樓三個房間,夜間睡覺經常變換房間。如果暗殺定在白天,人多不易下手,而且刺客難以走脫;若在夜間暗殺,又不知張敬堯當夜住哪個房間,且張的武功槍法都很厲害,弄不好就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於是,鄭介民召來華北特區天津站站長王天木、北平站站長陳恭澍和行動特工白世維,商議後決定多邀集幾個特工輪番上樓,伺機待動。

5月2日晚上,鄭介民向王天木、陳恭澍、白世維等人傳達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軍委會北平分會)的命令:限一個星期制裁前湖南督軍張敬堯。

5月7日清晨,國民黨特工開始了刺殺張敬堯的行動。

這天清晨,張敬堯剛剛起床洗漱,國民黨特工白式維出現在洗臉間的門口。張敬堯發覺有人,猛扭轉頭,白式維於是看清了張敬堯,迅速的對準張敬堯「砰、砰、砰」連開三槍,漢奸張敬堯當場中彈倒地。當飯店中正在熟睡的人們被驚醒時,王天木與白式維等人已迅速的跑出飯店,鑽進小轎車飛快地撤離了。汽車駛出東交民巷,來到王府井大街東安市場,王天木與白式維等人下車,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從發現目標到撤離六國飯店,前後不到五分鐘,軍統此次鋤奸行動幹得十分漂亮。

當天晚上,鄭介民得到軍委會北平分會的確實消息:鋤奸成功,漢奸張敬堯已於下午3時,傷重斃命於德國醫院。

第二天北平各報上刊登了「鉅賈常石谷,在東交民巷六國飯店中遭刺殞命」。

成功鋤奸後不久,軍統以「專除漢奸救國團」的名義,從報館拍發如下電報給北平市內一區警察署長祝瑞麟:

各報館轉全國同胞均鑒,漢奸張敬堯出身微賤,軍閥參與,竟更包藏禍心,陰謀建立華北偽國,受敵之700萬元之接濟,企圖在平津暴動,做賣國之先驅,為虎作倀,數典忘宗,此敗類不除,實國家之心腑患,民族之玷污,故本團於本月7日首誅該賊於北平六國飯店馬到成功,今後更願與全國同胞再接再厲,撲滅一切無恥漢奸,進而與敵人做殊死戰,還我河山直指故事爾。

專除漢奸救國團敬啟

此次軍統誅殺漢奸張敬堯幹得十分漂亮,有力打擊了侵華日軍及其漢奸走狗的氣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抗日決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