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領土唐努烏梁海是怎樣被蘇聯侵吞的?(圖)

2019-03-21 12:00 作者: 樊明方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唐努烏梁海曾是中國北部邊疆一塊美麗富饒的地方,後被蘇聯吞併。
唐努烏梁海曾是中國北部邊疆一塊美麗富饒的地方,後被蘇聯吞併。(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唐努烏梁海是清代烏梁海三部之一。以境內有唐努山,故名。分為五旗四十六佐領。旗各設總管一員,由駐紮烏里雅蘇臺的定邊左副將軍選擬奏補。1864年(同治三年)中俄簽訂《塔城界約》(即《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被沙俄割去西北部十佐領,相當今俄羅斯哈卡斯共和國和克麥羅沃州的南部地區。1911年(宣統三年)後中部二十七佐領為沙俄所強佔,東部九佐領為當時宣布「獨立」的喀爾喀封建主所佔領。十月革命後中東部三十六佐領一度由中國政府收復,並派遣專員駐紮其地。但不久又被迫撤退。東部九佐領之地今屬蒙古國庫蘇古爾省。中部俄佔二十七佐領之地於1924年宣布成立「烏梁海共和國」,1926年改稱「唐努圖瓦人民共和國」。1944年被併入蘇聯版圖,稱「圖瓦自治共和國」,1948年又宣布改為「圖瓦自治州」,1961年改名為圖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今為俄羅斯圖瓦共和國。

唐努烏梁海位於蒙古國的西北,北至薩彥嶺,南接唐努山。世界第七大河——葉尼塞河的上游流經其境。沿河地帶土地肥沃、水草豐茂,適宜畜牧耕作。山區森林茂密,盛產黑狐、銀狐、貂獺、灰鼠等珍貴毛皮。唐努烏梁海礦產資源極為豐富,鐵、鉀鹽、石棉、煤及有色金屬儲量頗大。在歷史上,這裡曾是中國北部邊疆一塊美麗富饒的地方。

沙皇俄國強行吞併 中國政府曾以武力收復

1864年,沙皇俄國與清政府簽訂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和《烏里雅蘇臺界約》,唐努烏梁海西北端阿穆哈河地區割歸俄國。此後,俄國加緊向唐努、薩拉吉克、托錦、克木齊克四旗所在地區滲透。1914年,俄國利用辛亥革命後中國國內局勢不穩、中國政府無力顧及唐努烏梁海一帶邊防的機會,悍然宣布對唐努等四旗實行「保護」。此後,俄國政府強行在唐努烏梁海建立俄國的司法和行政機構,加緊向此地移民。沙俄殘酷的殖民統治給當地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當地人民強烈要求中國政府收復領土、維護主權。《中俄蒙協約》簽訂後,中國為收復唐努烏梁海進行了4年之久的鬥爭。在外交交涉無效的情況下,1919年夏,中國政府以武力收復了此地。關於這一段歷史,中國史學界已作過一些研究,本文不打算再次論及,這裡只想對1919年後唐努烏梁海併入蘇聯的經過作一探討。

1919年回歸的唐努烏梁海只在祖國的懷抱裡生活了不長時間。不久,由於蘇聯(1922年以前為蘇俄)的影響,唐努烏梁海重新沿著一條脫離中國的道路發展,直至併入蘇聯。

早在十月革命爆發幾月之後,革命的衝擊波就到達了唐努烏梁海。1918年3月,布爾什維克黨人驅逐克木畢齊爾的舊俄官吏,在唐努烏梁海的俄國移民中建立了蘇維埃政權。隨後,移居海境的俄國貧民開始均分富有俄人的財產;受其影響,唐努烏梁海土著居民中也發生了類似事件。6月,布爾什維克黨人召集各旗代表到克木畢齊爾開會。29日,「烏梁海俄國居民代表」與各旗代表訂立了《脫離保護條約》。其中規定:唐努烏梁海從此不歸俄國「保護,完全獨立自治;交還舊俄白黨強行收去的各旗印信;現住該地的俄人照舊居住,其已佔土地歸其永遠享用;准許俄人繼續在唐努烏梁海貿易,對現住俄人進行登記,造冊送烏梁海官員備案;俄人不得隨意出租所佔房屋,遷移須經俄國官方和當地總管批准;俄人漁獵伐木須經當地官員許可;俄人與烏梁海人之間的訴訟案件,輕微者由雙方官員會同審理,嚴重者由俄國在烏梁海的有關機關處理;禁止新的俄國移民遷入海境;遇到外來威脅時,俄人與烏梁海人共同對付。從這個條約可以看出,當時俄國蘇維埃政權對唐努烏梁海的政策是:放棄「保護」的名義,同時將其當作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對待,支持它與中國分離。

蘇俄紅軍虎視眈眈 俄蒙兩方居心叵測

布爾什維克黨這次對唐努烏梁海的控制時間很短暫。同年8月,舊俄白黨捲土重來。前述「脫離保護條約」被宣布作廢,白黨繼續對唐努烏梁海實行「保護」。1919年夏中國軍隊的進駐結束了舊俄白黨對唐努烏梁海的殖民統治,但是白匪軍餘孽仍在興風作浪。中國軍隊佔領加大和克木必齊爾以後,海地敗潰俄兵在舊俄前駐克木必齊爾官吏的率領下,逃到唐努烏梁海東北部托錦旗森林之內,「時有蠢動之虞」。唐努烏梁海的俄國非法移民也伺機搗亂破壞。

此時蘇俄紅軍正在向西伯利亞進軍。1919年冬,薩彥嶺以北地區歸於俄國蘇維埃政權控制之下。1920年春,蘇俄紅軍「突於烏蘇河屯進兵五百餘名」,聲言要進攻海境。其時中國在唐努烏梁海的兵力十分薄弱,驟聞蘇俄進兵之訊,海人「異常驚恐」。嚴式超「為借事聯絡」、解決地方緊迫事務「以安人心起見」,與蘇方約定:5月17日,中國駐海長官與俄國蘇維埃政權駐米努辛斯克委員在白音皋勒舉行會晤。

在會晤中,嚴式超提出六條主張:此次會晤僅商辦緊迫的地方事務,重要問題應由兩國政府解決;「俄國政府未經各國正式承認以前」,俄國官員和軍隊不得深入烏梁海境內;海地現住俄人照常居住種地打草,但須照章納稅,俄國不得再向海境移民;「俄國未派領事以前」,海境俄僑應受中國官員保護,其違法行為應按中國法律處理;俄國新政府賠償中國唐努烏梁海各旗人民和漢族蒙族商人之損失;俄僑不得縱火焚燒烏梁海森林。

蘇俄方面提出三條,其第一條的主要內容是:俄國人與中國漢族蒙族及烏梁海人「從前在烏梁海之損失,應由各方合組一調查機關」進行調查,調查員中烏梁海人佔半數以上,俄方人員與「中蒙兩方」人員總數相等;中方交還去歲所俘俄國軍士;唐努烏梁海境內的俄國金礦由俄國政府繼續承辦;海境俄人在其住所附近捕魚不受限制;俄國擬修復在烏梁海之電線,並可由庫倫架設新線至唐努烏梁海;各旗被逐俄僑返回原處居住。俄方第二條的主要內容是:唐努烏梁海應屬何國尚未解決,現居海境之俄人及中國漢族蒙族人民,「均應暫歸各管長官管理」,烏梁海人應歸蒙官管治;在從事商業、林業、金礦業、漁獵業等方面,俄人與漢族蒙族烏梁海人權利平等;由「俄蒙兩方」共組管理機關管理海境一切經濟開發事宜;在海境設立俄國銀行。俄方第三條的內容是:「烏梁海現在區域,北以沙陽山脈及葉仁山脈為界,東以沙爾濟克山窩及沙爾特克直線為界,南以唐努山脈為界,西以塞漠階山脈為界。」

中俄兩方所提條款粗加分析,可以看出,兩方的立場是大相逕庭的。中方從唐努烏梁海是中國領土這一基本前提出發,要求俄國官員和軍隊不得進入海境(使用「俄國政府未經各國正式承認以前」這個限制詞反映了嚴式超等人的軟弱),同時表示允許俄僑照舊居住海境,只是要求他們照章納稅、接受中國政府的保護與司法管轄,這表明了中方與蘇俄友好相處的良好意願,是合情合理的。蘇俄方面卻公然否認中國對唐努烏梁海的領土主權,蓄意將中國政府的勢力徹底排除出唐努烏梁海,企圖恢復沙皇政府時代俄國在唐努烏梁海攫取的非法權益,造成俄國佔領海境的既成事實。當時外蒙古已經取消「自治」,中國政府已在外蒙古建立了新的行政機構,在此情形下,蘇俄方面竟主張烏梁海人只能歸蒙官管轄、「俄蒙兩方」共組管理機關管理海境,真是居心叵測。

這次會晤是在當地中俄兩國實力對比懸殊的情況下舉行的,蘇俄方面恃強提出大量無理要求,中方代表不敢與俄方作針鋒相對的鬥爭,對俄方的重大要求「只得以須俟請示中央庫倫兩方核辦之說,推開時日,藉作緩兵之計」。會晤僅在俄軍暫不進入海境、交還戰俘、俄人捕魚等問題上達成了共識。

蘇俄紅軍陳兵唐努烏梁海北境的狀況持續了數月之久。1921年1月,烏蘇和屯的蘇俄軍隊因與米努辛斯克一帶的舊俄白黨軍隊作戰,「陸續退去」。與此同時,進入庫蘇古爾旗北部的蘇俄軍隊300餘人也奉調北返,唐努烏梁海邊境暫時歸於平靜。庫烏科唐鎮撫使陳毅認為,「兩方俄黨內訌,自行退卻,烏梁海可保暫時平靜」,決定待庫倫形勢穩定後再向唐努烏梁海增派援兵。其實,此時唐努烏梁海形勢的平靜只是表面現象,一場暴風驟雨正在醞釀著。

1921年2月3日,綽號「瘋男爵」的俄國殖民主義分子恩琴率匪軍攻陷外蒙首府庫倫,陳毅北走買賣城,中國中央政府軍潰退庫倫以北。恩琴在庫倫得手以後,便派匪軍向西進攻烏里雅蘇臺、科布多、唐努烏梁海。1921年3月初(舊曆二月初),恩琴白匪向駐海中國官員和軍隊下了毒手。當時有一支由50名察哈爾人組成的游緝隊,奉陳毅之命前來烏梁海增援。這支隊伍在恩琴白匪佔領外蒙後叛變。恩琴白匪與這支隊伍糾集在一起,並煽惑一部分烏梁海人參加,共同向中國政府駐海官員和軍隊發動攻擊。嚴式超在1月間已經交卸職務,取道科布多、烏里雅蘇臺回京,新任唐努烏梁海參贊黃成滯留庫倫未曾到任。唐努烏梁海參贊公署秘書長以下官員全部遇難,公署衛隊官兵大多被槍斃。衛隊營副芳逢春率兵六七名逃至烏蘭固木。芳營副「以全軍被害,又因庫倫轄屬均經失守,無路求生,遂服毒身死。」衛兵張長青等8人因奉派赴烏蘭固木購買物品,「聞信乘間逃出」後,「隨同烏裡雅蘇臺衛隊回京」。入侵的舊俄匪軍與暴亂蒙人、海人「四處搶掠,傷人無數」,中國大陸商人「家財均被搶一空」。恩琴操縱下的外蒙偽政權向唐努烏梁海各旗徵調「戰馬賬房,一切應需物品」。唐努烏梁海一時間又成為舊俄白黨的天下。

然而,舊俄白黨畢竟是一株爛根之木。與在外蒙古地區的殖民統治轉瞬滅亡一樣,他們在唐努烏梁海的殖民統治也是曇花一現。1921年夏,蘇俄紅軍以支援東方被壓迫人民解放鬥爭的名義開入唐努烏梁海,盤踞海境的舊俄白黨遭到毀滅性打擊。從此,唐努烏梁海的歷史開始按照蘇俄設計的軌道發展。

蘇俄主導宣布獨立 「自治政府」名不副實

1921年8月13日,在蘇俄的導演下,唐努烏梁海各旗代表會議在克木畢齊爾舉行。蘇俄西伯利亞革命委員會和「蒙古人民革命政府」的代表參加了會議。會議宣布唐努烏梁海「獨立」,選舉產生了「自治政府」。

同年12月12日,唐努烏梁海大呼拉爾(人民代表大會)開幕。會議正式宣布唐努烏梁海是一個「人民的國家」,國名定為「唐努圖瓦共和國」,並公布了一個以蘇俄憲法為藍本的憲法。其中規定:土地、礦藏、森林、河流、湖泊等是全民財產;廢除人民政府成立以前的借款契約;對外貿易由國家壟斷;政教分離;學校教育非宗教化;只給勞動人民及人民軍士兵以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政治體制大體上與「蒙古人民共和國」相同。最高權力機關是大呼拉爾,每年開會1次,其代表由各旗佐和軍隊按照人口比例選舉,任期1年。大呼拉爾閉會期間,最高權力由小呼拉爾行使。小呼拉爾由25名至30名成員組成,對大呼拉爾報告工作。小呼拉爾選舉議長、書記長及3名委員主持其日常工作。政府由小呼拉爾選舉產生,組成人員是:總理、副總理、內務長官、外務長官、財務長官、司法長官。憲法中明確規定:「唐努圖瓦共和國」在國際關係方面處於蘇維埃俄國的保護下。克木畢齊爾改稱克孜爾,作為「首都」。同年,唐努烏梁海族名改為唐努圖瓦(TɑnnuTuvɑ)。

人民革命黨出現得晚些。在蘇俄的幫助下,1921年10月29日,唐努烏梁海的革命者召開會議,成立了組織局。次年2月28日,人民革命黨第一次代表大會正式召開。該黨是唐努烏梁海唯一的政黨,執掌著政權。

以上事實表明:1921年「唐努圖瓦共和國」的成立,與同年「蒙古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有著相同的歷史背景。在它們誕生的過程中,蘇俄這個得力「助產婆」出力甚多。就依附蘇俄這點而言,「唐努圖瓦共和國」更超過外蒙。

唐努烏梁海「獨立」以後,蘇俄很快給予承認。1921年9月9日,蘇俄政府以外交人民委員的名義宣布:「不把唐努圖瓦視為自己的領土,對此地沒有任何野心。……蘇維埃俄國政府,並不想根據唐努圖瓦領域內有很多俄羅斯移民的事實而提出權利要求,但認為必須同唐努圖瓦民眾及其行政統治機關締結協定,以保護這些移民即居住在這裡的俄羅斯工人和農民。然而,任何時候也不以武力威脅圖瓦的國土。」隨後,根據與唐努烏梁海當局的協定,海境俄國移民建立了一套機構實行「自治」。1925年7月22日,蘇聯與「唐努圖瓦共和國」簽訂「友好條約」,雙方建立正式「外交關係」。蘇聯重申放棄舊俄時代確立的對唐努烏梁海的「保護」權。

蘇聯雖然表面上放棄了對唐努烏梁海的「保護」,但是實際上操縱著新成立的「人民政權」。蘇聯軍隊駐在唐努烏梁海不走,蘇聯商業、金融部門在海境建立了分支機構。1922年後的一段時間,中國大陸商人在海境的貿易事業有所恢復,蘇聯支持下的「唐努圖瓦共和國」當局就對這些商人課以高額賦稅,迫使其破產。他們的生命安全也受到威脅,最後於1925年被全部逐出了唐努烏梁海。蘇聯商業金融機構壟斷了該地的經濟命脈。在蘇聯的隔離政策下,唐努烏梁海的邊界被關閉,只有同蘇聯接壤的部分例外。除蘇聯和外蒙以外,其他地方與唐努烏梁海的通信聯繫只有通過西伯利亞才有可能,中國大陸與海境的聯繫基本上中斷了。

蘇聯控制唐努烏梁海的道路並非一帆風順。1924年春,該地的一些封建主和喇嘛舉行暴動,反對蘇聯控制唐努烏梁海,宣布唐努烏梁海併入外蒙。當年夏天,暴動被蘇聯軍隊鎮壓下去。同年,外蒙古當局要求唐努烏梁海劃歸蒙古人民共和國。蘇聯起初明確地予以拒絕。外蒙古當局再次提出要求,並請求組織一個俄蒙委員會來調處唐努烏梁海問題。蘇聯遂與外蒙當局談判,對唐努烏梁海與外蒙在庫蘇古爾湖以西的邊界做了小幅度的調整。此後,蘇聯對唐努烏梁海與外蒙之間的關係做了明確安排。在蘇聯的促使下,1926年8月,「唐努圖瓦共和國」與「蒙古人民共和國」簽訂「友好條約」。該約以1921年的「蘇蒙條約」為範本,其中規定:訂約雙方彼此承認「獨立」,並互派外交代表。

1926年11月24日,「唐努圖瓦共和國」第四屆大呼拉爾宣布:國名改為「圖瓦人民共和國」。大會通過的新憲法,再次確認了土地公有等原則。這個憲法的序言和句法結構,與1918年7月的蘇俄憲法、1924年11月的「蒙古人民共和國」憲法,幾乎完全相同。此後,唐努烏梁海開始了蘇維埃化進程。

1928年召開的人民革命黨第七次代表大會,授權中央委員會在全唐努烏梁海建立黨的基層組織和革命青年團的支部。一支按照蘇聯軍隊模式建立的軍隊,在1929年達到1600人,蘇聯人在軍中充當教官和政治指導員。在1929年召開的人民革命黨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會上,企圖維護喇嘛教傳統地位的右翼領導人被清洗出去。隨後,唐努烏梁海開始了「反封建革命」。1930年四五月間,「圖瓦貴族和俄僑富農企圖推翻政府的反革命事件」遭到武力鎮壓。人民革命黨中央委員會通過決議,沒收剝削階級的財產,清除喇嘛教,實行農牧業集體化。到1931年年中,唐努烏梁海的集體牧場達到166個,這種仿效蘇聯集體農莊而建立的集體經濟組織存在很多弊端,引起廣大群眾不滿,不久宣布解散,小規模的私有農牧業經濟被允許繼續存在。1931年,一種新的文字在唐努烏梁海推廣開來,蒙文停止使用。次年,「圖瓦人民共和國」效法蘇聯開始實行第一個五年計畫。

1936年,「圖瓦人民共和國」舉行成立15週年慶祝典禮,國際社會中派遣代表前往致賀的只有蘇聯一國。

戰爭期間非法兼併 蘇聯對外秘而不宣

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國侵入蘇聯。當天,「圖瓦人民共和國」大呼拉爾宣布:「圖瓦人民將挺身參加蘇聯人民反對法西斯侵略者的鬥爭,並要為此竭盡一切力量和手段,直到取得最後勝利。」接著,「圖瓦人民共和國」派兵參加蘇聯衛國戰爭。在戰爭最激烈的時期,「圖瓦人民共和國」向蘇聯運去馬4萬匹、牛羊60萬頭、驅逐機一大隊、食物5列車。1943年3月,人民革命黨領袖托卡率代表團赴蘇慰問蘇軍將士。代表團帶去肉187噸、魚73噸、黃油54噸、灌腸18噸、長靴1萬雙,毛皮外套5000件。代表團在莫斯科和前線受到蘇方的隆重歡迎。當時唐努烏梁海人的帳幕裡普遍懸掛著斯大林、加里寧、伏羅希洛夫等蘇聯領導人的相片。

這些並不是事情的全部。經過長期準備的秘密兼併終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前一年發生了。1944年8月17日,「圖瓦人民共和國」小呼拉爾非常大會通過一個宣言,「請求」接納唐努烏梁海加入蘇聯。同年10月11日,蘇聯最高蘇維埃決定接受這一「請求」。10月13日,俄羅斯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最高蘇維埃主席團發布命令,將唐努烏梁海作為一個自治省劃入俄羅斯聯邦的建制。蘇聯當時對此事秘而不宣,官方未發表聲明,塔斯社也沒有報導。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蘇聯兼併唐努烏梁海才為世人所知。

1945年8月,中蘇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該約對外蒙地位做了明確規定,對唐努烏梁海問題未特別提及,含糊過去。1945年年底,蘇聯舉行最高蘇維埃代表選舉,同年10月11日,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在公布選舉區時,將唐努烏梁海列為第299選區。通過中國駐蘇大使傅秉常的調查,國民政府知道了此事,但未表態。1948年3月17日,蘇聯廣播電臺宣布:「圖瓦人民共和國併入俄羅斯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為圖瓦自治省。」4月23日,中國國民政府國防部第二廳廳長侯騰向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報告了此事,並指出:唐努圖瓦共和國「原為我唐努烏梁海之西部」。唐努烏梁海「向非庫倫外蒙政府所屬,尤非蘇聯領土,前此蘇聯予以佔領,我迄無行動。此際在外交上似應明確表示,保留對蘇聯提出交涉之權利」,「以免自陷於默認之境地。」蔣介石覽後批示:「先交外交部核議,並飭國防部第二廳將民三、民九、民十五、民卅二各年蘇方對唐努進行侵略時我方所取對策詳報。」5月1日,侯騰向蔣介石呈上「蘇方歷次侵略唐努烏梁海暨我方反應各情對照表」。同年5月7日,中國政府通過駐蘇大使向蘇聯政府提出嚴重抗議,並聲明保留一切權利。蘇方置若罔聞,始終未予答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