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於「三個自信」的齊奧塞斯庫(圖)



死於「三個自信」的齊奧塞斯庫(網絡圖片)

齊奧塞斯庫認為自己是這樣的一個「神」,一個自以為永遠不可受到侵犯的「神」。與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領導人一樣,齊奧塞斯庫的頭頂上也堆砌著不可勝數的光環:「人類的星辰」、「喀爾巴阡山的天才」、「思想的多瑙河」、「掌握國家面臨的所有問題的答案的領導人」、「民族英雄中的偉大英雄」、「當代世界的傑出人物和光輝戰士」……

1989年的春天之神俯瞰大地的時候,可能驚異地發現地球上有塊地方「換了人間」,那塊地方叫東歐。匈牙利、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等東歐國家一個接一個相繼發生顏色革命。齊奧塞斯庫卻處變不驚,除了一味加強維穩,沒有採取任何其它措施。齊奧塞斯庫這麼淡定也不無緣故,作為東歐國家「三個自信」——幹部自信、軍隊自信、人民自信——理論的締造者、實踐者、倡導者,管別人信不信,齊奧塞斯庫自己是相信的。

歷史檢驗齊奧塞斯庫的「三個自信」,只花了9天時間。前4天爆發,接下來2天崩盤,後2天亡命,最後1天是審判與槍斃。

1989年12月16日,羅馬尼亞西部邊境重鎮蒂米什瓦拉發生了群體性事件。17日,齊奧塞斯庫下令軍隊開槍平暴,死傷慘重。18日,齊奧塞斯庫按既定方針前往伊朗進行為期三天的國事訪問,將蒂米什瓦拉交給其他高官處置。

齊奧塞斯庫有個與斯大林、毛澤東一樣的癖好,認為「幹部是決定的因素」,羅馬尼亞人民日子不好過,但官員的日子好過,齊奧塞斯庫相信高官們必定全力以赴維護自己的權益。——這就是齊奧塞斯庫的「幹部自信」。

在齊奧塞斯庫出訪的三天裡,國內形勢急轉直下。齊奧塞斯庫下令軍隊向首都集中。一聲令下,數萬軍隊連夜開赴首都各指令地點。這得益於各共產黨國家的「黨指揮槍」,也是齊奧塞斯庫的「軍隊自信」。

羅馬尼亞位於歐洲,齊奧塞斯庫難免沾染些西歐國家領導人的惡習,齊奧塞斯庫也喜歡面對群眾發表演講。每一次演講,無不歡聲四起、掌聲如雷、好評如潮。這樣的氣氛助長了齊奧塞斯庫的「人民自信」,他毫不懷疑人民與黨心連心、一條心、不變心。——這是齊奧塞斯庫的「人民自信」。正是出於「人民自信」,齊奧塞斯庫作出了一個「亡黨亡國」的決定:21日在首都布加勒斯特舉行群眾集會。

21日中午12時,齊奧塞斯庫在布加勒斯特中央廣場面向10萬人發表演講,羅馬尼亞中央電視臺現場進行直播。演講剛進入高潮,齊奧塞斯庫突然感到群眾的歡呼聲有點不對勁了:不是他聽慣了的「齊奧塞斯庫萬歲」,而是「打倒齊奧塞斯庫」。那聲音由遠而近、由小到大,終於變成了雷鳴般的怒吼。——齊奧塞斯庫被迫中止演講,躲進了羅馬尼亞黨中央大廈。

僵持一天後,22日上午10時,軍隊出現倒戈,從布加勒斯特市中心撤出,防爆警察隨即也作鳥獸散,示威群眾一舉包圍了黨中央大廈。22日中午,在無數群眾的注目下,一架「海豚型」直升飛機降落到黨中央大廈頂部,接走了齊奧塞斯庫等人。齊奧塞斯庫的機庫中有直升飛機12架,其中「海豚型」直升飛機每架價格1900萬法郎,每架直升飛機上都為齊奧塞斯庫的愛犬「考布上校」設置了專用座位。

直升飛機飛到首都郊區齊奧塞斯庫的個人別墅後,一併潛逃的中常委曼內斯庫、博布開了小差。——高官不跟齊奧塞斯庫走了。齊奧塞斯庫夫婦和秘密警察頭子尼亞果伊及一名貼身警衛馬里安繼續亡命。直升飛機駕駛員是一名軍人,他故意將直升飛機開得很高以讓雷達偵察得到,最後還藉故降落下來。——軍人不跟齊奧塞斯庫走了。齊奧塞斯庫夫婦被迫選擇陸路逃跑,警衛馬里安趁機逃走了。——身邊人也不跟齊奧塞斯庫走了。此時,在剛成立的救國陣線的指揮下,全國各地通過電視廣播形成了一個抓捕齊奧塞斯庫的天羅地網。在齊奧塞斯庫逃往特爾戈維什蒂的路上,成千上萬的群眾自覺湧上各條公路充當「人障」,公路上的汽車根本開不動。——人民也不跟齊奧塞斯庫走了。23日,齊奧塞斯庫夫婦被抓獲。

25日,經短暫審判後,齊奧塞斯庫夫婦在登博維察縣兵營的一塊空地上被處決,齊奧塞斯庫連同他那著名「三個自信」一併壽終正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