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衰的對手依然牛皮 有的還掐著我們的脖子!(圖)

原標題:罵不死的三星,只是更加掐緊了中國手機的脖子

2019-04-07 06:30 作者: 徐艷麗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星、諾基亞(Getty Image 合成圖)

【看中國2019年4月6日訊】我們還遠未做到無可撼動的世界第一,我們唱衰的對手卻依然牛皮。

1

2017年底,距離薩德入韓和Note7爆炸一年有餘,三星手機在中國的市場份額跌至0.8%,幾近禿瓢。新仇舊怨,洶洶民憤,幾個月後上市的三星S9旗艦,第一個月在華出貨剛到8萬臺,趕不上同期開售的OPPO新機一天的銷量。

從那時起,Sumsung在中國成了「三喪」。「慘敗」、「潰散」、「痛失」中國的三星手機,乾脆利索地關停了深圳、天津兩家工廠,遣散3000名中國員工,轉頭以越南、印度為生產主力。

三星走了,手裡卻仍死死掐著中國手機的七寸。

去年上市的華為旗艦機Mate 20系列,預產階段等米下鍋,全球面板產業老大三星電子拒絕提供頂級AMOLED屏幕,老二LG電子補位,後來Mate20出現綠屏事件。

華為綠屏那幾天,三星GALAXY官博發了六個字:屏實力,不焦綠。

三星的手機屏,技術、產能、良品率全球第一,蘋果跟三星打了好幾年官司,iPhoneX還是要用、且只能用三星的OLED顯示屏。

上一屆安卓機皇HTC,當年市值碾壓諾基亞、登頂MWC(世界移動通訊大會)「最佳手機公司」,然而被三星卡住屏幕和零部件供應命脈,後者一斷供,產能鎖死,臨時換屏,傷及元氣。HTC滑鐵盧過去七年了,國內的華為Mate 9、Mate10、小米Mix2、OPPO R系列、vivo X系列、一加、魅族等眾多品牌旗艦機的屏幕,依然依賴三星。

2017年,三星在OLED屏幕市場的佔有率達到89%。京東方、天馬、維信諾等大大小小的國產面板廠商加在一起,總共佔全球OLED手機屏出貨量的4%。

手機屏只是三星壟斷的一個技術C位。

存儲器領域,不管是當下主流的DRAM內存還是SSD固態硬碟,三星都是第一。

據IDC 2016年統計,三星在全球SSD市場中擁有39.6%的市場份額,比二三四五名加起來都多。英特爾原來是第一,後來成了三星的三分之一。

移動設備的DRAM內存,三星從2012年到2017年佔有率一直保持在50%,有時甚至衝到60%以上(Statista數據)。這個市場至今保持14%-20%的年增長,體量超過三千億,被三星控制得死死的。

半導體產業,2017年三星半導體銷售額正式超越英特爾成為全球第一。台積電的晶元代工不比三星差,但高通的驍龍5G晶元最終選擇三星代工,因為高通想拿下三星S和note系機型的晶元訂單。

三星,就像手機界的巨無霸,你走哪條路都有它。它是全球唯一擁有手機行業全產業鏈的廠商,它自己就是一個隊伍。

2018年,三星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份額中佔比19%,連續7年位居第一;排名第二的蘋果佔比13.4%,華為13%,小米7.9%。

去年第二、三季度,華為手機出貨量一舉反超蘋果攀升全球第二,余承東一句「華為穩了」萬人點讚。隔壁韓國,三星手機CEO高東真焦頭爛額,他為業績下滑俯首道歉,誓將發力折疊屏手機度過難關。

幾個月後年報出來,華為半年收入和利潤不及蘋果一個季度,手機出貨量上,三星是2.6個小米,1.5個華為。

2

在國內,黑三星是意識形態正確。但三星不是被黑得最慘的,最慘的是上屆老大諾基亞。諾基亞在中國是一股神秘力量:衰落是我,倒閉是我。

2018年11月,在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對華為密集圍堵的節骨眼上,諾基亞宣布與國內三大運營商簽下價值150億元5G框架協議(中移動後稱協議與5G無關)。

消息一出,網友嘩然,

熱評第一是「舍華為和諾基亞合作,三大運營商真讓人無語!」;

熱評第二是:「What?諾記還活著?!」

154年老牌通信巨頭哭暈在芬蘭。自從智能機淘汰功能機,諾基亞已不當大哥很多年。

2013年,連續14年雄踞世界第一、年銷4.3億部的手機帝國諾基亞,以54億歐元的恥辱價把版權賣給微軟。那兩年,諾基亞全球數萬高管和工程師向其他科技巨頭四散,「隕落」「消亡」「逝去」成為諾基亞專屬頭銜。

直到2017年,「死透了」的諾基亞突然以1850億元年營收重新殺回世界500強,在幾乎「沒賣一部手機」的情況下,超越愛立信成為全球第二大通訊設備製造商。

在華為頻遭排擠的歐美日韓澳,諾基亞的5G網路旌旗飄飄。

2018年7月,諾基亞從針插不進的美國拿下全球迄今公開的最大一筆35億美元5G訂單,計畫為美國推出第一個全國性5G通信服務;

在日本,諾基亞與電信運營商NTT DoCoMo簽署了一項重大5G網路建設協議,該運營商擁有日本近一半的移動用戶;

在中國,諾基亞與國內三大運營商簽下約150億人民幣通信運營協議;在歐洲、西亞、韓國、澳大利亞,諾基亞眾多5G部署開工上馬。

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統計,諾基亞的5G標準必要專利聲明量超過1471件,在全球通信廠商中排第二,佔比13%,僅次於華為的17%。

所謂標準必要專利,就是技術過路費。

原則上,只要你將來設計的手機支持5G,無論用沒用我的產品,都會不可避免地使用我的專利,用了專利就要交錢,且費率我說了算。當年高通兩次起訴魅族索賠近6億專利費,就是因為手裡攥著大量3G、4G標準必要專利。

這樣的硬核專利,諾基亞有1.2萬項。其中1/3是GMS標準(2G)專利,1/4是W-CDMA標準(3G)專利,1/5左右是LTE標準(4G)專利。

以上僅是冰山一角。據粗略統計,諾基亞已公開的全部通信專利數量達到181599件。


(數據來源:智慧芽全球專利資料庫)

業內有言,三流企業做產品,二流企業做品牌,一流企業做標準。憑藉手中海量專利,諾基亞每年可以向蘋果、華為、三星、小米、LG等近40家智能手機製造商收取高額專利授權費。就算諾基亞不賣一部手機,一年至少躺賺230億元。

中國三大運營商選擇與諾基亞簽訂5G協議,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中國2G-4G的核心基礎設施大量都由諾基亞完成。諾基亞是中移動4G招標中份額最大的非本土廠商。

在中國企業缺席那些年,高通、三星、諾基亞、愛立信幾乎制定了通信世界的一切教義。

到了5G,華為手握1900多項核心專利,終於熬成全球第一。即便如此,上個月的2019年世界移動通訊大會上,對「歐洲是否會封禁華為」,諾基亞CEO蘇裡公開回應:封殺中國電信公司不會影響歐洲5G建設。任何領域,強大到孤獨才會有絕對的征服。

3

若不是5G之爭,「詐屍」的諾基亞已被我們掃入歷史的塵芥堆。這早已不是國外老牌巨頭第一次被吃瓜群眾強行報廢。

3月12日,一篇《寳潔退市》的新聞炸響快消圈,一時間,「寳潔退市,快消巨頭輝煌不再」、「4次更換CEO,砍掉上百個品牌」、「裁員近萬,業績倒退回十年前」等負面消息氾濫。

一頭霧水的寳潔中國員工和高管一覺醒來不是「被失業」就是「被關門」,不得不四處闢謠、否認三連:我們沒退市、我們沒失業、我們沒關門,寳潔只是申請從巴黎摘牌,股票繼續在紐交所交易。

進駐中國30年、旗下300多個品牌、世界500強中日化行業排名第一的全球快消帝國寳潔,在中國隔三差五「死」一遍。然而,就在國內唱衰寳潔的3月12日,寳潔在美股首次突破100美元,3天後升至102.44美元。寳潔總市值隨之突破2543億美元,相當於4.3個百度,7.4個小米,78個上海家化——上海家化是國內目前唯一市值過二百億的日化企業。

這還遠不算寳潔的高光時刻。

2008年,寳潔全球銷售額達到逆天的835億美元,成為當時世界上市值第6大公司、利潤排名全球第14。巔峰之後,受金融危機、消費升級、零售電商化以及大公司病、品牌多元化等問題困擾,寳潔業績起起伏伏,2017年回落至651億美元。寳潔的失意成功引起國人注意。於是,繼「慘敗!三星」、「滾蛋!樂天」、「失靈!蘋果」、「再見!東芝」之後,坊間噴噴群裡又新增一個「別了!寳潔」。

人們喜歡看英雄誕生,更喜歡看神話破滅。

在中國,由於其日化佔有率將近47%、洗護髮產品一度高達50%以上的壓倒性地位,寳潔成為快消行業風向標,它的任何「不佳」都被解讀為掉隊甚至敗潰。

寳潔被黑得最厲害的那幾天,朋友圈裡有業內人忍不住發聲:

快消圈裡有句箴言:寳潔的人能在人均收入每天2美元的地方賺到錢。

2018年,在總體形勢下行情況下,寳潔在中國市場取得了7%的銷售增長,以不到全球1/10的業務量,貢獻了超過30%的增長佔比。中國成為寳潔在全球增長最快的市場。在天貓,寳潔10年間業績增長了1000倍,去年雙11預售期,寳潔旗下僅OLAY小白瓶系列即售出80萬件,一千塊一瓶的SK-Ⅱ神仙水經常大面積搶斷貨。

這兩年寳潔聚焦最賺錢的業務,砍掉100多個品牌「斷臂瘦身」致業績下跌,但淨利潤和利潤率卻穩中有升。

寳潔前董事長杜普雷有句名言:「如果你把寳潔的大樓和品牌留下,把員工帶走,這家公司一定會死。但是如果你把錢、大樓和品牌帶走,但讓員工留下來,10年內我們將重建一切。」

對寳潔而言,最貴的不是300多個品牌,是寳潔人。

寳潔的人才培訓體系堪比一所MBA學校。據不完全統計,美國500強公司的CEO中有至少幾十個都是從寳潔「畢業」的——前微軟CEO鮑爾默、通用電氣CEO伊梅爾特、波音公司董事長邁克納尼、惠普和eBay前CEO惠特曼、3M公司CEO麥克納尼、雅詩蘭黛CEO及聯合利華CEO……

在中國,「寳潔系」人才更是幾乎撐起半個本土營銷圈。

阿里內部的寳潔人有一個單獨的群,據說現在已超過200人。副總裁彭靂琦是二十多年的寳潔老兵,天貓總裁靖捷原來在寳潔負責招人。

同樣有寳潔背景的人才,騰訊有一百多人,京東有幾十人,原京東高級副總裁熊青雲曾做到寳潔大中華區市場部副總裁。

除此之外,獵聘創始人戴科彬、唯品會副總裁孫格非、原藝龍CEO崔廣福、原1號商城總裁祝鵬程、前蘇寧營銷總部副總裁郭冬東、寳寳樹CEO王懷南、前飛凡網CEO李進嶺……都是寳潔舊人。

寳潔寳刀未老,神話也未寂滅。

4

「三星涼了,寳潔藥丸,諾基亞衰落,蘋果下凡,國外品牌都挺慘……」

網上搜「衰落巨頭」,但凡你熟悉的國外品牌幾乎都被擼了一遍。

「俠」之大者,鄙視日本、美國、西歐、韓國,看衰三星、索尼、蘋果、諾基亞……

唱衰對手並不能使我們自己更強大,反而能麻痺神經,對別人的搏命進擊掉以輕心。

寳潔從本世紀初起,每年至少投入超3.5億美元用於市場研究,每年在約60個國家與超過500萬名消費者溝通,每年開展15000個消費者溝通方面的項目研究。

三星已成全球研發投入最高的公司,2017到2018年研發經費達134.37億歐元(折合人民幣1021億元,相當於百度全年營收),燒錢砸技術之外,集團高層還在不斷親赴歐美日,開出比CEO還高的工資去世界500強公司裡挖人。

諾基亞在可以躺贏的情況下,富集4萬名工程師爭分奪秒攻關5G,「諾基亞手機」這個品牌在賣給微軟又倒賣給富士康皆半死不活之後,於2016年重回諾基亞手中,授權HMD重新生產,去年密集發布數款諾基亞新手機,銷量增長782%,市場份額殺回全球第九……

中國企業這幾年很牛,但三星依然在稱霸,諾基亞悶頭做大,寳潔佔據貨架,菲利普電動牙刷和戴森吹風機比國產品牌貴十倍,依然被信賴和哄搶。

諾基亞前CEO Jorma Ollila在回憶錄中說過一段話,大意是:如果公司在最鼎盛時閉門塞聽,內部官僚作風盛行,忽視競爭對手的創新與市場需求,即使做到市場第一,也會被無情拋棄。

我們還遠未做到無可撼動的世界第一,且我們的對手依然牛批。虎狼環伺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夜郎自大,出師未捷先心醉神迷,看不清對手低調發力、暗裡使勁。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