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二蔣介石清黨救國 白崇禧圍剿中共(組圖)

2019-04-12 04:30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下令清黨,代參謀總長兼淞滬戒嚴司令白崇禧奉命圍剿中共
1927年4月12日,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下令清黨,代參謀總長兼淞滬戒嚴司令白崇禧奉命圍剿中共。

1927年3月,白崇禧指揮北伐軍所向披靡,擊敗北洋軍閥孫傳芳主力,攻克光復浙江杭州和上海。周恩來中共和蘇聯勾結,企圖篡奪蔣介石國民黨對於中國革命的領導權,分裂國軍,並圖謀武裝叛亂。4月12日,蔣介石下令清黨,白崇禧奉命圍剿中共,打響了反共救國的第一槍。四・一二清黨後的第六天,蔣介石創建了南京中華國民政府

中共滲透黃埔第一軍 萬人圍攻北伐總指揮部

上海工人糾察隊,周恩來任副總隊長
1927年,「四・一二清黨」前,中共操控的工人糾察隊在上海遊行,向蔣介石北伐革命軍示威。

上海工人糾察隊,周恩來任副總隊長
中共操控的上海工人糾察隊,周恩來任副總隊長。

1927年3月,白崇禧率北伐軍攻佔上海後,在龍華設立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為維護社會治安和穩定秩序,白崇禧要求中共操控的上海總工會停止罷工遊行,並要解除工人糾察隊的非法武裝,取締在上海街頭橫行霸道的中共便衣隊及別動隊。

早年便跟葉挺、葉劍英等人關係密切的黃埔第一軍第1師師長薛岳,違抗總指揮白崇禧的命令,帶領第1師公開支持中共操控的工人糾察隊,並貼出佈告宣稱「要保護上海總工會」。

中共表面上聲稱擁護蔣介石北伐軍接管上海,暗中卻蠱惑拉攏薛岳等國軍將領反蔣反白,分裂國軍。中共總書記陳獨秀、周恩來等人多次召開特委會,認為「在上海最左的軍隊是薛岳,薛表示說打右派非群眾不可」,「我們要絕對不承認蔣(蔣介石)、白(白崇禧)行動,如白來行動,我們除抵抗外,要以總同盟罷工等政治宣傳作深入群眾的宣傳。」中共動員上海工商學界和各區黨員開大會,大張旗鼓宣傳「上海人民擁護薛岳第1師留在上海」(中共《特委會記錄》1927年3月)。

薛岳想招收1500名工人擴充軍隊,中共便決定派遣1000名左傾分子和黨團員滲透進蔣介石嫡系黃埔第一軍,並贈送武器和子彈給薛岳(中共《特委會記錄》1927年3月)。中共還有一份情報說:「第一師師長薛岳,毫無宗旨,利祿心重,半左半右,帶投機色彩,已由周恩來用各種手段聯絡,將來可望利用。」(《清黨運動》)

在拉攏薛岳等將領的同時,周恩來發動數萬人上街示威遊行,並組織萬人包圍白崇禧在龍華的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派人尋釁鬧事,無理取鬧,氣焰十分囂張。

不久,薛岳風聞蔣介石要把第1師調離上海,立即找到上海中共中央負責人,竟然向中共建議「把蔣介石作為反革命抓起來」。蔣介石親赴黃埔第一軍視察,發現有不少軍官左傾親共,因此深感中共對於北伐大業和國軍的危害,更是堅定清黨之決心。

滲透打入國民黨內部 中共企圖篡奪領導權

為了藉助國民黨的力量發展自己,中共違反孫中山提出的「聯俄容共」前提條件,即「共產組織甚至蘇維埃制度,均不得引進於中國」(1923年《孫文越飛聯合宣言》),違反孫中山提出的「共產黨須服膺三民主義,服從國民黨的綱領,遵守國民黨的紀律,不得赤化中國」,千方百計附體滲透國民黨。毛澤東、譚平山等人以個人的身份公開加入國民黨,還有葉劍英等一批共產黨員秘密潛伏在國民黨各級組織中,伺機篡奪國民黨的領導權。

當時,國民黨執監委暨候補委員八十名中,共產黨員已佔據三分之一,親共之左派亦佔三分之一,國民黨中央黨部各部部長暨其秘書,共產黨員亦佔一半以上,國民黨各地方黨部亦已大部分被中共操縱。

北伐一開始,中共便利用黨代表和政治部,企圖將國民黨的軍隊變成共產黨的軍隊。蔣介石在廣州統率七個軍出征北伐時,六個軍均被共產黨滲透,政治部主任有五人是共產黨員。只有李宗仁、白崇禧為防止中共滲透,特意不准中共黨代表參加北伐第七軍,後來又將共黨分子全部逐出桂軍。而在號稱「鐵軍」的第四軍張發奎所部,潛伏著葉挺、葉劍英、賀龍、陳毅、林彪、粟裕等一批日後中共的將帥。

蘇俄指揮中共暴力排外 嫁禍栽贓蔣介石總司令

3月24日,為打擊嫁禍堅決反共的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挑撥外國與國民政府交惡,中共奉共產國際指示,讓北伐軍副黨代表李富春和林伯渠煽動軍隊,在南京對英美日領事館及外國教堂、學校、醫院、商店、住宅進行燒殺姦淫,製造了「南京慘案」。被激怒的西方諸國向國民政府和蔣介石提出外交抗議,要求賠償損失。上百艘外國軍艦集中在南京上海地區,黃浦江上佈滿了外國軍艦,軍艦上的大炮均已瞄準上海,而且租界裡新近調來了不少外國軍隊。

4月6日,北洋軍政府首腦張作霖派遣軍警突襲北京的蘇聯大使館,逮捕李大釗等中共領導人,並搜出共產國際發來的大量指示、訓令、中共文件和武器彈藥。其中一份莫斯科訓令稱:「必須設定一切辦法,激動國民群眾排斥外國人」,「不惜任何辦法,甚至搶劫及多數慘殺亦可實行」,證實蘇俄指揮中共顛覆國民政府。

蘇俄中共密謀顛覆 汪精衛政府公開反蔣

3月份,北伐第六軍副黨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共產黨員林伯渠(林祖涵)密告中共領導人張國燾,武漢汪精衛國民黨中央密令程潛率第二軍和第六軍控制南京地區,以阻止蔣介石另建中心,如蔣介石抗拒,則令程潛密捕蔣介石。林伯渠還說這個密令,似是鮑羅廷授意,武漢方面各主要人物所一致同意的。張國燾立即秘密通知上海中共中央,對程潛給以協助。不過,程潛並非中共黨員,雖對蔣介石不滿,但也並無深仇大恨,故反蔣並不堅決(《張國燾回憶錄》)。

鮑羅廷和中共企圖秘捕蔣介石的計畫,因第六軍軍長程潛不願執行而告失敗。林伯渠找到程潛時,程潛表示:「那不行,我不能做分裂國民黨的罪魁禍首。」(李世璋《關於北伐前後的第四軍》)

4月1日,在法國養病的汪精衛經由莫斯科抵達上海,復任國民黨中央主席和國民政府主席。在蘇俄和中共的煽動蠱惑下,原北伐第八軍軍長唐生智、第四軍新任軍長張發奎率領所部軍隊狂熱堅決擁汪反蔣,而從廣州出征北伐的廣東國民政府主席兼第二軍軍長譚延闓、第二軍代軍長魯滌平、第三軍軍長朱培德、第六軍軍長程潛也對蔣介石不滿,先後前往武漢公開擁護支持汪精衛。武漢方面的反蔣親共活動不斷升級。

白崇禧李宗仁擁蔣 調鋼七軍鎮守南京

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介石和代参谋总长白崇禧。
1926~1927年北伐期間,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左)和代參謀總長白崇禧(右)。

3月19日,國民黨三中全會在武漢結束,汪精衛武漢中央馬上派總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到安慶,拿出委任李宗仁為「安徽省政府主席」的委任狀,企圖拉李反蔣,被李宗仁拒絕。翌日,蔣介石乘軍艦自九江親抵安慶,親自委任李宗仁為安徽省主席。李宗仁表示對地方行政無經驗,舉薦已經起義的北洋安徽省長陳調元任安徽省主席。

蔣介石見南京和上海局勢不穩,催促白崇禧「請德鄰(李宗仁,字德鄰)來」(《白崇禧先生訪問記錄》臺灣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白崇禧促請正在武漢觀望時局的李宗仁速來上海,同時又直接打電話給桂軍第七軍副軍長夏威、指揮官胡宗鐸,令他們立即率部隊從安徽趕赴南京鎮守。

夏威副軍長奉白崇禧之命,率桂系鋼七軍趕來南京。程潛自知不敵,便率第二軍和第六軍退出南京。「蔣介石以第一、第七軍的實力,擊破了武漢的反蔣計畫」(《張國燾回憶錄》)。國軍元老程潛率軍抵達武漢後,便被汪精衛委任為武漢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主席。

蔣介石憂慮赤患 吳稚暉建議清黨

早在1923年,蔣介石親赴蘇俄考察後,便作出英明斷言:共產主義絕不適合中國。而今,蘇俄和中共破壞中國革命的罪行日益彰顯,蔣介石開始考慮如何才能解決共產黨的問題。

3月26日,蔣介石發出急電,召集坐鎮留守廣州的參謀總長李濟深(李濟琛)和廣西省政府主席黃紹竑前來上海,會商重要問題。同日,蔣介石派秘書陳立夫前往龍華會見白崇禧。白崇禧向陳立夫表示「必須謀求一條新路徑」才能解決共黨問題。陳立夫也說白崇禧「是堅決反共的,他對清黨貢獻良多。」(陳立夫回憶錄《成敗之鑒》)

3月27日,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開會,吳稚暉指出加入國民黨的共產黨員「謀叛黨國」,與張靜江、蔡元培、李石曾、陳果夫等人提出「護黨救國案」,建議清黨。

龍華會議 白崇禧堅決支持 蔣介石下令清黨 

蔣總司令在上海龍華白崇禧東路軍總指揮部向北伐軍將士訓示
四・一二清黨前夕,蔣總司令在上海龍華白崇禧東路軍總指揮部向北伐軍將士訓示。

當前,蘇俄操縱的武漢汪精衛中央咄咄逼人,清黨不僅涉及跟蘇聯的外交關係,也會影響在北伐各軍中協助作戰的蘇俄軍事顧問。除了桂系第七軍早已防範驅逐共黨分子,讓中共難以染指外,中共對其餘北伐各軍的滲透影響已經深入。甚至連蔣介石嫡系黃埔第一軍也已經不穩,各級軍官不聽約束,軍長何應欽告訴蔣介石,自己已經無法掌控第一軍,請求辭職。唐生智和張發奎率七個軍在武漢公開擁汪反蔣,並圖謀攻打南京上海蔣介石北伐軍。譚延闓、程潛、朱培德、魯滌平等軍長均倒向支持武漢汪精衛中央。同時,北洋軍閥孫傳芳和張宗昌也趁國民黨內部危機,伺機向上海、南京進攻。

顯然,當前的局勢錯綜複雜,危機四伏,牽一髮而動全身。倘若沒有強有力的軍隊支持和採取實際行動,吳稚暉、蔡元培等文人們倡議的清黨,只能是一廂情願,空喊口號。

4月2日,蔣介石在位於上海龍華的白崇禧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召開秘密會議,再度討論清黨問題。五位手握兵權的大將白崇禧、李宗仁、黃紹竑、李濟深、何應欽,以及監察委員吳稚暉、李石曾、陳果夫出席會議(白崇禧《十六年清黨運動之回顧》、《黃紹竑回憶錄》)。他們都是當時國民黨的反共中堅人物。

蔣介石首先在會議上說明為什麼要「清黨反共」:「現在如果不清黨,不把中央移到南京,遷都南京,國民黨就要被共產黨所篡奪,國民革命軍就不能繼續北伐,國民革命就不能完成。」

李濟深、黃紹竑、李宗仁分別報告中共在廣東、廣西、安徽亂搞工農運動,策動非法武裝暴亂的罪行。何應欽報告「南京慘案」的始末經過。白崇禧報告和痛斥中共破壞上海治安,離間分化國軍,破壞北伐統一大業的罪行。

蔣介石認為吳稚暉也仍然只是欲跟共黨妥協,「稚老(吳稚暉)甚激憤,發言甚多,然其結果,乃欲與共黨暫時妥協,惟請在武漢中央委員回南京耳。」(蔣中正總統《困勉記》卷六)

對於清黨問題,蔣介石表示要聽聽大家的意見。見會上無人敢於站出來,以實際行動制裁共產黨,白崇禧挺身而出,表示他絕不懼怕共產黨,一定要堅決剿滅之(廣西《南寧民國日報》1935年4月12日社論《清黨紀念日》、《黃紹竑回憶錄》、《陳雄回憶錄》)。見白崇禧帶頭,其他四位大將李宗仁、李濟深、黃紹竑、何應欽也紛紛表態堅決支持蔣介石清黨。李宗仁建議說:「只有快刀斬亂麻,把越軌的左傾幼稚分子鎮壓下去。先以桂系第七軍鎮守南京地區,監視滬寧路上不穩的部隊,再大刀闊斧地把第一軍中不穩的軍官全部調職。等軍事部署就緒,共產黨只是釜底遊魂而已。」

蔣總司令問白崇禧,實行清黨需要多少軍隊,白崇禧說:「只要調走薛岳之第一師,留下劉峙之第二師及周鳳岐之二十六軍便終了。」總司令又問需要多長時間,白崇禧回答說:「三天差不多,至多不會超過一星期。」(《白崇禧先生訪問記錄》臺灣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於是,蔣介石決定立即在上海淞滬清黨,並委任白崇禧為淞滬衛戍司令、淞滬戒嚴司令,全權負責指揮上海淞滬地區的清黨行動(《廣州民國日報》1927年4月15日)。

白崇禧部署抗敵剿共軍事 蔣介石下令上海全城戒嚴

根據上海龍華會議的清黨決定,白崇禧迅速做出抗敵剿共的緊急軍事部署:(1)密令桂系第七軍主力在三日內趕回蕪湖及江寧鎮,以阻止武漢方面唐生智、張發奎「容共軍」沿江東下,威脅圖謀上海和南京;以第七軍一部兵力鎮守南京附近,監視滬寧路上不穩的北伐各軍,使其不敢異動;(2)令共黨分子較多的黃埔第一軍薛岳、嚴重兩師移駐蘇州、南京附近,進行清理整頓,將各共黨分子撤職或看管。(3)將在南京附共的程潛第六軍第19師全部繳械;(4)令親共色彩的譚延闓、魯滌平第二軍渡過浦口,抵禦北洋軍閥張宗昌直魯聯軍的進攻;(5)調反共的第一軍劉峙第2師和浙江周鳳歧第26軍共同防衛上海。薛岳師原駐守的吳淞口、上海兵工廠等軍事要地,全部改由劉峙師接防;(6)向租界各外國領事交涉,請允許清黨軍隊通過租界,進攻上海共黨(白崇禧:《從容共到剿共——在廣西各界舉行清黨紀念大會上的講話》1933年4月12日)。

蔣介石將第一軍親共的師長薛岳和嚴重兩人撤職,委任團長陳誠接替嚴重出任第21師師長。中共總書記陳獨秀聞訊後,極為氣惱。

4月9日,蔣介石委任白崇禧為淞滬戒嚴司令,周鳳歧為副司令,宣布上海戒嚴,並頒布「戰時戒嚴條例」,嚴禁罷工、集會和遊行。

白崇禧發布「國民革命軍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兼淞滬戒嚴司令部公告」,指出「現聞有地痞流氓受敵賄買,潛伏工界以內,愚弄工友,煽惑罷工,希圖擾亂後方,破壞國民革命……深望各工友明白大義,勿中奸謀,如敢故違,即係甘心破壞國民革命,自棄於中國國民黨之外。本總司令有維持地方治安之責,定即按照戒嚴條例嚴懲不貸。」

做好清除共黨、防阻武漢唐生智「容共軍」和北洋孫傳芳、張宗昌敵軍進犯的準備部署,蔣介石於4月9日離開上海赴南京,籌備創建南京國民政府(《廣州民國日報》1927年4月15日)。

白崇禧摧毀上海中共 共產黨倉皇轉入地下


四・一二清黨,白崇禧指揮北伐軍在上海全城搜捕共黨,並將疑犯關押。


四・一二清黨,處決上海共黨暴徒的行刑隊。


4月18日,李濟深率領粵軍在廣州槍決共黨暴徒。(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4月12日,淞滬衛戍司令、淞滬戒嚴司令白崇禧下令北伐東路軍在上海、無錫、杭州、寧波同日進行清黨。廣西省政府主席黃紹竑電令黃旭初指揮全省軍警同日在廣西進行清黨,參謀總長李濟深(李濟琛)電令指揮粵軍在廣東清黨。

在白崇禧部署指揮下,北伐國軍在上海全城搜捕共黨分子和工會暴徒。國軍精選一批突擊隊,化裝成工人糾察隊,在杜月笙、黃金榮等青幫人士的協助和帶路下,從法租界走捷徑,閃電突襲全國共黨的總指揮部——商務印書館。行動之前,白崇禧派人與駐滬法國領事交涉,請其准許清黨部隊走捷徑經過法租界。法國領事初不允許,後來經白崇禧曉以大義說:「共產黨是國際之敵人,他們以打倒帝國主義為號召,我們應該合作清除才對。」因此法國領事才表示同意提供方便(《白崇禧先生訪問記錄》臺灣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摧毀共黨在商務印書館的總指揮部後,北伐軍查封了親共左派鄧演達和中共郭沫若派駐上海的「總政治部辦事處」,封閉了聽命於武漢汪精衛的上海特別市臨時政府,武裝接收了國民黨上海特別市黨部、上海學生聯合會、上海市各界婦女聯合會等親共機關,查封了上海總工會機關報《平民日報》,摧毀上海共產黨80多個機關。在三天內槍決了陳延年(陳獨秀之子)、趙世炎、汪壽華、蕭楚女等中共頭目和300多名武裝暴徒,逮捕500餘人,5000餘人失蹤,僅周恩來等少數頭目因共諜事先通風報信而逃脫,給上海中共組織以毀滅性打擊。從此中共被迫轉入地下。

四・一二清黨一聲警鐘 反共救國勢在必行

「四・一二清黨」是蔣介石領導國民黨和國民革命軍,打響反共救國的第一槍。清黨後的第6天,蔣介石創建了南京中華國民政府。

「四・一二清黨」,掀開了二十世紀反對共產主義大戰的序幕。倘若沒有上海龍華會議的清黨決策和四・一二清黨剿共,便沒有當年南京、杭州、廣州、南寧、長沙的大規模反共行動和武漢汪精衛政府的「七・一五分共」,乃至民國時代和後世遍及全國的反共救國運動高潮。

點擊延伸閱讀:《中國傑出抗日名將 榮膺中美英法二戰勳章(視頻)》

點擊延伸閱讀:《國軍抗日剿共十大王牌軍(一) 第七十四軍 第七軍(視頻)》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