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然正氣有情有義 女魂報仇天下奇蹟(圖)

2019-10-14 04:15 作者: 陸文農整理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經母親同意,選擇吉日,卜大功與女郎結爲夫妻。
經母親同意,選擇吉日,卜大功與女郎結爲夫妻。(繪圖:志清/看中國)

明朝末年,張獻忠在湖南造反,他手下有一位裨將,叫馬雄飛,能開五石大弓,擅長左右齊。張獻忠一直對他十分器重,給他的賞賜,特別優厚。馬雄飛老燕地,與河北涿郡的卜大功,原是老朋友。卜氏也長得魁偉勇武,力大無比,尤其精通文章詩詞。二十歲那年,他廢棄學業,浩然長嘆道:「士生逢用武的時代,寧願學抗卸萬人之敵的將帥之道,在戰場勇敢殺敵,以獲取斗大金印,建立功名,哪堪整日瑣瑣碎碎的與毛筆打交道?」人們聽後,都被他的雄心壯志感動。

馬雄飛自從跟隨張獻忠後,成為全軍最得寵的人,自以為受到了千載恩遇。於是,派人火速送信給卜大功,邀他也來投靠張獻忠。卜大功忿然寫了回信,當著信使的面,怒斥道:「他以為我的頭,也是可以出賣的嗎?姑且看在老朋友的情份上,不將你送交官府。你快走吧!」說完,就將信使,趕走了之。他剛介的稟性,由此可見。

後來,卜大功應募入伍,很快以戰功擢升為州府的守備官,在山東任職。當地土匪、賊盜,不敢入境侵擾。後因張獻忠對安徽鳳陽進攻甚急,撫臣馬士英上奏,請皇帝下詔書,召集天下兵馬,前往護衛皇陵墓。卜大功應徵赴命,渡過淮河,與張獻忠部隊交戰於滁、泗之間,斬殺甚多。終因北方人不習慣水戰,被張獻忠部隊俘虜。張獻忠愛卜大功勇猛過人,於是派馬雄飛前去陳說利害,勸其歸降。

卜大功看見馬雄飛走來,閉目不視,馬雄飛拉起他的手,流著淚說:「沒想到老朋友,會落到如此不幸的地步!」卜大功猛然睜開雙眼,眼眶盡裂,厲聲說道:「從前我與你在山上打獵,追逐一隻狡兔,你看著我說:『大丈夫為國立功,捕獲賊兵,應當像獵取野兔一樣。』那時的意氣,何其風發昂揚,聲猶在耳。至今,你既然已經投降敵人,還有什麼資格再把我當作老朋友呢?」馬雄飛無言以對,只好懷著慚愧、沮喪的心情,快快退下。終因念及故舊情深,不忍心加害於他,於是編造出一些話,去回覆張獻忠,謊稱卜大功外示堅強,而內心動搖,若將他軟禁起來,不出十天就會屈服,為大王所用。張獻忠聽信其言,就將卜大功囚禁在土室中,派強健的士兵,牢牢看守,僅供給粗陋的食物,想等他意志消磨盡後,再將他收買過來。

卜大功求死不得,就以絕食待死。夜裡,他坐在土室中,吟詩抒志,剛吟了兩句:「去國離鄉事鼓鼙,滿拼頸血染虹霓。」後面的句子尚未念出,忽然聽見窗外有人,接著詠誦道:「江流不葬英雄骨,好逐青鸞過越西。」聲音嬌婉,不似出自男子之口。卜大功頗感詫異,警然聆聽。又聽得傳來朗朗說話聲:「駿馬難免有失蹄的時候,最終必將奔致千里。大丈夫為何不振奮精神,卻只想無謂地結束自己的生命?」說罷,竟破門而入。

卜大功一看,原來是一個年輕女郎,約有十五六歲,衣服華麗,容貌也美艷絕倫。正在驚愕之間,女郎提起衣襟行禮,開口說道:「先生忠貞守節,小女十分敬愛,特來相救。你可隨我逃離虎口。」卜大功無比驚喜.顧不上與她交談。幸好俘囚中,沒有戴上腳鐐手銬,行走方便,女郎拉著他就往外走。剛要跨出土室門,她又返身折回.說:「不可讓鼠子知道我!」於是從袖中取出一支筆,在牆壁大書數字,然後招呼卜大功:「走,走!」二人悄悄走出牢門,望望看守的士兵,如同喝醉酒一般,東倒西歪,你壓我疊,伏在地上,卜大功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緣故。

離開敵營約一里,即是長江,早有丫鬟泊舟岸邊,等候接應。女郎催促卜大功一同登上船,揚帆南行,瞬息間已駛出百里。船雖然很小,僅能容納三人,然而儘管江中波浪連天,它卻穩如磐石。卜大功此時驚魂稍定,方始行禮致謝道:「承蒙小姐援助,將我救出牢籠。敢問芳名、居所,以便將來報恩。」女郎一聽,眼波流轉,注視卜大功,微笑著說:「你還不明白我的意思嗎?詩中稱作『青鸞』者,指的就是我自己。將與君翱翔九天雲霄,像那比翼鳥,雙飛雙宿,直到永遠。何必道謝?」卜大功這才領會她的心意,喜出望外,遜謝說:「我只是一個武夫,歲數又較大,豈能承當小姐的一片美意?」女郎笑道;「你是剛烈丈夫,我為貞潔女子,正好天生一對。怎能學世俗女子,斤斤計較年齡容貌呢!」說完後,自報姓氏,乃是馬家小女,無字,浙江會稽人。卜大功欲問她的生平經歷,女郎笑而不答。

小船駛至採石磯暫泊,天空剛見曙色,女郎命丫鬟準備早餐。沒見怎麼燒煮烹調,美味佳餚已擺滿一桌,卜大功飽餐一頓。吃完早飯,女郎讓卜大功安歇,解開纜繩,繼續行駛。等到卜大功一覺醒來相問,船已經抵達錢塘江了。卜大功攬衣起身,此時,正值晚潮初漲,潮水洶湧澎湃,震天作響,如同萬千鐵騎,蜂擁而來。卜大功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極度驚駭。女郎告訴他:「這是伍子胥發怒的聲威,你難道沒有聽說過嗎?」小船逆流而上,雪浪拍空,女郎全無一點懼色。過了一會兒,她說:「離我家已經不遠,可以登岸了。」卜大功隨她上岸,回頭看小丫鬟,只見她與小船一起,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心裡更加詫異。

兩人併肩而行,走了約半里地,見到一座村莊,水環列繞,風景很美。入村往北,只見一幢東向的大宅,門窗整潔,屋宇高聳堂皇。屋檐上方有一塊石製匾額,上有三個青色大字:「參戎府」。女郎囑咐卜太功;「你到了我家,別隨便插嘴,任由我向家人介紹情況,不然,將會壞事。」卜大功點頭應允。忽見一位少年,腰繫寬頻,身穿輕裘,從宅裡出來,看見女郎,驚愕地問;「妹妹怎麼步行回家?父親現在情況如何?」女郎淚流滿面,說:「父親不幸為朝廷殉職,廬州已經失守,成為賊巢。妹仰仗這位將軍之力,相攜回到浙江。他乃是山東的卜守府。」少年聽後,悲痛萬分,將客人迎入府內客房安置,來不及行禮客套,就與女郎一起向內屋走去。卜大功心中茫茫然,默默坐在外屋,只聽見房中響起悲戚的哭號聲,許久才停息。

又過了一會兒,少年從房中走出來,已經換上白衣素冠。他面容慘淡,血淚盈眶,一邊向卜大功作揖,一邊致歉道:「剛才聽到凶訃,內心悲痛,猶如刀絞,待慢賓客,多有罪失。今奉老母之命,請您一晤,敬來恭迎。」卜大功隨他入內,來到內庭,見婢女、老媼,簇擁著一位婦人,年齡大約四十歲左右,走下台階前來相迎,說:「未亡人不能同丈夫一起殉國,萬分慚愧。小女全靠你幫助營救,方得逃脫陷阱,恩德高厚,難以報答!」說完,再拜致意。卜大功心知她為夫人,然而已經曉得女郎意思,不讓他說明事情真相,所以只好唯唯諾諾:表示遜謝而已。夫人讓卜大功入座,說:「待我為先夫做完喪事之後,敬當從命。」卜大功知婚姻已獲允許,起身道謝,並請以女婿的身份行禮。夫人面含悲容,受了禮。又令僕人清掃房間,讓女婿住在廳堂的左邊,膳食用品都很豐盛。

卜大功私下悄悄地詢問僕人,始知馬公名中驥,就是廬州殉難的將軍。馬將軍出身於世族之家,考中武科,步入仕途,歷任至州府參將。娶有二妻,一位帶至任上同住,一位留在家中。女郎即為從任的妻子所生,所以在官署;那位少年則是她的異母兄長。

第二天,公子與母親,身著喪服,接受弔唁,設立祭位,舉行招魂儀式。卜大功代為操持喪事,親朋眾戚,都將他視為馬家女婿。做完七七後,夫人與兒子商議,按照春秋時楚國鐘建娶妻的故事,選擇吉日,將卜大功招為贅婿。洞房花燭之夜,卜大功對女郎說:「小姐才真正是我的救命恩人,卻反而說因我而獲救,無功受恩,頗覺羞愧。」

女郎愁容滿面,說道:「我心裡有隱衷,恐怕你聽後感到驚駭,不敢輕易泄露。現在夫妻名份已經確定,我不忍心再讓你蒙在鼓裡;而且你也是當世豪傑。說出來大概不至於感到恐懼。」於是女郎邊哭泣、邊傾訴說:「我並非陽間之人,其實是一個女鬼。生前隨從父親出任廬州。剛二年,遇到張獻忠造反,父親死於疆場,城池也隨即陷入敵手,全家驚散,老母上吊而死,我正想自盡,而眾賊兵已經衝上來,其中有位將領,名叫馬雄飛,愛我姿容,要對我施行強暴。我先用謊言將他穩住,等賊將看管稍有鬆懈,就縱身跳進一口枯井,自盡而亡。魂歸地獄,遇見父親,得知殺我父親的,就是那個賊將。因而心懷忿恨,不去想重新投胎轉生。感謝孤山小姑,憐我一片苦節孝心,賜予我煉形之術,使我得以成為鬼仙。她告訴我命中注定會受一品封誥,而且殺父之仇,指日可報。於是我告別小姑,將你救出牢籠,要借你之手,報殺父之仇。昨日前往鳳淮,那個賊將(馬雄飛)已經被砍下首級,總算報了不共戴天的仇恨。」

卜大功聽後甚感驚駭,即便如此,臉上也看不出有什麼害怕的神情。他接著詢問具體復仇的經過,女郎回答:「我上次寫的題壁詩,詩裡寫明放走囚犯的是馬雄飛。張獻忠見後,果然疑心他過去與你甚有交情,不待他辯白,就將他斬首正法。我回到敵營,他的首級已被高高懸掛在轅門之上。」卜大功又問丫鬟是什麼人?女郎答道:「她是孤山小姑的侍女。不然,豈能在洶湧波濤上,如行康莊大道,而且瞬間能跨越數千里之遙呢!」談話間,二人相扶上床,解衣共枕,女郎猶是處女之身,卜大功對她更加愛慕敬重。

三天後,夫人為新郎新娘舉行酒筵,大會眾親好友。從此夫唱婦隨,極其歡洽。度完蜜月,女郎對卜大功說:「廬州那邊將有人來,必然會泄露我的實情。此處不可久居。」於是假托卜大功思念家鄉,雇了一條船,打算回家。母親兄弟挽留不住,便贈送他們銀錢千緡。二人遷徙至浙江秀水,在鄉間買了一處住宅住下。

當時有一小股盜賊,暗中發動暴亂,卜大功備好兵器,彎弓馳馬,連殺數人。其餘盜賊,紛紛逃竄,村民借他神威,得以平安無辜。後來朝廷巡撫召募軍士,卜大功打算前去投靠,女郎勸阻道;「時勢條件,尚未具備,還是與我一起隱居。等待時機成熟,必將大有作為。卜大功聽從了妻子的勸告。及至朝政強固,卜大功方才出來,求取功名,屢建奇功,官至總鎮,女郎果然也受冊封誥。順治八年,卜大功到湖襄任職,擒獲張獻忠餘黨數人。問及馬雄飛,果然因受卜大功牽累,被殺,卜大功心中不免感傷,特地為他設立靈位,加以祭奠。還告訴手下將官:「此人志氣並非不大,只可惜有目無珠。」

卜大功七十歲時,依然矍鑠精健,生有兩個兒子,都考上武進士。卜大功死後,其妻獨居一室,至半夜,忽然不知去向,家裡知道這一段離奇故事的人,認為她是跟著小姑仙去了,於是整理好她的冠戴服飾,將她的衣飾,合葬在卜大功的墓中。

外史氏(本文原作者)曰:物以類聚,人以義定。決非偶然。聽卜大功對馬雄飛講的那一番話,至今依然覺得正氣凜烈。雖是貞烈女子,哪有不心悅誠服,以身相許之理?然而同樣是一個人,有的成為忠臣,有的成為賢淑女子。而品行不正之輩,卻墜落成為凶寇強盜,最終遭到誅殺。卜大功所說:「有目無珠」,畢竟是為朋友文飾之語。卜大功為他設立靈位,加以祭奠。亦合情理。

(事據清代長白浩歌子著《螢窗異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