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出眼淚:一頭告密的豬(圖)

2019-12-25 11:55 作者: 押沙龍YASHL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有位叫莫爾多瓦的匈牙利作家寫過一篇小說,叫《會說話的豬》。
有位叫莫爾多瓦的匈牙利作家寫過一篇小說,叫《會說話的豬》。(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12月25日訊】我們都知道《動物農莊》這本小說,其實有位叫莫爾多瓦的匈牙利作家也寫過一篇類似的小說,叫《會說話的豬》。今天我就來講講這篇小說。沒看過的人可以看個新鮮,看過的人可以跟著我回顧一下。

故事發生在匈牙利的一個國營農場。

這個農場裡有一頭叫尤日的小豬。它莫名其妙地學會了說人話。

怎麼學會的呢?據說是因為一個飼養員大叔天天對著它說話:「尤日,你這婊子養的!」天長日久,尤日就學會了。而且它還有別的學習渠道。豬圈門口有一個廣播喇叭,尤日就天天趴那兒聽廣播,所有節目裡,它最喜歡聽報告。

所以說,這是一頭很有覺悟的豬。

有本領就不能埋沒。尤日學會了說人話,當然也要向人類靠攏。農場的頭號人物是位女經理,尤日就搭上了這條線,向女經理顯示了自己的絕藝:

尤日,你這婊子養的!

女經理當然大吃一驚。

但吃完驚以後,女經理有點犯懵,不知道該拿這頭小豬這麼辦:是不是應該把它弄到文娛口?

尤日說:不,我還是應該回到生產第一線!

它要在第一線蒐集情報,聽聽其他的豬對農場有什麼看法呀,對飼料有什麼意見啊,然後匯報給女經理。

總之一句話,這個婊子養的尤日要當一頭告密的豬。

尤日指出:我個人什麼都不需要。但是我深信,那些為集體出力最多的人,集體也絕不會把它忘掉。

02

尤日支棱起了豬耳朵,開始放手大干了。

作為開門紅,它首先打擊了豬圈裡的洋奴

有一頭從英國約克郡進口來的大公豬,天天在豬圈裡頭放毒。它崇洋媚外的情緒簡直讓人髮指,動不動就是「兄弟在英國的時候」:

兄弟在英國的時候,豬圈裡都有自動空氣調節設備;

兄弟在英國的時候,豬圈前頭都裝著電視機,吃飯的時候還放莫扎特;

兄弟在英國的時候,豬飼料都摻著橘子皮和香蕉。

這些不負責任言論對其他小豬的情緒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

尤日第一時間把情況匯報上去,這頭洋奴馬上被帶走了,去了它該去的地方。

接著,尤日又打擊了不穩定分子。

為什麼不穩定呢?這要從「母豬架子」說起。以前,配種的時候,都是把真母豬帶過來。後來人們開始搞人工授精,根本就不牽母豬了,而是弄了一個架子,上頭粘上一些毛皮。大家都管它叫「母豬架子」。飼養員就把公豬帶到母豬架子前頭,說:跳!等它們跳上去,就開始採景。

這就是欺負人啊。

而且飼養員也不敬業,架子上長了很多刺,毛皮也破破爛爛。

公豬們就在聊天的時候發牢騷:這還像話嗎?哪怕在架子上好好沾點毛兒,給點氣氛也好啊!

尤日把蒐集好了公豬們的言論,匯報了上去。結果幾頭吵吵得最厲害的公豬,直接被牽出去閹掉了。

想要點氣氛是吧?好,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是氣氛!現在沒煩惱了吧?

尤日在屠宰場也出了大力。

過去,把肥豬運到屠宰場非常困難。豬一到屠宰場門口,聞到血腥味,就胡思亂想,什麼「我會不會死了呀」,「這看著不像遊樂場呀」,情緒很不穩定,亂衝亂撞,有的時候還會傷人。

現在有了尤日,情況就不一樣了。

尤日也混在肥豬群裡。

它在運豬車上大喊大叫:我寧可壯烈地死去,而不願卑賤地活著!

聽到這個理想主義的宣言,肥豬們對尤日充滿了敬仰。

等到了屠宰場,尤日視死如歸,大喊一聲,帶頭衝了進去。其他的豬也感動了,跟著尤日屁股後頭,莊嚴地從容就義。

然後尤日自己從邊門偷偷跑出來。

結果屠宰場超額完成了任務,肥豬們體重損失也最小。這都是尤日的功勞。

03

集體也沒有虧待尤日。

尤日有了正式編製,享受公費療養,甚至還分到了一套住房。尤日扎上了領帶,穿上了皮鞋,還買了一套精裝版《世界文學名著選》。

尤日甚至還養了一條狗。一頭豬牽著一條狗逛街。可惜這條狗還有一種野蠻的本能,就是驅趕牲口。一旦壓制不住這種本能,狗就會在街上狂追尤日,又撕又咬。

尤日喜歡喝可樂,看電視,當然它對電視節目也是批判性地觀看。尤其是看到外國節目的時候,尤日非常反感:

我不同意在電視裡演這麼多的西方垃圾。讓年輕人耳濡目染這種腐朽沒落的東西,哪有個不墮落的?

尤日的覺悟雖然還是那麼高,但是它身上也漸漸有了一些不好的傾向,比如說脫離群眾。

尤日不再去第一線了。他培養了一幫可靠的小豬、中豬、公豬和老母豬,組織了一個情報網。它坐在屋子裡分析這些情報。

而且尤日漸漸地報喜不報憂。它上交的的材料裡,有很多套話:公豬們對母豬架子交口稱讚,被架子刺傷的公豬情緒穩定;豬群裡自發組織起「縮短餵養期,豬圈大發展!」、「早一天出欄,多一份貢獻」等等活動……..

當年剷除洋奴的銳氣去哪裡了?

當年破獲「給點氣氛反動集團」的鬥爭精神哪裡去了?

當年率豬衝入屠宰場的豪邁情懷又到哪裡去了?

尤日官僚主義了。

04

其實,這篇小說寫到尤日犯官僚主義,就可以了。但是作者又加了一個尾巴。我覺得這個尾巴寫的很不好。

這個尾巴是這麼說的:

尤日愛上了農場的女經理。在一個孤獨的夜晚,尤日向女經理做了表白:

「做我的妻子吧!我保證使您幸福,我將用蹄子捧著您……」

但是女經理不願意嫁給一頭豬,不願意兩隻豬蹄捧著自己。按理說,她委婉地拒絕就是了,「你是一頭好豬,但是咱倆不適合」,就完了。但是女經理臉皮薄,居然翻臉了:

「你在想什麼?你只是一頭豬!」

尤日也不樂意了:「你這叫什麼口氣!在美國,就是用這種口氣談論黑人的!」

女經理說拍桌子了:「是我把你從豬圈裡弄出來,明天早晨,我也能把你當成一頭肥豬再送回去!」

女經理說得很對。尤日畢竟只是一頭豬。它再告密,再討好,再做貢獻,也不過是一頭豬。它怎麼能對抗女經理呢?

第二天,它就該被送回豬圈。

但是作者給出了另一個結局。他說尤日通過自己的情報機構,掌握了女經理瀆職無能的證據。當天晚上它就給上級寫了一封告密信。

結果小說成了反腐劇:女經理被撤職,尤日成為了農場的新經理。

這可能嘛?

它是一頭豬哎,它並不姓趙。

人類世界怎麼會容忍一頭豬——哪怕是一頭會告密的豬、一頭急人類之所急,想人類之所想的豬——幹掉女經理?

女經理再有問題,也是趙家內部矛盾嘛。怎麼會讓一頭豬斗倒女經理,自己當經理的?

社會主義匈牙利怎麼可能有一頭豬經理?

05

這就是作者的天真之處了。

久.莫爾多瓦是一個很有名的諷刺作家。要是光看《會說話的豬》,你可能會以為莫爾多瓦就像奧威爾一樣,是反烏托邦式的作家。其實不是這樣。莫爾多瓦是一個忠誠的左派,也是匈牙利領導卡達爾的鐵桿粉絲。在1956年匈牙利事變中,他也是支持蘇聯一方的。

莫爾多瓦寫《會說話的豬》,主要是看不慣官僚主義。

所以在他的筆下,貪腐行為一旦曝光,就會被嚴懲。上級知道了女經理的玩忽職守,就果斷地將她撤職,對幹部提拔也沒有什麼物種上的偏見。

實際上這怎麼可能呢?

如果女經理和另一個經理有矛盾,上級也許會撤掉女經理。但是女經理和一頭豬有矛盾,怎麼可能會讓豬頂替女經理呢?

豬再告密,也不是人嘛。

所以更可信的結局是什麼呢?

就是尤日被取消職工編製,重返豬圈。這是一個可怕的場景。

尤日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可樂沒有了,領帶沒有了,《世界文學名著選》也沒有了,眼前只有一個光禿禿的母豬架子。

而它以前的手下都會轉頭對付尤日,監視他的一舉一動,隨時匯報給女經理。

「尤日說,今不如昔。」

「尤日又說,英國的農場,不會是這個樣子的。」

「尤日說,我看有些人是想當武則天。」

「尤日又說,從對待老幹部的態度上,就能看出一個人的人品來。」

等消息蒐集差不多了,女經理在尤日的豬圈記錄上批上一條:何其猖狂!就地出欄!

尤日就被拉到屠宰場,切吧切吧做成了培根。

咬一口,外酥裡嫩。

06

道理很簡單。

再折騰,再靠攏,再不把自己當外人,它也不會姓趙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