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陳彥霖紀念公園提案 在爭議聲中擱置(圖)


西貢區議會3月3日討論把將軍澳兩個公園以周梓樂和陳彥霖命名的動議。(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西貢區議會3月3日討論把將軍澳兩個公園以周梓樂和陳彥霖命名的動議。(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3月4日訊】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和15歲少女陳彥霖的慘死牽動香港人的心。3月3日,西貢區議會有議員提出動議希望把將軍澳兩個公園命名為「周梓樂紀念公園」及「陳彥霖紀念公園」,供市民悼念。不過民主派區議員對此有不同意見,認為做法不尊重家屬,最終表決同意擱置討論。

曾參與反送中集會的15歲少女陳彥霖,去年9月失蹤後被發現浮屍海面;22歲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去年11月在抗爭現場——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離奇墮下身亡。儘管二人的死亡有諸多疑點未釋,但香港警方稱他們的死因無可疑。民間至今仍不時舉行活動悼念他們。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星期二(3月3日)在西貢區議會大會中,「將軍澳民主關注組」區議員陸平才及柯耀林提出動議,將將軍澳兩個休憩處命名為「周梓樂紀念公園」和「陳彥霖紀念公園」,並在於園內增設紀念設施,如紀念碑、壁畫和社區連儂牆等。兩項動議均獲7名議員和議,不過就在民主派議員之間引起爭議。

「將向天晴」區議員葉子祈在討論開始前發表聲明,並將一袋「人血饅頭」道具灑向陸平才及柯耀林,質疑動議沒有顧忌死者家屬的感受;又指政府至今未為二人的死平反,動議是變相認同二人死於意外及自殺,「為何不還他們一個清白才紀念他們?」他又說:「我作爲民主派的一份子,我很想和受影響的人說聲對不起,因爲有一位想吃人血饅頭的議員、去消費死者。我對他的決定感到十分遺憾。」

隨後,兩位議員臨時提出修訂動議議案,將休憩處名稱改為「將軍澳11.4紀念公園」及「調景嶺9.19紀念公園」,不過一些民主派議員仍然不滿。

區議員憂勾起家屬傷心回憶

新民主同盟區議員黎煒棠是周梓樂的中學師兄。他哽咽批評動議及和議的議員沒有諮詢過死者家屬,又對公園用周梓樂命名感到「於心不忍」,擔心會令死者家屬和親友勾起傷心回憶。他要求動議人仔細考慮是否適合作此動議。

提出動議的陸平才解釋,他的原意是希望效法其它地方如台灣,透過命名公園紀念事件,出發點是還原真相,逼使當局追查兩位同學的死因。「我們不是要讓他們的家人難堪,我們是要追查真相、指控警暴。」

同屬將軍澳民生關注組的李嘉睿也支持動議,指所有民主派議員都是吃「人血饅頭」才能進入議會,質疑其他議員未有繼續推動反送中相關的動議。他又認為設立公園可以保護前來悼念的市民,減少他們的被捕風險。不過葉子祈反駁,現時應針對政權執法不公,而非將情緒宣洩於紀念設施上。同時,在警權過大下,市民到紀念公園悼念同樣不安全。

在爭議聲中,西貢區議會主席鍾錦麟最終決定動用區議會主席權力,提出暫停討論動議,最終在16票贊成、13票反對下通過,意味議案短期內不會再交區議會處理。

港人續悼念周梓樂 自發守護「祭壇」

香港市民至今仍定期舉辦活動悼念周梓樂和陳彥霖等學生。自由亞洲電台報導,3月3日,周梓樂墮樓地點尚德停車場仍有「祭壇」、鮮花,有市民在牆上貼上悼念字句紀念二人,可見港人仍未淡忘事件。

一位姓鍾的女學生表示,即使周梓樂已離世約3個月,她仍不時會到周梓樂的「祭壇」獻花悼念,「那一夜他離世、那份記憶非常深刻,我現在還記得那種感覺。我今天來都是一種方法令自己記得自己的初心,以及自己應該做些甚麼。」

另一位市民說,從周梓樂離世至今,自己一直默默到尚德停車場守護這個悼念地點,因為不時會有警察或領展等職員前來拆除或破壞「祭壇」。她說,這樣做是出於街坊情誼,而且覺得年青人的犧牲非常無辜,「其實他(周梓樂)離開後,很多街坊每天都來,(大家)很想念梓樂。梓樂與彥霖是一個犧牲品,是應該悼念,要紀錄他們,永遠在我們的腦海中,希望小朋友成長可以一直記著這場運動。」

就在上星期五(2月28日)深夜,數十名防暴警察去到尚德停車場2樓拆毀市民設置的祭壇,又清走紙鶴及鮮花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