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傳奇:鮫宮仙子(圖)

2020-03-08 13:40 作者: 宋寶藍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鮫宮仙子從海底來。
鮫宮仙子從海底來。(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唐朝武後垂拱年間(685年-688年),有一天清晨,曙光未露,明月映照下,太學進士鄭生路過洛橋,忽然聽到橋下傳來一陣哭聲,他循聲望去,看到一名女子,於是便問她發生了什麼事。

那名女子用袖子擦著眼淚說:「我是孤兒,由兄長養大。如今娶了嫂嫂,嫂嫂兇惡,常常欺凌我,心中感到痛苦。想去投水,暫時在這兒停留片刻,以抒哀愁。」

鄭生憐憫她,於是問道:「你願意跟我回家嗎?」女子說:「若能侍奉您,我無怨無悔。」

鄭生把她帶到家中,稱呼她為「汜人」。汜人很有才華,能誦楚國詩人屈原所作之《九歌》、《招魂》,楚國宋玉所作之《九辨》等詞賦,並常模擬其中的語調,撰寫詞賦,詞風清麗絕美,世人都不能和她相比。

其中汜人所撰之《風光詞》有云:

隆佳秀兮昭盛時,播薰綠兮淑華歸。

顧室荑與處萼兮,潛重房以飾姿。

見稚態之韶羞兮,蒙長靄以為幃。

醉融光兮渺渺瀰瀰,迷千里兮涵洇湄,晨陶陶兮暮熙熙。

舞婑娜之穠條兮,騁盈盈以披遲。

酡游顏兮倡蔓卉,穀流蒨電兮石發旖旎。

鄭生家境貧窮,汜人曾經取出半匹透明而有花紋的絲織品交給鄭生,由他拿到集市去賣。從西域來的商人,有一胡人善識寶物,他願出一千兩白銀,買下這半匹絲織品。

幾年以後,鄭生將要去長安。當天夜裡,汜人對鄭生說:「我本是湘江鮫宮(龍宮)的仙子,奉命謫降跟隨您。如今緣份已滿,不能再留在您的身邊,現在就要和您訣別了。」二人相對而泣。鄭生想讓她留下來,但她不能違命,哭著離開了。

十多年以後,鄭生的哥哥擔任岳州刺史。上巳日,鄭生跟隨哥哥登上岳陽樓,舉行家宴招待賓客。喝到酣暢之時,鄭生想起往事,心中升起一股哀愁,於是隨口吟唱道:「情無垠兮蕩洋洋,懷佳期兮屬三江。」

鄭生還沒有吟唱完,忽從江面飄來一艘船,船中間為一座彩樓,高約數百尺,上面掛滿帷帳珠簾,船樓雕龍畫棟,很是氣派。

從船上飄來陣陣美妙的音樂聲,演奏樂曲的娥眉,穿的衣服就像煙霞一般,輕盈飄逸,長長的裙袖寬廣嫚妙,美若天仙。

有一女子張開雙臂,隨著美妙的音樂慢慢起舞,遠遠望去,她的形貌很像汜人。她一邊跳舞,一邊歌唱:

溯青春兮江之隅,拖湘波兮裊綠裙。

荷拳拳兮情未舒,匪同歸兮將焉如?

那女子跳舞結束後,收斂衣袖,神態安詳凝望樓中。一會兒,湘江湧起一陣波浪,那艘船也消失不見了。

元和十三年(818年),唐朝文士沈亞之從友人那兒聽說此事,於是將此事詳細記錄下來,補全詞文,命名為《湘中怨》。

《風光詞》

隆佳秀兮昭盛時,播熏綠兮淑華歸。

顧室荑與處萼兮,潛重房以飾姿。

見稚態之韶羞兮,蒙長靄以為幃。

醉融光兮渺渺彌彌,迷千里兮涵煙眉,晨陶陶兮暮熙熙。

舞婑那之穠條兮,騁盈盈以披遲。

酡遊顏兮倡蔓卉縠,流茜霓兮石發髓旎。

《汜人歌》

溯青山兮江之隅,拖湘波兮嫋綠裾。

荷拳拳兮未舒,匪同歸兮將焉如。

至於鄭生是誰?元朝王惲揣測一人,為後人提供參考。至元十八年十月,王惲前往順德處理公事。清晨起來,挑燈閱讀《沈下賢文集》,讀到《湘中怨》。他猜測,沈亞之所說的鄭生,或許就是鄭子春吧。

為此,王惲附和一首詩,以和前朝先賢心聲:

洛橋曉月光朦朧,彼姝嬌啼橋水東。

鄭生早發與之遇,挈去媵御甘長終。

霧綃煙縠已惝恍,《九歌》《招魂》皆楚風。

一朝謫滿與鄭訣,雲是蛟娣非凡庸。

岳陽樓高花映紅,滿筵歌舞鮫人宮。

海風吹散歘不見,倚雲望入湘江空。

(事據《洞庭湖志》、《湘中怨解》、《湘中後怨》序) 

責任編輯:岳爾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