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鳳專欄】病毒七大特徵 全息成像驚人對應(圖)

——「中共病毒」之由來(中)

2020-03-31 05:12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5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病毒 病毒 美國 中共 全息
一個不尋常的現象是,「中共病毒」所具備的七大特徵,竟與中共一一對應,驚人相符。(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3月31日訊】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在文章中寫道「讓我們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CCP virus),這樣更準確。」日本防衛省副防衛大臣山本朋廣在他的推特上也將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稱為中共病毒。美國白宮「We the People」請願網站新增的一頂請願,內容正是「讓我們開始叫新冠病毒為中共病毒」。

在《「中共病毒」之由來(上):病毒與中共同在,亂象與反思並存》一文中,我們談到,這一場肆虐全球的奪命病毒,因其源自於中共P4實驗室、與中共互為利用、為中共招魂續命,於是得名「中共病毒」。

而在這一篇中,我們將從全息論視角將「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放大,得見它在整體上的宏觀成像。

所謂全息論,簡言之就是任何局部都會具備其所屬整體的全部信息,這種全息現象被發現於物理學、生物學、數學、哲學諸多領域中,存在於宇宙、人體、動植物等各種生命中。

一個不尋常的現象是,我們發現「中共病毒」所具備的七大特徵,竟與中共一一對應,驚人相符。這是一種巧合,還是另有深意?全息論的視角讓我們看到,「中共病毒」就像中共在微觀上的一個碎片,一段基因,它包含了整體的全部信息。相應的,中共就像「中共病毒」在宏觀上的整體成像,因而與其微觀局部的病毒呈現出驚人的信息對應。接下來,我們就看一看中共與「中共病毒」七大特徵之比對:

特徵一:偽裝性強

「中共病毒」特徵之一,就是極具偽裝性。就是說,這種病毒可以偽裝成沒有症狀,使感染者看起來像健康人一樣。也可以偽裝成各種症狀,使感染者看起來像是患了一般感冒、急性腸胃炎、急性咽喉炎等。正如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所說:「這個病有很多假象」。而臺灣兒科醫師陳鉉煒則用「偽裝者」來形容這種病毒。此外,還有一種偽裝表現,也就是臺灣小兒急診科吳昌騰醫生所描述的:「病毒表面有親和ACE2的蛋白質凸起,也就是說人體內有相同成份,所以人體一開始遇到這種病毒,會把它當成身體的一部分而不作抵抗。」簡言之,人體因為這種病毒與自己有相似性,而沒有及時攔截,使得病毒登堂入室。

然而,「中共病毒」的偽裝特徵與中共何其相似!

先來抄錄一段中共《新華日報》在1945年9月27日刊登的一段文字:「一個民主國家,主權應該在人民手中,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不結束黨治,不實行人民普選,如何能實現民主?把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很難想像,這種對民主,對普選的強烈呼聲,竟出自中共之口。1945年的中共就是通過這樣的偽裝,成功騙取了包括相當一部分國民黨人在內的中國人的支持,才有了數年後,中共竊取中國的結果。

八十年代的中共,鄧小平擺出開明姿態,一句「馬照跑,舞照跳」,騙取了英國人及香港人的信任,天真的以為香港將成為中國走向民主化的起點,於是在1984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英國同意在1997年將香港交給中共,明珠一朝投暗,中共廿載荼毒!

九十年代,中共作出一系列信誓旦旦的承諾,騙取了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的信任,於2001年加入WTO。如今,中共借WTO養肥坐大,世界卻在遭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時,自食被中共欺騙的惡果。

特徵二:潛伏期超長

針對「中共病毒」,目前多數國家採取14天隔離期,這是根據常見的14天潛伏期而確定的。但知名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3月11日發表一篇報告顯示,中共病毒在患者體內的潛伏時間中位數大概是20天,在某些患者身上甚至可長達37天。而根據已報出的實際病例看,更有40天,乃至94天的超長潛伏期存在。所以「中共病毒」的第二個特徵就是潛伏期超長,以及潛伏期間仍具傳染性。

就這一特徵,從全息論角度對照中共,我們發現中共亦極擅於潛伏。從起家直至現在,一直在利用長期潛伏的間諜為其開道。而中共間諜的潛伏期,或者說職業生命期可謂超長。在他們東窗事發之前,沒人會想到他們是共諜,就如一些無症狀被感染者突然倒地前,沒人知道病毒在他體內早已潛伏,並一直在用隱密的方式對人的機體展開攻擊。

如抗戰勝利後,中共搶奪勝利果實,將國民黨軍隊打到臺灣,這一過程中,國軍內的紅色間諜們立下大「功」,郭汝瑰、劉斐、熊向暉等都是長期潛伏在國民黨高層中,向中共輸送情報的重量級間諜。

今天,中共在世界範圍擴張其影響力控制力,仍然大搞間諜活動。如2003年被美國司法部指控為間諜的陳文英,從1982年起就開始為中共工作。她以間諜身份潛伏並活躍了21年。

又如2007年破獲的麥大志間諜案是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反間諜行動。FBI認為麥大志從1988年就開始從事間諜活動,竊取美國海軍機密情報交給中共。麥大志的潛伏期長達19年。

再如2009年破獲的與麥大志案相關的另一間諜大案鐘東蕃案中,時年73歲的前波音公司工程師鐘東蕃被指在30年間一直幫中共偷竊美國太空梭、火箭推進器及F-15戰鬥機等航天軍事情報。鐘東蕃的潛伏期竟然長達30年!

特徵三:傳播途徑多樣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傳播方式幾乎包括了各種傳染病的傳播途徑,除了傳統的飛沫傳染之外,還包括接觸傳染、消化道傳染、呼吸道傳染、血液傳染、空氣傳染,可謂全方位的無所不在的傳播擴散。所以,「中共病毒」特徵之三就是傳播途徑多樣。

就這一特徵,從全息論角度對照中共,我們發現中共為取得全球霸權,對世界進行全方位滲透。除了在通常的政治領域的直接滲透以外,還包括經濟貿易、文化教育、影視娛樂、科研、旅遊等各種領域。此外,中共更採用人海戰術,從商業代表、科學家、學生到遊客,各種身份的人都可能成為中共的滲透媒介。

如2019年轟動世界的紅諜王立強投誠澳洲一案,主角王立強其實並非專業諜報人員,他只是中共人海諜戰中的一分子。

去年12月9日,在波士頓機場被捕的幫助中共偷竊生物樣本的鄭鑿松,他的身份是哈佛大學大陸訪問學者。

又如2018年9月在芝加哥被捕的27歲中國公民季超群,被指控為江蘇國安情報官員的非法代理人,而他2013年赴美時的身份,其實只是一名留學生。

再舉兩例,2018年9月,一名叫趙千里(Zhao Qianli,音譯)的中國人闖入基韋斯特海軍航空站物業並拍攝軍事設施。2019年3月30日,一名叫張玉婧的中國人擅闖川普(特朗普)總統的海湖莊園,被攔截時又對執法人員說謊。此二人的身份都只是中國遊客。

特徵四:高復發率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到目前為止,成都、武漢與廣東多地都出現了出院患者復檢呈陽性的情況,以及復發後患者死亡的案例。其中,廣東疾控中心稱,廣東14%的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出院患者出現復陽現象。所以「中共病毒」特徵之四就是病毒具有復發性。

就這一特徵反觀中共,中共何嘗不是這樣經常毒性復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搞一次殺人運動。

如中共篡政初期的1950年,就針對信仰層面發動了對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的宗教迫害。五十年後,中共毒性復發,再次針對信仰層面,發動了對以真善忍為信仰宗旨的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

再如,中共篡政前後對新疆少數民族進行過屠殺並推行所謂漢化的文化滅絕政策。如今中共毒性復發,將一百萬維吾爾人關入集中營,以所謂「再教育」名義,進行文化滅絕式的迫害。2019年新疆集中營被曝光,震驚國際社會。

又如,中共曾針對思想層面發動了殘酷的整風運動,以消除異議聲音,統一思想為目的。中共針對思想層面的運動,復發頻率堪稱最高。80年代初,中共提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意在于思想層面加強控制,最終演成了89年「六四」慘案——青年學生要求民主而遭到血腥鎮壓。今天的網際網路時代,中共耗費大筆的國帑,搞網路封鎖、網路禁言,抓捕網路異議人士,仍然是網路整風,消除異見的一套。

特徵五:變異性

針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臺灣兒科醫生吳昌騰提出這種病毒的遺傳物質結構是單鏈,比其它病毒更脆弱,也就更容易產生變異。而大陸中科院期刊《國家科學評論》3月的一篇刊文中,則指出這種病毒已經演化出L和S兩個亞型,也就是變異。其中L亞型侵略性傳染力都會更強。隨著中共肺炎世界範圍傳播,冰島科學家竟然發現了中共肺炎病毒出現40個變種。所以「中共病毒」特徵之五正是其多變性,而這一特徵使得疫苗開發的難度加大。

反觀中共,亦如「中共病毒」一樣狡猾多變,它的立場,原則,路線一直在不斷的改變著。中共從建黨以來,其黨章修改了十六次,篡政後,憲法大改了五次。至於所謂的指導思想,更是基因突變般的從最早的馬列主義,加上了毛思想,又摻進了鄧理論,再搞出三代表、以至現在的習思想。至於中共不斷變化的政策路線更是不僅改弦更張,而且經常南轅北轍。

特徵六:集眾「毒」之所長

關於「中共病毒」,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科主任醫師王貴強提出其「傳染性比SARS強很多,致病性比流感重」。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O理查德(Richard Hatchett)則給出了更為具體的數據,指出這種病毒「傳染力是季節性流感的3倍,死亡率是其10倍」。並說,「自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來,人類從未見識過有哪個病毒像這樣,同時結合了傳染性和致命性這兩種特性。」

所以「中共病毒」的又一特徵就是既具高傳染性,又具高致命性,可謂集眾「毒」之所長。

從全息論視角反觀中共,亦是集邪惡之大全。正如《九評共產黨》中的一段文字所說:「中共拿來了工業革命對信仰的摧毀,又拿來了共產主義更徹底的無神論。中共拿來了共產主義對私有制的否定,又拿來了列寧的暴力革命理論。」總之,中共就是一個集邪惡之大全無所不用其極的超極病毒。

特徵七:攻擊免疫系統

人體免疫系統是一套抵抗病毒與細菌感染的自我保護系統,或者說疾病抵禦系統。一旦人體免疫系統崩潰,那就意味著人體解除武裝,放棄抵抗,任由病毒吞噬。關於「中共病毒」,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指出,薩斯(SARS)只攻擊肺,不會傷害免疫系統;愛滋病(AIDS)只傷害免疫系統。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對危重症病人的損害,就像SARS加上AIDS。所以「中共病毒」的第七個顯著特徵正是攻擊人體免疫系統。

從全息論視角反觀中共,我們發現,中共在全球尋求霸權擴張時,非是單純的竊取軍事機密、商業機密、科技機密,而是同時進行著意識形態上的輸出。而後者的作用則是降低對方的警惕性,讓對方麻痺甚至接受自己,從而如同機體的免疫系統被破壞一樣,主動解除武裝,放棄抵抗。

說起中共的意識形態輸出,最基本、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對海外媒體的滲透。如2019年4月澳洲廣播公司(ABC)的四角(Four Corners)節目播出重磅報導《干涉Interference》引起轟動。澳情報局主席Andrew Hasting在節目中表示,「澳洲的華人媒體幾乎被中共政府完全滲透和控制了」。節目中提到旅居墨爾本的華裔富豪姜兆慶(Tommy Jiang)2009年開創的全球媒體集團CAMG完全就是為北京政府工作。對此,Andrew Hasting說「Tommy Jiang幾乎是澳洲所有廣告電臺的老闆,澳洲各個大城市都有他的電臺」。墨爾本大學資深講師Louisa Lim則表示「Tommy的廣播電臺是中共海外的發聲機器,這是一個重要的角色,全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人。」

除了媒體之外,文化教育方面的合作項目亦是中共意識形態輸出的一大渠道。這方面最顯著的例子正是孔子學院。兼有特務性質的孔院,打著孔子之名,實則是在宣揚中共黨文化,並將敏感話題設為禁忌,通過孔院的所謂學術活動,將對思想與言論的鉗制輸入西方社會,使西方人被洗腦後,漸漸失去對中共專制暴政的免疫力、防禦力,甚至失去基本的識別能力。

還有一種非常奏效的形式,則是通過娛樂圈、影視界,向世界進行意識形態輸出。這方面中共用力最大的是對好萊塢的滲透。被中共審查修改過的好萊塢電影讓人們在觀影的休閑時光中,不知不覺已被中共意識形態侵染毒害。

在經貿領域的合作中,中共也從未放鬆其對意識形態的控制。長期以來,中共在外企強行建立黨支部,要求在董事會做出商業決策之前與黨委協商。一些外企迫於政治壓力,修改章程,允許共產黨對企業運營和投資決策擁有決定權。

結語:

病毒是一種微觀生物。中共是一個龐然大物。通過以上比對,我們看到中共與當下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七大特徵完全相符,全息論視角讓我們看到,「中共病毒」正是中共在微觀層面上的一種體現,而中共則是「中共病毒」在宏觀上的一種成像。關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早在1月25日,在哈佛大學任教15年的流行病學家Dr.Eric Feigl-Ding就對其評論為「熱核級(thermonuclear)的瘟疫」、「史上最毒的病毒疫情」,反觀中共,它不僅因集邪惡之大全堪稱超級病毒,還因滲透世界,擴張霸權而成為人類歷史上的最大劫數。要想抵禦「中共病毒」,就要認清中共,與之做徹底的無期限「隔離」,才是度劫避禍的全身之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