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L案立法會調查中止 泛民斥梁振英拒配合 盡顯懦夫本色(視頻)


前特首梁振英涉收取澳洲公司UGL五千萬未有申報,立法會專責小組因取證「困難重重」,決定結束工作。(圖片來源:AFP/Pool)
前特首梁振英涉收取澳洲公司UGL五千萬未有申報,立法會專責小組因取證「困難重重」,決定結束工作。(圖片來源:AFP/Pool/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15日訊】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涉嫌收取澳洲企業UGL約5,000萬港元未有申報,立法會2017年初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延宕三年後,於7月15日宣佈因取證「困難重重」而結束調查。專責小組的民主派委員則發表「少數報告」,批評梁振英拒絕合作,令委員會無法找出真相,盡顯其懦夫本色。

立法會專責委員會主席謝偉俊星期三(15日)在立法會大會提交「梁振英先生與澳洲企業UGL Limited所訂協議的事宜」報告。報告指,委員會的運作一直困難重重,事件相關各方包括梁振英、UGL,以至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及稅務局,都拒絕出席研訊,提供的資料都只是對本身有利的陳述,難以公平客觀調查。鑑於委員會無法達致任何可確立的調查結果,決定結束工作。

梁拒赴研訊 委員會報告指舉步維艱

謝偉俊說:「鑒於專責委員會的運作一直舉步維艱,委員會認為難以依據,其職權範圍就所涉事宜,進一步展開調查工作,具體而言,專責委員會無法進入查明事實及審議的階段,因此專責委員會決定結束工作。」

報告透露,委員會曾要求梁振英提供一系列資料,包括與UGL的協議副本、向行會申報利益的紀錄、收取款項記錄等,但梁振英沒有配合,只提供另外12份聲稱「足以協助專責委員會達致正確結論」的文件。委員會無法取得足夠資料下,也曾考慮徵求專家在稅務、僱傭法例等方面的意見;也有委員提出動用立法會的傳召、調查權,邀請律政司提供資料等,但被其他委員以「徒然浪費時間和資源」為由,否決這些建議。

謝偉俊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立法會沒有傳票權力,只能邀請相關人士到立法會出席研訊,而調查工作最缺乏的正是梁振英的陳述。他又透露結束調查的決定是兩、三個月前作出,相信本屆立法會都不會重啓調查。「會議橫跨了幾年,但中間的進度很慢,最後根據《議事規則》必須回到立法會彙報。」

民主派提交「少數報告」表極度遺憾

《立場新聞》報導,專責委員會內的民主派成員梁繼昌、尹兆堅、楊岳橋、林卓廷,另外提交一份「少數報告」,從四方面補充了委員會報告未詳述的事項。

就UGL事件的背景,報告指澳洲企業UGL分別於2012、2013年底分期向梁振英支付五千萬元,就UGL收購梁振英持股的「戴德梁行」簽訂協議,當中涉及利益衝突、申報利益制度、稅務問題等,引起外界關注。成立專責小組的過程中,也發生過委員會副主席民建聯周浩鼎涉嫌按梁振英建議,修改研究範圍建議的風波。

「少數報告」總結指,作為主要調查對象的梁振英拒絕出席任何會議,令委員會無法藉研訊找出事件真相,其拒絕合作的態度「令人極度遺憾」。同時,委員會副主席周浩鼎曾與梁振英聯絡,修訂其提交的主要研究範疇,且未有及時披露,行為有違誠信及嚴重損害專責委員會的公信力,應予以強烈譴責。

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指,按現今程序,再成立專責委員會需要過半數議員支持及通過內會程序,日後如民主派無法取得過半數議席,重啓調查程序有困難。

議員斥梁振英懦夫 繼續提私人檢控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形容,專責委員會的正式報告結論就是「無可奉告」,批評是梁振英「無膽出席」、有委員「無規無矩」,加上何君堯提出沒有根據的洩密指控消耗大量時間,造成了這個結果。他直斥梁振英沒有兌現他宣稱會協助委員會調查的承諾,「在全香港市民面前,展現了他是怎樣的懦夫。」

另外,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發起「天下為公」行動調查梁振英UGL事件。他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指,因為立法會委員會是保皇黨主導,加上梁振英不合作,中止調查是意料之內,「保皇黨拒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傳召梁振英,變成無牙老虎,不能強制他上(立法會)給口供。」他未來會繼續對梁振英提出私人檢控。不過由於有關眾籌至今只籌得約30萬,他承認私人檢控仍有一定程度的困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