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手術時靈魂離體 看見了奇幻的景象(組圖)


靈魂離體中他們看見醫生對自己進行手術。
靈魂離體中,他們看見醫生對自己進行手術。(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1991年夏天,Pam Reynolds女士,一個家住亞特蘭大的三個孩子的母親,得了腦動脈血管堵塞,有生命危險。醫生告訴她必須做手術。為使手術成功,需要停止她的大腦和心臟的功能。當Reynolds女士處於麻醉狀態時,有各種儀器在監測她的腦幹的功能,以及她的體溫、心跳、呼吸和其它主要的生命參數。她的四肢被固定了,眼睛也被蒙上了。

當醫生動手術打開她的頭顱時,Reynolds女士感覺她「跳出」自己了的軀體,在高於手術醫生肩膀的一個位置觀察手術的過程。她發現醫生拿著一個像電動牙刷的東西。一個女性的聲音在抱怨病人的血管太小。Reynolds女士覺得他們在給她的腹股溝部位做手術。她想:「那一定不對,這可是腦顱手術。」

但即使Reynolds女士的眼睛和耳朵被蒙上和堵上,她所觀察到的事情真的發生了。手術鋸確實像電子牙刷,手術確實發生在她的腹股溝,因為必須把她的心臟和「心肺機」用導管連在一起。

醫生把Reynolds的血液放乾,以便使她處於「休眠狀態」。但從所有的控制儀器看,生命依然存在。Reynolds女士發現她穿過一條通向光明的通道,在盡頭,她看見了她的很久以前去世的祖母、親戚和朋友。時間好像停止了。然後她的叔叔把她帶向她的身體,並指示她回去。她像跳進了冰水中。當她甦醒後,Reynolds把她的經歷告訴了醫生。

他準確的描述了「脫離肉體的他」看到的詳細情況。
他準確的描述了「脫離肉體的他」看到的詳細情況。(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佛羅里達的內科專家,Barbara Rommer,在70年代早期遇到第一個「瀕死經歷」的病人。從1994起,她面談了600多據報有「瀕死經歷」的人,並寫成了一本書。下面是她記錄的幾個案例。

Robert Milham在一次心臟病發作中心臟停止了,「痛苦消失了,我停留在我的身體上面。我看著我的身體躺著,他們把船槳放在我的身上」。經過了一個自私的一生,他說,他的經歷使他變成了一個慷慨的人。

企業家Ken Amick在一次過敏反應中停止了呼吸,全身發藍。「我可以看見顏色,我可以聽到聲音,我可以感覺到感情,如害怕和放鬆。那麼,那個躺在桌之上的藍色的東西是甚麼?那是我,我害怕看到他。但那不是我,那是我的身體。」

在2001年出版的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中,荷蘭心臟專家Pim van Lommel重新講述了一個瀕死現象的事例。一個44歲的心臟病患者,已處於臨床死亡狀態。救護車把他急速送到醫院,醫生用振盪器重新啟動他的心臟。護士取走了他的假牙,以便使呼吸道管能插進他的喉嚨。當病情穩定後,這個人被送到特護病房。

一週以後,這個病人看見了那個取走他假牙的護士,儘管在前一次的相遇中,他是處於臨床死亡的狀態。

「你從我的嘴裡取走了我的假牙。」她對護士說,然後準確的描述了他的「脫離肉體的他」看到的詳細情況。

現代西方醫學研究者已經不得不承認,「瀕死經歷」是由於大腦的功能紊亂引起的這一解釋是不能令人信服的,意識不僅僅存在於大腦中。

英國的Southampton醫院的研究者們在雜誌《Resuscitation》中撰文稱,11%的病人回憶大腦有無意識階段。6%被救活的心臟病人有「瀕死經歷」。Van Lommel和英國學者的研究結果顯示了意識可以獨立於活動的大腦而存在。

「瀕死經歷」迫使人們重新思考這個人們都認為已有答案的問題:甚麼是死亡?意識在哪裡?科學可能發現和證實靈魂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