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被外星人劫持 神秘失蹤後離奇返回(圖)


黃延秋的騰空飛躍事件,十天之內飛躍大半個中國。
黃延秋的騰空飛躍事件,十天之內飛躍大半個中國。(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Stock)

1977年,河北省肥鄉縣北高鄉北高村村民黃延秋先後3次神秘失蹤,繼而離奇身還。記者探訪了北京UFO研究會的專家,根據UFO研究會當年和現今的文字記錄及相關口述,整理成文。  

前一天晚上失蹤,第二天出現在千里之遙

位於河北省肥鄉縣北高鄉的北高村在1977年7月27日(農曆六月十二)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這件事情使得這個一向和睦寧靜的村莊籠罩著一層驚慌的氣氛---村東頭即將成婚的青年農民黃延秋在當天夜晚睡覺時突然失蹤,人們四處尋找歷時十天仍杳無音訊。他的神秘失蹤使他的母親、未婚妻及同村村民為之不安。

消息傳到北高村北側一公里的辛寨村,村民們將一封過時的加急電報交到北高村一位村委手裡。日期標注的是「7月28日」,也就是黃延秋失蹤的第二天,電文中寫道:

「辛寨黃延秋在上海蒙目路遣送站收留望認領。」

令人不解的是,上海遣送站發報的時間竟是在黃延秋失蹤後僅10小時。

北高村離上海市1140公里,當時乘直快車也需22小時到達,而且還必須到45公里外的邯鄲市才能搭上火車。而從北高村到邯鄲市晚上並不通車,如果是步行到邯鄲則需要八九個小時,那麼他是怎樣趕到的?他去上海幹什麼呢?

其後,幾名村委籌資輾轉趕到收留黃延秋的遣送站,經遣送站工作人員證實:黃延秋於7月28日早被該站收留,是兩個「交通警」模樣的人將他送到那裡的,並說他是河北肥鄉縣辛寨村人,所以電報就誤發到了辛寨村。

回鄉後,黃延秋帶著困惑說出了他的奇遇:

7月27日當晚天氣悶熱,晚10點左右他在剛蓋好的、還沒來得及裝門的新房裡睡下。不多時被喧鬧聲驚醒,睜開雙眼時看到的竟然是高樓林立、霓虹閃爍,自己躺在繁華大城市的街頭。平時隨意擺放的衣物被包在身旁的包裹裡。周圍的一些牌子上寫著「南京市某某商店」等。定神後,他開始回想自己怎麼來到千里之隔的「南京」。

之後,兩個「交通警」模樣的人出現在面前,交給了他一張南京到上海的火車票並將他送到站臺,還聲稱他們隨後趕到。經過4小時到達上海,他找到了車站的派出所,沒想到那兩個「交通警」竟在門口等他,並將他送到遣送站。

一個月後逐漸平靜的村莊再次惶惑,黃延秋第二次失蹤,而這一次他竟神秘地闖進軍營。

9月8日黃延秋再一次神秘失蹤 

據他後來說,10點左右在院裡的床上睡著,半夜醒來發現自己竟然躺在1000多公里之外的上海火車站廣場。黃延秋後來說,那天夜裡,周圍人影稀疏,又下起了大雨。

這時有兩人自稱是部隊的人,告訴他受長官的委託專門等候黃延秋,並要帶他去部隊。

渡過黃浦江,接著換乘公共汽車,他們才到達郊外的營房駐地。在部隊的門口處有戰士持槍站崗。當三人進去時,站崗的士兵竟毫無反應。他們到了一個師部的辦公室,在場的軍官都很驚訝,就問他是怎麼進來的。黃回答,是他們倆帶我來的。但驚奇地發現,帶他來的兩個人不見了。

據軍隊有關人員說,按照部隊紀律,親友來營房找人要在門口出示證件及書面登記,然後由士兵到門口接應,證明屬實才能進來。據當時執勤的門崗和傳達室人員說,當時並沒有外人進出。次日,部隊通知了黃延秋的村委,並將其送回。

騰空飛躍事件」,十天之內飛躍大半個中國 

9月20日,黃延秋在大隊記完工分,在回家的路上突感頭暈便沒有了知覺。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家賓館裡,有兩個年輕人在身邊,還是那兩個「交通警」。他們告訴他,此地是蘭州。令黃感到奇怪的是那兩個人的口音隨著地方的不同而發生轉變。

據黃延秋後來回憶說,休息一天後兩人輪班將他背起飛行,兩人身高都在180厘米左右,表面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異常,背著飛的時候也能感覺得到他們的體溫。按照黃延秋的說法,「飛行高度大概丈把左右」,「四肢不動也沒有迎面的風感」,「速度感覺像跑一樣快,中途一般不停留」。到達北京後,在長安大劇院沒買票就入場觀看了《逼上樑山》的大型京劇表演。

接下來,他們來到了距北京100多公里的天津,照例說應該是一個小時到達,但他們卻轉瞬到達,也是無票入場,觀看了故事片《苦菜花》,隨後又到達有些涼意的瀋陽,接著又由瀋陽到哈爾濱,到福州,到南京,由南京又到古都西安。

沿途兩人向黃介紹各地的有關信息。最後他又被帶回蘭州,熟睡中被帶到家門口。當他母親發現他時已經是他失蹤十天以後了,他還穿著原有的舊衣,但鞋子不見了。

這就是當時轟動一時的發生在我國冀南地區,涉及河北、南京、上海等19省市大半個中國的「騰空飛躍事件」。

專家觀點

北京UFO名譽理事長孫式立教授

有些UFO現象我們可應用多維空間理論來解釋,我們可以肉眼觀察到的是三維空間,四維空間我們雖然可以利用坐標來演示,但人類的肉眼是觀察不到的。現代的科學手段讓我們用專用的顯微鏡可以觀察到正四維空間,但研究負四維的顯微鏡還沒有被發明。多維空間的研究是當代科學家在研究空間領域方面的重點。在這些事件中---主述如果真實的條件下,人物的遭遇往往不被其他人發現,也有可能他們的活動範圍是在我們看不到的空間裡。這還有待於今後的科學證實。

北京UFO副理事長王煥良教授

關於不明飛行物的爭論是在上個世紀40年代末興起的。不明飛行物目擊事件急劇增多,引起了科學界的爭論。

因為UFO不是一種可以再現的,或者至少不是經常出現的事物,沒有檢驗的標準,迄今在世界上尚未形成一種絕對權威的看法。

持否定態度的科學家認為,很多目擊報告不可信,不明飛行物並不存在,只不過是人的幻覺或者目擊者對自然現象的一種曲解,可以用天文學、氣象學、生物學、心理學、物理學和其他科學知識來加以說明。他們把「飛碟學」視為偽科學。

肯定論者認為,不明飛行物是一種真實觀象,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事例所證實,不過許多UFO專家表示,他們並不肯定UFO是外星船。他們認為不應該把相信UFO存在與相信它來自外星的理論混淆起來,因為來自宇宙的假說只是根據其飛行性能、電磁性質以及目擊者的印象解釋歸納推斷出來的,正確與否尚待查證。

當然也有一部分UFO專家支持「外星說」。一些學者還指出,飛碟現像在許多方面與已知的基本科學規律不符,在解釋這種現象時理論上所遇到的困難,是它至今未能為現代科學家所承認的主要原因,但不能因此就輕易否定這種現象的存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