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經典 蘇軾與辛棄疾的對決誰能勝出?(圖)

2021-04-19 09:09 作者: 張其成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提及宋詞,蘇東坡及辛棄疾,絕對是不能不提的兩大文人。圖為明代崔子忠畫蘇軾留帶圖。
提及宋詞,蘇東坡及辛棄疾,絕對是不能不提的兩大文人。圖為明代崔子忠畫蘇軾留帶圖。(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兼有文學及音樂兩大特點的宋詞,都有一個詞牌名,它千姿百態地與唐詩爭奇,歷來與唐詩並稱雙絕,還跟元曲鬥艷。至於北宋的蘇軾蘇東坡)及南宋的辛棄疾,是提及宋詞之際,絕對不能遺落的兩大絕頂詞人,他倆也是豪放詞的傑出代表。蘇軾創立了豪放詞,辛棄疾則將它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蘇軾在豪放中盡顯曠達,辛棄疾則傾盡悲壯,他倆的豪放詞都打破了男女柔情、綺麗婉約的傳統模式,寫下男兒情懷。今日要跟大家分享的,是來自二人的《西江月》,就讓我們一起走進這兩位巔峰詞人的平生絕美之作。

首先來閱讀蘇軾的作品吧。

《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

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

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

全詞以景寓情,情景交融,通過對新涼風葉、孤光明月等景物的描寫,將吟詠節序與感慨身世、抒發悲情緊密結合起來,由秋思及人生,觸景生情,感慨悲歌,情真意切,令人回味無窮。

人生無常,世事就如同一場夢。春去秋來,生命只不過是經過幾次秋涼罷了。這兩句詩詞,用來形容人生態度的曠達。

再來看看辛棄疾的。

《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辛棄疾在創作這一首詞時,正在上饒閒居,操勞半生的他難得有清閒時間,就在這樣一個夏日月明之夜,伴著清風、聽著鳴蟬,他來了一次說走就走的田間夜行。全詞從視覺、聽覺、和嗅覺多個方面給人們帶來了一場絕美的山村風光之旅。

詞句從嗅覺和聽覺兩方面進行描寫,並以蛙聲說豐年,構想奇妙,給讀者以最為鮮明而深刻的印象,並將讀者引進了一片美妙的境界之中,是詞人頗有創造性的名句。

這兩位頂級詞人,創作了兩首經典《西江月》,兩個不同的季節,兩種不同的人生感悟。雖然有人嘗試要針對這兩首作品分出高下,但因為有人喜歡清冷的中秋夜,有人喜歡熱鬧的夏夜,致使千年來這兩部經典總難分高下。

責任編輯:伍鑲語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大唐英雄榜 電子書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