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一滴淚的距離(圖)


中國農村一所學校。
中國農村一所學校。(圖片來源:Adobe stock)

【01】

那是一個深秋的早晨,天剛微亮,薄霧還掛在樹梢上,王先生坐車前往山村學校支教。車在九曲十八彎的山路上盤旋,直到日影西斜,來到位於大山深處的一所中學。

看到四面漏風的校舍,王先生心裏一陣酸楚,決意留下來,把夢想的種子播到孩子的心田。事實上,遠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有個叫李想的孩子,就是讓先生頭疼的學生。

王先生在講台上念課文,抬頭見他兩眼走神,心早飛到爪哇國去了。火氣騰的冒上來,大聲說:李想,我剛才讀到哪了?

同桌用胳膊捅了捅他,他這才醒覺過來,撓撓頭說:讀的什麼?沒聽到啊。

班上學生哄堂大笑。

王先生氣得不知說什麼好,示意他坐下,告訴他認真聽講。

這樣的事情反覆多次,成績自然好不了。他還和別人打架,黝黑的臉上挂了彩,問是怎麼回事,他不肯說。

有一回,王先生看到幾個孩子圍著他揮拳亂打,邊打邊說:不信你不哭。

淚水在眼眶裡晃,他昂著頭,愣是不讓它落下來。王先生大喝道:為什麼打人?

他們撒腿跑了。

王先生走上前,想說些什麼。他看了先生一眼,轉過身,歪歪跌跌地走了。王先生心裏覺得難過,他到底是怎麼了?他的童真哪裡去了?

【02】

有個周未,王先生到他家裡走訪。到那兒一看,先生鼻子酸了,破舊的土坯房,屋內光線昏沉。原來,他父母外出打工,家裡只有他和爺爺。

他父母出去多久了?經常回來嗎?王先生問。

老人嘆氣說:他爹娘走了五年,很少回來。剛開始那會兒,他想起來就哭,躺地上打滾兒,誰也哄不住。連哭了幾個月,眼淚都流乾了……

校園裡再見到他,他仍舊上課走神,王先生卻不敢與他的目光對視。那目光望也望不到底,透著陣陣寒氣,充滿稚氣的臉上有著與年齡不相稱的憂鬱和漠然。

就這樣又過了幾個月,有一天,聽說他的父母回來了,還受了些傷。

事情大致是這樣:他的父母坐車回家,趕上下雨,山路濕滑,車翻進了溝裡。幸好只是些外傷,他們在醫院住了幾天,包了些藥,打車趕回了家。

王先生想去他家看看,路上,聽見村民在議論:爹娘出去這麼久,回來傷成那樣,這孩子跟沒事人似的。

作為老師的心像被什麼東西揪了一下,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走到院裡,爺爺正衝他發脾氣:你這孩子,心咋就那麼硬呢?看到爹娘遭了罪,連滴眼淚都沒流……

話未說完,便聽到一聲劇烈的咳嗽聲。

他倚著門框站著,默不作聲。父親接過話說:我們出去這些年,他感覺生疏了,這也怨不得孩子。

母親走過來,摟著他的肩說:這次出事後,我和你爹也想了,年後包片果園,不出去打工了。

他低下頭,一顆亮晶晶的淚珠,滾落了下來。剛開始是小聲啜泣,到後來變成了號啕大哭。

王先生忽然懂得,這些年來他有多孤單,有多悲傷。所謂的堅強,是因為沒有一個能讓他依靠著哭泣的肩膀。先生眼眶全濕,悄悄地離開了。

【03】

第二天上語文課,他坐得直直的,聽得很認真。下午是體育課,他跟別的孩子在草地上嘻嘻哈哈地玩鬧。

金色的陽光傾灑下來,他的臉上煥發著光彩,整個人都明亮了起來。

他沿著操場奔跑,輕盈得像一陣風。有同學喊:李想,你的衣服髒了,後面好幾道黑印子。

他頭也不回地說:俺娘……會洗的。

娘這個字拖得老長,喊得格外響。

不知道一滴淚掉下來之前,在他心裏奔湧了多久。

但我們明白了,從現在開始,一個美麗的生命,如含苞待放的花蕾,又變得鮮活生動起來。

責任編輯:wendy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