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奇老僧 宋人死而復生 帶回警世奇聞(圖)


世界古代文化中竟蘊藏著如此神奇之技術(16:9)
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結束,而是又一次新的開始。(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宋仁宗時期,有位年輕人遊覽寺院,遇到了一位老僧。次年,年輕人病亡,他的元神進入幽冥,卻看見老僧從天而降,還帶他走了一遭。原來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結束,而是又一次新的開始。

陳明遠,名公辟,是興化軍人,曾經考中進士。他的父親陳鑄時任尚書都官郎中,廣州府通判。

巧遇老僧

宋仁宗皇祐三年(1051年)春天,陳明遠經過泗州,遊覽了普照王寺。當時,有一群僧人正在南院舉行集會。明遠繞過佛塔,從西廂走到大殿,東西兩廊眾人甚是喧嘩。惟獨有位老僧穿著破舊的衣服,倚靠著庭下的一棵樹,閱讀一卷青紙書。那本書放出一片光彩,照射到百步之外。明遠見狀,走到老僧身邊,向他行禮。

老僧舉起手,讓他看那本書,原來是一本金字寫就的《金剛經》,是梁朝傅大士之頌。傅大士(497─569年)原名傅翕,字玄風。他一生並未出家,但修行有素,與達摩、寶志並稱「梁代三大士」。

老僧誦經自若,明遠站在他身後靜靜地聆聽。過了許久,僧人回首笑著對他說:「你也喜歡聽經吧?」明遠稍帶恭敬地回答他。僧人讀完後,就將經書交給他,說:「這是江南李氏所施,看你的樣貌,應當接受這本經書。」明遠很喜愛,接下經書就回去了。第二天,他取出經書對著太陽,但是經書並沒有放出光彩,所以他讀了一遍,就藏進了書箱中。

第二年,明遠的父親到海陵赴任,他也隨父同行,但忽然得了重疾,醫藥無效,一夕就病死了。三天後,陳家將要大斂,發現明遠體溫在恢復,不一會兒他就甦醒了,過了一頓飯的時間,他就能說話了,不過族人反而受到了驚嚇。

遊歷地府

明遠自述,起初病情加重時,看見四卒深目虎喙,手持文書,上面蓋著大印,但是字跡難以辨認。或許文書上寫著抓捕明遠的命令吧。他們抓著明遠,銬住他的雙手,向西北方走去。差吏看起來很凶暴。途經空曠的原野,到處都是塵埃,能見度很小。逐漸靠近一條大河,那裡有一座守衛嚴密的官府。門外坐著幾十名差吏,手裡都是拿著棍棒,從府內傳來陣陣拷打聲。

僧人從虛空而降

三名差吏先進去,一人守著明遠,站在大門外待命。一會兒,先前坐著的士卒全都起身跪拜。明遠回頭一看,一位僧人從虛空而降。僧人過門見到了明遠,手持禪杖站著,臉上露出哀憫的表情。明遠還沒回過神兒來,手上的鐐銬就已經自行解開了。他仔細地看著僧人,即在泗州時送他經書的那位老僧。於是,明遠向他叩拜祈禱。

後來,有一差吏飛奔而來,呼叫明遠,原來是明遠的叔父陳釴。陳釴生前是太學進士,已經去世三年了。陳釴見到侄兒,詢問家中之事,說:「我應當整理錄冤簿三年,如今才二年,並不是佳職。」

陳釴生前有套衣服,藏在某處,他讓侄兒焚燒後送給他。那殷切的叮囑聲,猶如在世時一樣。陳釴還告訴明遠,說:「世人不要冤冤相報。怨報重複猶如繩索,有人過了千百生都不能解脫,所以我任職的地方安排的差吏最多,收錄冤情整理成冊,等待了結的日期,但是冤冤相報沒有終了。神君聖靈,尤其厭惡這一點。」他還沒有說完,彷彿有人在叫他,陳釴就急忙離開了。

禽獸諸蟲 都能說人話

老僧帶著明遠遊覽廳堂兩側的廂房,看見獄囚不下數百人,也有禽獸諸蟲,都能說人言,正在與罪囚對質辯論。那群差吏見到僧人都是行禮而拜。

有個罪囚被大鐵鎖鎖著,左右兩邊的文書幾乎淹沒了罪囚的頭。罪囚言語吞吐,想說什麼,但口裡又不停地出血。獄卒使他自讞,如果所說罪行輕重不當,就會遭到鞭打。明遠偷偷地看了一下,那人是他的表舅鄭生。鄭生生前為福建的官吏,平常喜歡舞文弄法,玩弄文字,歪曲律法。他已經死了十多年了。

鄭生見到明遠,頓時聲淚泣下,頻頻向老僧拱手行禮,一邊又看著明遠。老僧笑著,用禪杖一指,大鐵鎖就開了,直接墮到地上,然而鄭生不敢起身,他的嘴裡一直出血不已。

生前丟棄供養 地獄都要補吃

明遠又看見五六個坐著的僧人,前面陳列著幾十瓮腐爛敗壞的飲食,味道非常難聞。僧人說:「這些都是他們生前丟棄的供養,所以要讓他們再吃一遍。」

此岸彼岸

老僧又引領明遠走到前面的大河,上到蜿蜒的虹橋上,望著彼岸的城府樓觀,但見煙霧籠罩在上面,明遠請求去看一看。老僧沒有同意,說:「你要是過了大橋,就不能再回去了。」繼而,明遠隨著老僧向東南方走去,四周的建築人物,和人世差不多,只是天氣陰沉,就像要下雨的樣子,而途途中所遇到的人,往往都是他昔日所見過的人。有人戴著高冠,騎著大馬,出入前後跟著一群吏卒。人們指責他們是為了名利權勢之輩。他們想往前走又不敢走,樣子很是狼狽,像是被什麼東西逼迫一樣。更有甚者嘆息哭泣,後悔不已,想要逃跑但又不能。

老僧帶著明遠來到先前所經過的廣野,遇到溪水迅速暴漲,他想起來時並沒有溪水,擔心過不去溪流。老僧拿著禪杖的一端,將末端遞給他,走在前面帶路。剛開始,溪水很淺,但走到水流中間,明遠沒有抓住禪杖,不慎跌到水裡,因此驚慌大喊,從而甦醒。

明遠死而復生,手臂上還有被拷的痕跡。他醒來後,發現老僧已在室內,滿室香氣撲鼻。親族齋戒祈見者,也只能看到老僧的衣袍、禪杖、鞋履而已。

從那天起,老僧每天為明遠講授經義。他的聲音圓潤渾厚猶如鐘鳴聲,在庭戶外的人,聽到他的聲音也會深感喜悅,一輩子都忘不了他的聲音。

當時,很多人揣測,老僧可能是僧伽大師(唐朝高僧)。不過老僧說:「僧伽是我的師父。」將近一個月,明遠完全恢復了健康。老僧對他說:「後十四年,我在祖山等你。」祖山即「廬山」。說罷,他就離開了。

陳氏按照陳釴的叮囑,果然在某處找到了那件衣服,由僧人誦經後,焚燒給他。

神明記人功過,憑此責罰或獎賞,耽於苟安淫樂之人,又怎能逃脫?古人常說:「三尺頭上有神靈。」。平日的一舉一動,又怎能不謹慎反思?

到了宋仁宗至和三年(1056年)八月,明遠回到莆田,拜訪以前的故人,找到了張邦基。向他出示了那卷經書,也就是老僧交給他的那一卷。同時,向他詳細地講述了事情的本末。

因為死而復生的經歷,陳明遠變得善於言談,謙和待人,對神明心懷敬畏之心,和以前很不一樣。張邦基發現了他的變化,雖然死而復生之事太過離奇,但確實能讓人引以為戒。後來,張邦基將事件始末記載下來,勸誡後人慎修明德,以免冥冥之中受到責罰。故事據《墨莊漫錄》卷十。

責任編輯:任鳳鳴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