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強和張文宏是被抓了不同的「辮子」?(圖)

2021-09-06 06:07 作者: 胡平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張文宏
張文宏(圖片來源:Yves Dea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9月6日訊】有朋友說,以打假張文宏論文抄襲為由,否定張文宏的「與病毒共存」的抗疫觀點固然不對;以支持張文宏的抗疫觀點為由,為其論文抄襲辯護也不對。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一碼歸一碼,張文宏的抗疫觀點如果是正確的就應該支持,他的論文如果確實有抄襲的問題就應該處理。

這話說的很對。我先前就講過,如果我是復旦大學學術規範委員會的成員,我會秉公處理。如果張文宏的博士論文確實應該算抄襲,就按抄襲處理,即便我很為張文宏遺憾。

但又有朋友質問我,假如你是復旦大學學術規範委員會成員,你很知道當年有這種問題的博士論文多得很,不少比張文宏的問題更嚴重,還有的論文根本就是別人代寫的,只是那些人位高權重,沒人敢把問題提到會上來。別說什麼「民不告,官不究」,你又不是外星人,你難道不知道在中國,法院、紀委還有什麼大學的學術規範委員會,絕不是你提告他就受理的。否則,怎會有那麼多假博士高官穩坐釣魚臺?如果你只對張文宏抄襲案嚴肅處理,而對其他性質相似和更惡劣的卻放過,你還能以秉公處理自居、心安理得、還自我感動嗎?

這個質問很有力。確實,既然我明知有很多論文存在類似的問題,有的性質還更惡劣得多,我都放過不理,單單處理張文宏,良心怎麼過得去?只怕以後就睡不好覺了。

然而又有人提出,那是否意味著只要不能打假習近平的博士論文,其他所有人的論文打假就都不該進行了呢?你我都承認,在眼下的中國還不能進行公平公正的打假,只有選擇性打假。而選擇權不在你手裡不在我手裡,在黨手裡。但那是否意味著,我們對這些打假就該一概否定、一概反對嗎?就像反腐,中共的反腐無疑是選擇性反腐,但那是否意味著我們對這些反腐就該一概否定、一概反對呢?那是否意味著,我們就該為所有被打成腐敗分子的官員鳴冤叫屈呢?

我說,當然不能一概而論。這中間分不同情況,不能一概而論。但是有一種情況是明顯的,例如任志強。中共法院以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重判18年,外加追繳全部非法所得和高額罰款。任志強是紅二代,又是搞房地產起家,要說他沒有經濟問題恐怕很難讓人相信。但是我們都堅信,對任志強的重判是政治迫害。習近平要重判任志強,是因為任志強發表言論,堅決反對習近平修憲、恢復終身制;是因為任志強猛烈抨擊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儘管任志強是紅二代,和王岐山還是老交情,習近平仍要出重拳下狠手。習近平不好公開以言治罪,於是就抓住任志強經濟問題這根辮子大做文章,把一樁言論罪搞成經濟罪的樣子。但盡人皆知,如果任志強不是發表了那些言論,他是絕不會因其經濟問題而被當局關大牢、下大獄的。

試問:我們能說一碼歸一碼,任志強批評習近平理當肯定,但他在經濟上確實有嚴重問題,因而當局抓他、判他也是應該的嗎?

回到打假博士論文的問題上來。如前所說,即便是選擇性打假,我們也不能一概否定、一概反對。但至少有一種選擇性打假是不能接受的,那就是因為別人說了黨不喜歡聽的話,於是就挖出一件和爭議本身不相干的、往往還是很久遠的,而且還是很多人都共有的什麼假來大做文章。有些人裝外賓,好像他分不清哪個打假是抓辮子整人哪個不是。其實這種事很簡單,連外賓也看得懂。我發現,就張文宏說「與病毒共存」而引起趙盛燁舉報論文抄襲這件事,外國媒體的報導也都指出這是打壓異議製造恐懼。只有假裝外賓的才看不懂--不知是真的看不懂,還是假裝看不懂。

原題目:再議「抓辮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