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朝鮮?(視頻)

2022-03-24 08:01 作者: 東方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2年3月24日訊】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特殊軍事行動已經進入第四個星期了,這是全世界最引人注目的大事件,從各國政府最高執政機關、智庫、精英集團,到茶館、酒吧、茶餘飯後,大家都在討論這個問題。很自然的,大家都會從歷史中找線索、尋求答案,前車可鑒後者之師嘛。

在華人圈子裡,首當其衝的就是把臺灣跟烏克蘭相比,中俄兩國剛剛宣布合作沒有邊界,莫斯科就西進攻打烏克蘭,這是不是北京南下攻打臺灣的預演和前奏啊?西方情報領域不就有這個說法麼,什麼中共今年秋天要拿下臺灣,當然現在還沒有看到中共海軍戰略物資的大集結。

在華人之外的圈子裡,很多人會把烏克蘭戰爭跟一百年前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的情形相提並論,歐洲列強之間的博弈引發了一場大戰。也有人把它跟1939年德國納粹和蘇聯紅軍侵略、分割波蘭相比,跟1939年冬天蘇聯進攻芬蘭的戰爭相比;更有人把俄羅斯侵略烏克蘭,跟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相比。

前兩天我看到一篇對邁特.鮑庭格(Matt Pottinger)的採訪報導,很獨到很深入的分析,很受啟發,今天跟你分享一下,你看看他講的有沒有道理。這個鮑庭格你可能不熟悉,但他在外交和國防圈子裡很有份量,大家知道川普(特朗普)上臺後對中共的態度跟前任有很大的轉變,把中共當作美國的頭號敵人,而且很快的,幾乎在一夜之間就獲得美國朝野的共識,美國社會的親中派、熊貓派瞬間消失。這個鮑庭格就是美國戰略大轉變的背後推手。川普上臺後的第一個國防戰略白皮書,把中共成為修正主義者,很多上了年紀的觀眾聽起來不陌生吧?斯大林死後,赫魯曉夫上臺,毛澤東就把赫魯曉夫稱作修正主義分子,從此中共和蘇共開始分道揚鑣,一直到尼克松時期被爭取到西方陣營,打了一張中國牌,生生的把共產國際腰斬,最後導致蘇共的解體。今天,美國精英階層把中共稱作修正主義,要顛覆現有的,以民主、法制、市場、自由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取而代之以中共特色的獨裁統治。而這個修正主義概念的背後,隱隱然就有這位鮑庭格的影子。麥克馬斯特(H.R.McMaster)2017到2018年擔任川普政府國安顧問,他就這麼說,冷戰後美國外交政策的大轉變,要跟中共對抗,提出了新冷戰的策略,鮑庭格起到了關鍵作用。

這位鮑庭格究竟何許人也,怎麼有那麼大的能耐?說起來很簡單,他原來是華爾街日報駐中國記者,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對中國的深度解讀,主要來自於他親自閱讀中共機關文件、內部講話,都是很少被西方世界翻譯成英語的原稿文件,特別是習近平的一些內部講話。很多習近平的講話都是不公開的,特別是有關新冷戰思維,在中國叫大國崛起的思維,這方面的講話屬於內部講話,屬於秘密,但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也很難有長期保存的秘密,時不時的會在機關黨報的刊物上出現。正是因為能直接閱讀這些文件,鮑庭格形成了他自己的看法和判斷。

你可能說了,西方情報蒐集工作很有能耐啊,蒐集、理解、分析中國政府的文件,不就是情報機關幹的事情嗎?再加上現在有人工智慧,翻譯不是個難事啊?怎麼說呢?從理論上講是這樣,但實際上真正操作起來不是那麼回事,比如說追殺本拉登吧,911恐怖襲擊的主謀,美國的頭號敵人,但真正關注並追蹤到本拉登的,主要是依靠一位名叫珍的二十多歲的情報分析員,具體過程中情局沒有透露,是後來海豹突襲隊成員寫了一本書,有關擊斃本拉登的書,叫《艱難一日》,這本書披露了是珍發現本.拉登的,就是說,情報真正落實到能夠清晰並起作用,很大程度上靠個人,也許靠運氣吧。

反正,這位鮑庭格就特別關注,並能感知到中共高層的意圖,推動美國外交政策的重大變化。其實,能給中共把脈的專家不在少數,但都是中國人,也只有中國人,特別是中共體制內的人,才能真正看清楚中共的真實意圖,但可惜的是,中國專家很難在西方的政策圈子裡受到重視,更難在決策階層立足,畢竟,思維方式、文化因素、表達能力跟西方精英階層不完全合拍,難以在一個頻道上交流。所以,鮑庭格這樣的西方人,又有體制內對中共的一定瞭解程度,就成為很少見的智囊和參謀。

好了,花了這麼多篇幅介紹鮑庭格的身份和背景,現在言歸正傳,分享一下他對烏克蘭戰局的看法,為什麼他認為烏克蘭更像是上個實際五十年代的朝鮮戰爭。

首先,斯大林、毛澤東、金日成,也就是當時蘇聯、中國、朝鮮的獨裁者,對朝鮮戰爭的發展和前景預期都發生了失誤,跟今天普京誤算烏克蘭戰爭是一樣的。斯大林、毛澤東、金日成都相信,朝鮮戰爭速戰速決,因為南北朝鮮的軍力太懸殊了,他們也低估了國際社會,低估了美國捍衛朝鮮半島的決心。

其次,朝鮮戰爭固化了冷戰概念,今天你我對冷戰的概念很熟悉了。冷戰這個概念是英國首相丘吉爾提出來的,1945年就提出來了,但丘吉爾提出這個概念的時候還是一個抽象的,剛剛從二戰走出來的人們是不知道什麼叫冷戰的,它只是一個抽象的,沒有感性認識的一個新名詞而已。一直到朝鮮戰爭爆發,整個朝鮮半島幾乎赤化,美國背水一戰、釜山登陸才扭轉戰局,接下來便是中共出兵,跨過鴨綠江,最後僵持在三八線上,談判、停火,一直延續到今天,到今天,南北朝鮮還處於戰爭狀態,中間隔著一條非軍事地帶。冷戰以蘇共的解體,以西方自由陣營的勝利而結束,而鮑庭格提出來的新冷戰,已經提出來四、五年之久,但是西方世界,就是在美國朝野,被認同的比例並不高,而一場烏克蘭戰爭,以及接下來可能的演化過程,也會起到對新冷戰這個概念清晰化、感性認識化、固化的作用。

第三,朝鮮戰爭是美蘇爭霸的試金石,烏克蘭戰爭是美中爭霸的試金石。上個實際九十年代對中共來說是風雨飄搖的年代,1989年的民主運動被血腥鎮壓下去了,但對中共高層的震盪是刻骨銘心的;緊接著便是第一次伊拉克戰爭,美軍在很短的時間內幾乎全殲薩達姆的軍隊,這也是近代歷史上第一場高科技精準打擊的戰爭,全世界的獨裁者都震驚於美軍的打擊能力;緊接著,便是蘇共的解體、柏林牆的倒掉,冷戰的結束,美國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霸主。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中共就把美國定為自己最主要的敵人,美蘇爭霸演變成美中爭霸。就像當年二戰結束後,美蘇之間進入冷戰一樣,美蘇之間不會立刻刀兵相間,畢竟,已經有了核武器這樣大規模殺傷武器了嘛,所以才有朝鮮戰爭這樣代理人的戰爭,在一個局部地區,美蘇兩大霸主之間的預演性質的戰爭。同樣的道理,美中之間的爭霸,也不會立刻兩軍對壘,也會借一場代理人戰爭來試驗一把,而烏克蘭就是這樣的一場戰爭,所以用朝鮮戰爭來對照烏克蘭戰爭是有意義的。

照這條思路推演下去,首先看看中共當局自己是怎麼看待朝鮮戰爭的。鮑庭格介紹說,去年11月的時候,習近平就談到朝鮮戰爭,他把朝鮮戰爭看作是當年毛澤東高瞻遠矚的壯舉,這樣的話多次在習近平的講話中出現,而且要求學習朝鮮戰爭精神。什麼叫朝鮮戰爭的精神呢?打個比喻,就是打人一拳而避免挨打一百拳的戰略,而且還要學習毛澤東為了打好這一拳甚至不惜讓全中國化為廢墟的那股狠勁,砸爛了一切再重新造唄。翻譯成今天的話語,就是不惜犧牲現有的機關、企業、乃至政治體制,甚至犧牲現有的觀念而浴火重生的這麼一種態度。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烏克蘭戰爭是不是也會像朝鮮戰爭那樣曠日持久的耗下去,到最後誰都不想再耗下去也劃一條三八線,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呢?

第四,朝鮮戰爭時期,毛澤東和斯大林的關係,今天習近平跟普京的關係,非常的類似。說實在的,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並不好,邊境領土存在爭議。大多數中國人視俄國為北極熊,俄國人把中國人看作黃貨。兩國在經濟、政治、文化上的聯繫既不深遠也不廣泛,但普習兩人的私交相當不錯,有點惺惺相惜的味道,兩位都是獨裁者,重大決策都是個人獨斷。今年二月份在北京的普習會,兩國發表了五千字的公告,聲明兩國合作沒有邊界。鮑庭格提醒說,不要小看了這五千字的公告,這說明兩位在國內一切說了算的獨裁者達成協議,不再糾結過去,不再因為領土鬧矛盾,從現在開始,槍口一致對外,跟自由民主的體制對抗。

說到自由民主的體制,就得說說美國總統,自由民主體制的領袖,這是第五點。在習近平和普京的眼裡,拜登是軟弱的。他就職之後馬上就停止了新的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談判,給了普京五年不受約束的時間,這正是普京要的。拜登也不在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問題上繼續向德國和俄國施加壓力,這也是普京要的。拜登還開始限制向烏克蘭提供先進武器,這更是普京要的。與此同時,拜登政府從新啟動了跟伊朗的核武談判,這是川普2018宣布退出的協議,而拜登又恢復談判,不但恢復談判,還邀請俄國加入談判,不但邀請俄國加入,還依靠俄國作為中間人和傳話人進行談判,在俄國眼裡看來,拜登這是示弱。在沙烏地阿拉伯看來,在以色列這些美國盟邦看來,拜登這是要犧牲盟友的關係跟敵人套近乎,這是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那麼,如果川普連任,今天的美國總統是川普,普京會不會入侵烏克蘭?鮑庭格說,誰也不知道。但是有兩點可能會阻止烏克蘭戰爭的發生。一個就是川普一直在批評北約,甚至揚言要退出北約,普京樂見其成,普京很擔心北約擴張到烏克蘭。另一個就是川普的個性令人難以琢磨,在左派、主流媒體,在政敵看來,川普喜怒無常,說話做事令人匪夷所思,簡直到了白痴的地步。但是鮑庭格卻說,所有的人在這點上都看走了眼,幾乎所有的人都看走了眼。川普在外交上的拿捏有這麼兩大特點,一方面他嘴上抹蜜、甜言蜜語,把對手吹得個天花亂墜;另一方面,他會毫不猶豫的在你褲襠部位踢上一腳,這話可不是我添油加醋的啊,是鮑庭格的原話。在對待俄羅斯他就是這麼干的,一方面把普京誇成了一個天才,另一方面他反對北溪二號輸氣管,在削減戰略武器談判桌上寸步不讓,向無可柰何提供先進武器,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驅逐俄羅斯的間諜、外交官。

那麼,今天烏克蘭戰爭已經爆發了,如果按照朝鮮戰爭的模式推演,自由社會怎麼做才能取得勝利?在鮑庭格看來,北約還是管用的,烏克蘭戰爭之後,北約成員國團結一致,這也是普京始料未及的結果。用來對付俄羅斯,北約綽綽有餘,但是對付中共,對付在東亞的中共,就缺乏類似北約的軍事同盟,也不能說完全沒有,不還有協約四國,還有澳英美三國同盟嘛,但這都不是嚴格意義的軍事同盟,互相合作的領域侷限在保護供應鏈、提升靈活機動性,共同對抗中共的假信息干擾。儘管如此,這樣的聯盟也讓中共頭痛。中共想武力統一臺灣,如今看到烏克蘭的局勢,想必參與備戰的中共黨人現在多半會三思,甚至四思、五思的。對臺灣自己來說,現在要做的,在經濟上是逐漸跟中國大陸分離乃至切割,在軍事上加強不對稱戰鬥力,不是在陣地戰上跟中共死瞌,不是在戰鬥機、戰艦、導彈、大炮層面的對抗,而是打持久戰、縱深戰,如果中共侵略臺灣,戰鬥不會在灘頭陣地結束,而是延伸到碼頭、城市、郊區、鄉村、上山下河,處處為敵,也就是刺猥戰略。對美國來說,現在必須增加軍費,現在美國的軍費只有里根執政時期的一半,在美國GDP中佔的比例,只有里根時期的一半,跟今天美國的福利支出相比,軍費要小的多。

那麼,這場新冷戰,自由世界能贏嗎,鮑庭格相信能贏。冷戰跟熱戰不一樣,不是互相彼此打個你死我活,尤其都是有核武器的國家,贏得冷戰的策略是耗時間,耗到獨裁政權被內鬥消耗,被民意顛覆的一天。要做到這一點,自由社會國家必須同仇敵愾,在普世價值的基礎上不妥協,用普世價值召喚中國和俄羅斯人民,把中國跟中共分開,把愛國跟愛黨分開。自由社會內部也必須放棄悲觀的看法,相信自由、市場、法制、民主體制的優越,同時制止中共利用自由社會享有的自由進行滲透。獨裁統治時間越長,跟自由社會的對照越明顯,差別顯得更大。真是這樣嗎,獨裁體制一定會沒落嗎。

鮑庭格相信是這樣的。獨裁體制的一個致命傷,就是獨裁者看不到真相、聽不到真話,無法真實的把握民意,生活在虛幻當中,看到的景象就像哈哈鏡裡看到的那樣,是扭曲的。這有點佛教經書中提到的自心生魔,獨裁者想看什麼就能看到什麼,周圍的人就向他提供什麼。其實在自由社會的領袖也是一樣,任何一個大組織、大集團的領袖都是這樣,通用電器的前總經理Jack Welch,他就說過一句話,什麼是公司總經理,就是最後一個知道公司倒閉的人,那就是總經理。但畢竟,自由社會有言論自由,有新聞自由,當政者能聽到不同的聲音,而獨裁國家就做不到這一點。自心生魔的人往往都會認為自己最強大,而自心生魔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東方縱橫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