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小時帝都彈窗記(圖)

2022-05-13 06:09 作者: 任我行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疫情期間隔離區
疫情期間隔離區(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2年5月13日訊】2022年的春天,因為有國內外的大事發生,注定載入史冊。我個人也一樣,欲獨善其身而不能,最近經歷過的一個「48小時」,注定銘刻於心,終身難忘。

1、「自投羅網」,一頭紮進帝都的疫情防控高潮

3月9日,我從上海到了杭州,算是躲過了魔都此後兩個月的靜態管理。雖然有家不能回,但看著魔都兄弟們的困境,還是覺得自己有幸做了個正確的決定。之後是全國兩會、冬殘奧會,我一直在尋找到北京的窗口期。終於在4月27日順利抵京,準備把積攢了幾個月的工作集中處理一下,沒想到「自投羅網」,一頭紮進帝都的疫情防控高潮。

先在三元橋住了兩天酒店,目睹了朝陽區防疫的方興未艾,T先生和F先生說,你趕緊搬到西城區來,這裡是政治文化中心的核心承載區,比較安全。聽人勸吃飽飯,我在朝陽全面上演管控前的窗口期,於4月30號搬到金融街的酒店,當年曾在金融街戰鬥過十幾年,也算故地重遊。T&F先生為了表示歡迎,說要請我堂食一頓(後面才知道堂食是多麼奢侈)。

入住金融街,感覺美美噠,北京的天氣也異常配合,藍天白雲是我在帝都工作時很少享受過的,五一放假,喧鬧的金融街一下子清靜下來,我獨享空無一人的綠地花園,每天還有智友美食相伴,談人生談哲學談戰略談經濟談金融,何其美哉!

沒想到第二天,5月1日,全市停止堂食,與T&F先生的餐聚也戛然而止,於是我的帝都旅居每天變成兩點一線:上午酒店門口晒太陽,下午走500米做核酸(做核酸成為每日必備,優先級高於吃飯睡覺上廁所)。每隔半小時必須幹的事不是喝水,是刷手機健康寶和核酸報告,保碼成為第一要務,「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若無健康寶,一切都得拋」。有一個正常的健康寶,比健康更重要!

安然無恙地在金融街住了4天,每天認真做核酸,從收費做到免費,因為帝都開始大規模全民核酸,我享受到了政策紅利。生活很美好,每天陽光、綠地、水果、核酸,好健康的生活啊,不能堂食也好,正好趁機減減肥。在帝都日益嚴峻的防控中,我獨處金融街似乎是世外桃源。

然而故事從此急轉直下,進入驚魂48小時。

2、空蕩蕩的金融大街上,我被困在彈窗

5月4日早上8點,我又例行走出酒店,準備趕早去捅個核酸,然後晒太陽,歡度一下青年節,展望一下人生未來,思考一下第二天上班開工的重大戰略。走出酒店大門,習慣成自然地刷了一下手機健康寶,被驚到了,居然喜提「彈窗3」一枚。

此時的尷尬是,酒店回不去了,任何場所進不去了,每天捅核酸的地方也不能去了,有了彈窗必須去指定地點捅核酸,指定地點在哪裡一頭霧水。我一分鐘秒變成了在帝都無處可歸的遊魂!

隔著酒店大門,緊急和大堂經理溝通,他們一聽我「喜提彈窗」,立馬高度警戒:你是萬萬不能再進來的,否則酒店會被封掉。於是隔著10米我這個檻外遊魂和檻內人溝通,怎麼才能申訴把我的彈窗消除掉。

混亂的48小時開啟了。此時不要問我為什麼出彈窗,不要質疑我都來北京10天了,天天做核酸為什麼還出彈窗?這些問題都毫無意義,也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如何申訴解除彈窗成為第一要務!於是各路大神支招:

方案一,打12345電話(事實證明永遠打不通);方案二,微信北京12345申訴(事實證明是與系統自說自話,還得等待它不知何時受理);方案三,找居住地居委會(我沒有住家,任何一個居委會都如臨大敵把我拒之門外——你不是我們駐地人員);方案四,通過酒店向文旅局申報(可酒店苦苦哀求千萬別通過我們申報,為了你好,一申報你就得被疾控中心拉走,我們酒店也得被封控)。

一瞬間,五四青年節陽光燦爛的早上,我站在空蕩蕩的金融大街上,被困在彈窗裡。

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把我無處可歸的狀態告訴T&F先生後,他們第一時間兩肋插刀,不到20分鐘兩位開車到了酒店門口,堅定地站在我身邊,這絕對是真愛!我上一秒秒變homeless,這一秒來了兩個護法金剛!

既然站在街上也解決不了問題,不能讓你流落街頭,先上車,T&F表現出了大無畏的人道主義精神和勇於擔當的紳士風度。既然帶著彈窗市裡不容,我們拉你去郊區,一邊吹風爬長城一邊想辦法。我的三毛流浪記立馬不悲催了,還充滿了喜樂安逸,有護法金剛在,妥妥地安心,先郊區遊走起。

3、外地人來不了,本地人不出門

帝都的五四,藍天白雲,因為每日核酸檢測管控,外地人來不了,本地人不出門,所以一路暢通,郊區更是沒什麼人。我們一路暢談半個多小時就到了延慶的長城腳下,那個美啊,從獨享金融街花園,變成了獨享綠水青山水長城!

三個人一鼓作氣爬上長城,吹著沒人吹過的風,路過沒人路過的烽火臺,瞬間有了大好青年意氣風發的味道!T先生忍不住賦詩:儘管暮年對殘陽,青春之心仍激盪!F先生也在手機上找出那篇著名的《年輕》,三人站在長城之巔高聲誦讀。一時間三人發了少年狂,管他彈窗不彈窗!

然而,現實不僅有美好,更多是驚擾。從在長城上接到第一個電話開始,對我的「追查令」如十二面金牌滾滾而來。大數據果然厲害,我的彈窗狀態,因為手機定位已被精準推送到了延慶疾控中心。北京這輪疫情防控以來,延慶一例沒有,我的到來讓他們如臨大敵。後面的故事也確實證明,我讓延慶各級領導各個部門操碎了心。

第一個電話來自長城腳下的某鎮居委會,小夥子太緊張,都有點結巴了:「你在哪裡?什麼位置?住哪裡了?」我說:「我沒法住啊,有彈窗哪裡也進不去,在野長城上吹風呢。」小夥子說:「你趕緊下來,找個位置,我們疾控中心得去車把你拉走定點隔離。」

天啊,要被拉走隔離?腦海中浮現出各種方倉怪相,出了一身冷汗。萬萬使不得呀,我不就是出了個彈窗嗎?天天做核酸都是陰性,又不是「羊」,也沒密接,為啥要拉走隔離?小夥子說:「這是政策規定!沒得解釋。」之後各色部門人員給我的圍追電話,話術高度一致——政策規定!

由於我在山上,他們肯定不能把車開到長城上,所以要求我下來後告知具體位置,他們來車拉我。從此開啟了每15分鐘一次的電話追蹤,有居委會的、有衛健委的、有疾控中心的、有區政府辦的……大家都是一個目的——告訴我們具體位置,別動,派車去拉你隔離。

此時和市區的溝通也陷入了悖論——我沒有住在社區,所有社區居委會既不歡迎我也不能幫我申訴解除彈窗,說我是「社會面」的,不歸他們管,也千萬別來。這才理解「社會面」的意思就是無處可歸誰都不管。

作為「社會面」的一員,可以住酒店,酒店不通過居委會而通過文旅局申報解除彈窗,可問題是我現在有彈窗,所有酒店按照「政策規定」不讓入住。我這個社會人,掉進了「社會面」的縫裡。

前一陣還是站在長城之巔「一覽眾山小上下五千年」,突然發現自己被真空了。T&F再次表現出了大無畏擔當精神,三個人成立了臨時小組,F先生任書記,緊急席地研究磋商,先分析政策、形勢,推演各種接下來的可能性。

三個臭皮匠討論後形成一致決定:1、肯定不能在延慶被拉走隔離;2、明確下一步戰略方向:必須回到市區解決問題;3、提出具體工作舉措:住到他們家裡,通過居委會申報;4、擬訂了應對圍追電話的話術口徑:馬上離開延慶返回市區。

臨時小組的戰鬥堡壘作用在烽火台上熊熊燃燒,有組織有方向有舉措,立馬感覺無比強大,三個人忍不住叉腰迎風肅立,一副山河已定的豪情。

然而現實不給豪情面子。T&F的社區居委會斷然否決了我們的行動計畫:有彈窗絕對不能進社區!如果進來全家封控隔離14天!三人組重新研究出路,一個基本原則是肯定不能被拉走隔離,在此基礎上多方調動資源,尋求PlanB、C、D……

此時延慶的各路電話還在源源而至,按既定話術,我告訴他們要離開延慶返回市區,聽得出他們如釋重負,但一定要追問回市區的具體位置,因為他們要把我的數據發到相應的居委會,他們的工作才算徹底完成。可此時我確實不知道回到市區能去哪裡,所以一邊在荒山野嶺遊走,一邊接著每15分鐘一次的圍追電話,一邊調度聯繫市裡的各路兄弟尋求解決之道。順便看了長城落日,討論了俄烏戰爭,研判了疫情對金融市場的影響。

4、我這個皮球終於有了去處

太陽西下,我們否決了在長城上露營的幻想,下了山,此時高頻電話終於耗盡了手機電池,「圍追令」再也不響了。三人組再次研究,在市裡沒有確定落腳點前,先就近找個酒店住下。當然我是不能住酒店的,我以壯士斷腕的豪情決定:不能給酒店添麻煩,我住車裡!之前在網上看到魔都有人露宿橋洞的圖片,原來竟是真的,若沒有朋友,我豈不是也要露宿山野?

T&F很仗義地陪我散步聊天熬到半夜,縮短了我獨自在車裡的時間。第二天早上8點多手機充好電開機,瞬間收到了幾十個來電簡訊提示,還沒看明白咋回事,電話就打進來了——延慶疾控中心。電話裡一連串炮轟:「你在哪裡?電話為什麼打不通?我們區裡疫情防控各級領導和部門一夜都沒下班,一直在聯繫你!」我給嚇到了,趕緊說對不起手機沒電了,在車裡待了一晚。

對方又說:「車在什麼位置,我們馬上來拉你隔離。」嚇得我趕緊說:「我們已經出發往市裡走了,已經上高速了。」對方緊追不舍:「去市裡哪裡?必須告訴我具體地址!」我說:「正在聯繫,聯繫好了告訴你。」

至此,我才知道我給延慶人民添了多大麻煩,從區領導到街道,太辛苦了,基層工作人員實在不容易!又想想,如果不是手機沒電,他們昨晚挖地三尺也要把我找到拉走吧,看來延慶是不能待了,即便是在車上。我立馬把T&F兩位叫來,開車出發返城,回市區的高速公路一路暢通,我第一次覺得不堵車也很煩人,因為路的那頭還沒有目的地,只能邊走邊聯繫。

人品好沒辦法,就在往市區逃還要應對圍追電話的路上,上帝派來了天使!一個多年之前的同事向我伸出了救援之手:他們新開了一家商務酒店,沒什麼人,可以接納我,就算隔離在他的酒店,幫我向文旅局申報解除彈窗!

簡直就是救命稻草啊,趕緊讓他發了酒店地址,我們直奔而去!此時延慶追擊電話打來,我把剛剛到手的地址告訴了他,電話裡幾乎都能聽到他們喜極雀躍的笑聲,我這個皮球終於有了去處,他們緊繃了兩天的神經放鬆了,溫柔地和我說了很多客氣話,強調了他們的難處,表達了一直圍追打電話的不好意思,最後,讓我給他們的工作做個評價。我果斷地點擊了1號——很好!

感謝延慶人民,你們辛苦了!

5、帝都,已經是彈窗天下

我們順利到達朋友的酒店,我向T&F揮手告別,讓他們回家,我有人接手了,你們可以歇歇啦。感謝兩位,在我流落街頭時,對我不拋棄不放棄,併肩同行,鍛練了我的身體、放鬆了我的精神、愉悅了我的心情、拓展了我的視野,更值得一提的是還探討了我的天道戰略!有友如此,夫復何求!

我進了酒店,第一時間通過酒店系統錄入申請,上傳身份證、手機號、來京車票、彈窗截圖,還有之前每天的核酸檢測報告。提交申請後,又立刻到酒店旁邊最近的檢測點享受了一次免費核酸。回到酒店房間進入自我隔離狀態,在微信上給T&F匯報進展,進了朋友圈才欣喜地看到原來彈窗一片片,彈友遍京城!我不是孤軍奮戰,我是「彈3」,還有一大批「彈4」!帝都,已經是彈窗天下!

忐忑地等待,如同初戀時等男朋友信息一樣,每幾分鐘就得刷一次手機,看我的健康寶有沒從彈窗裡跳出來。一直到晚上,彈窗巋然不動!

朋友說,可能明天還得申報一次。看來系統太忙,部門太忙,人手太忙,我這個皮球還得靜靜等待。就在無奈準備睡覺時,5月5日22:09,我的彈窗神奇地不見啦!趕緊再刷一遍,我的親親的健康寶啊,正常啦!!!

我一下從床上跳起來,趕緊截圖,發給T&F,發給酒店朋友,哈哈,健康啦!T&F迅速給我發來賀電,喜大普奔,立馬邀請我繼續搬回金融街。此刻的我,從沒有這樣喜悅過,這是一種重獲自由的喜悅!想衝到大街上去吹吹風,想呼朋喚友,想宣告我的自由!解除了彈窗,恢復了自由,暗自決定明天一早起來就奔高鐵,打道回府,免生事端再來彈窗。

一晚上也沒睡好,還是繼續高頻刷手機,就怕再蹦出個窗來。失而復得之後的喜悅是短暫的,更長久的是得而怕失的擔憂。

6日早上8點,再看一眼健康寶,確定正常無彈窗,心生歡喜。突然電話響了,居委會繼續圍追,延慶把我這個球踢了過來,這邊居委會不知道我已經通過酒店向文旅局申報了,更不知道我的彈窗已經解除了,還在緊張圍追我。聽完我的解釋後,長出了一口氣,要了一個「很好」的評價,感謝我的配合。

剛剛放下手機,又有來電,這次是流調審核,又把給居委會的話重複了一遍,對方也如釋重負,感謝配合,要了個評價。我坐等第三個第四個電話,沒有再響。

我默默分析了一下,處理彈窗這件事牽扯居委會、文旅局、衛健委、防控中心等跨部門,看來他們的數據是相互不能實時打通的,信息傳遞是滯後的,各個部門又要一絲不苟嚴格執行工作流程,所以為了我這個皮球,動用了這麼多政府資源和人力,被政府追著服務的體驗這還是第一次!

估計不會再有人給我打電話了,我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和北京大數據局對接一下,幫他們把數字政府和數字社會的系統建設優化升級,要達到浙江標準。

至此,我的帝都彈窗記終於消停了,想著給T&F發個微信,約個午飯慶祝一下。新的故事來了:F先生彈窗了,「彈窗4」。果然是人生無彈窗不完美!三人組迅速線上集結,分析原因,研究政策,「彈窗3」和「彈窗4」的政策不同,要制定應對策略,明確實施步驟。

有了之前的團隊作戰經驗,三人組這次決策高效精準細緻。同時結合《新聞聯播》重要精神,預判了京城防疫大方向後,為防患於未然,迅速部署三人下一步行動方案:我,立馬滾蛋,離開京城;T先生,雖然還沒有喜提彈窗,但決不能僥倖,要提高政治站位,必須每天堅持捅核酸,自證青綠!F先生,彈窗解除前,必須堅決居家自我封閉,不允許出來亂溜躂,要有公民意識和責任心,不給社區、居委會和政府添亂!

當我在滾蛋的高鐵上開始寫下這段經歷,F先生還在彈窗中,T先生在可能彈窗的路上,彈窗記還在未完待續……

我把這篇彈窗記發給T&F先生,T先生睹文思人,詩興難抑,賦詩一首,題為《七律.友人遇北京「彈窗」》:

青年節至遇彈窗,

帝都防疫不尋常。

街頭無助去何處?

人中有緣來此鄉。

長城電急夕陽短,

公社酒美夜風長。

欲評此番曲折事,

立夏已過細思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美一 来源:秦朔朋友圈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