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和佛印禅师


苏东坡性喜交朋结友,自谓上自王公大臣,下至乞儿妓女,无不可做朋友。在他的一生中,曾广泛结交和尚道士,特别是与佛印禅师,极为友好,你来我往,亲密无间,留下许多轶事趣闻。

佛印禅师,自幼饱读经史,博学多才。熙宁年间,因准备参加礼部考试,始前来京师暂住。那时,东坡在直史馆任职,佛印慕名来访,受到礼遇。他们一见如故,互相敬重,又经常一起论文赋诗,遂成了莫逆之交。

为了一饱眼福而做了和尚

一天,佛印邀东坡上樊楼品茗。谈笑间,东坡悄悄告诉佛印:"最近,皇上因见天时亢旱,要在大相国寺设斋求雨,命愚兄写作《祈雨斋文》,充当主斋行礼官,协助操办一切。"佛印听了很高兴,说:"请兄长设法带小弟进去观礼,一睹御驾龙颜,开开眼界,不知可否?"东坡明知此事不好办,一旦泄漏出去,便有欺君之罪。但友情难却,便耳语说:"足下想去,也未尝不可。只消扮成侍者模样,在斋坛上执役,待圣驾临幸时,便可看个够。"佛印为了一饱眼福,满口赞成,东坡回去也作了安排。

这大相国寺,殿宇宏大,气势雄伟。天王殿、大雄宝殿、八角罗汉殿、藏经楼,一座座庄严壮丽的建筑,依次巍峙。两边还有钟楼、鼓楼,东西配殿和16丈高的砖砌楼阁式琉璃塔。当时,定为皇家寺院,共有禅院64座,铜铸罗汉五百尊,还有高二丈的木雕千手千眼观世音巨像。该寺共有僧人逾千,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刹"。

举行祈雨典礼那天,五鼓鸣钟聚众,各路高僧登坛诵经作法,祈求甘雨,以救万民。其时香烟缭绕,灯烛辉煌,幡幢五彩飘扬,乐器八音嘹亮。忽传御驾已到,慌得佛印面热心跳。过了好一会才心神稍定,来到大雄宝殿,杂于侍者当中,添香剪烛。

再说那神宗皇帝,坐着龙凤轿子,在执宰大臣的簇拥下,出了宣德门,经过御道,来到大相国寺。东坡和众僧列队跪接,迎入大殿。礼毕,驾临藏经楼休憩,佛印献上香茶。

原来佛印因大殿行礼之时,拥拥簇簇,不曾看得真切,特地充当献茶侍者,就近瞻仰,果然与众不同。神宗接过香茶,因见佛印生得身材硕大,方面大耳,眉清目秀,气宇不凡,心中诧异,随口问道:"侍者,什么姓名?何方人氏?在寺几年了?"佛印开始一怔,随后急中生智,叩头奏道:"臣姓林名佛印,字觉老,饶州(今江西省波阳县)浮梁县(今江西省景德镇市浮梁镇)人,是新来寺中出家的。今日有幸得瞻天容,欣喜无量。"神宗见他聪明伶俐,捋捋长髯说:"卿既名叫佛印,可通晓佛法?"佛印奏道:"臣自幼读书,素喜礼佛听禅。佛学经典,略知一二。"神宗道:"既然这样,朕赐卿法名了元,紫袈裟一领,金钵一只,羊皮度牒一道(古代僧道出家,向政府缴纳一定的钱,由政府颁发的凭证),就在御前披剃为僧吧。"若是个真侍者,今日得了许多赏赐,岂不是千古奇逢,欢喜万分,可那佛印原是赴京应试,他的才华和东坡不相上下,实指望金榜题名,建功立业,怎肯出家做和尚呢?但是君命难违,怎么敢说我是假充的侍者,不愿为僧。即使心中万分不乐,不过一时之间,出于无奈,也只得假戏真做,叩头谢恩。

当下住持引佛印重来正殿,拜过如来佛祖,再带到御前,给他剃去头发,披上袈裟。顷刻间,佛印便由一名乡贡(明清以后称作"举人")成为一个英俊的和尚。

此刻佛印亦颇后悔,不该为一饱眼福而出了家,功名无望。东坡也完全没有想到,由于自己的一句闲话,竟连累佛印做了和尚,心里实在很不是滋味。不过事已如此,后悔也没有用了,只好用好言劝慰一番。

从此,佛印先后又在江州(今江西省九江市)的承天寺,庐山的开先寺,润州(今江苏省镇江市)的焦山寺出家。经过一番苦心修道,精通佛法,被升为润州金山寺的住持。同时,又不忘刻意做诗,终于成为江南一代著名的诗僧。

东坡和佛印的幽默机智

佛印自做了和尚以后,仍经常和东坡一道游山玩水,吟诗作对,而且均不乏幽默机智,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一日,他们到一座寺院游览。走进前殿,看见两尊神态威猛的金刚神像,东坡问道:"这两尊金刚,哪一尊重要?"佛印随口答道:"自然是拳头较大的那一尊啊。"走进后殿,看到观音手持念珠,东坡又问:"观音既是菩萨,为什么还要数手里的那串念珠呢?""噢,"佛印说,"她也像凡人一样祷告呀?""她向谁祷告呢?""咦,她向观音菩萨祷告呀。""她自己便是观音菩萨,为什么要向自己祷告呢?"佛印忍俊不禁笑笑说:"这是求人不如求己嘛。"于是两人同声大笑起来。

佛印虽然做了和尚,但是仍然非常洒脱,常与东坡一块饮酒吃肉,无所禁忌,不受佛门清规戒律的束缚。

一回,佛印听说东坡要到寺里来,便叫人烧了一盘东坡爱吃的红烧酥骨鱼。鱼刚端来,东坡恰好走到门外。

佛印听到东坡的脚步声,想跟他开个玩笑。正好旁边有一只铜磬(佛寺中钵形的乐器),顺手就把鱼藏进磬中。

东坡早闻到鱼的香味,满以为又有鱼肉吃了。一看饭桌上没有鱼,而香案上的铜磬却倒扣着,心里自然明白;却佯作不知,坐下来就唉声叹气,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佛印感到奇怪。他素知东坡是个乐天派,笑脸常开,可今天怎么啦?不由得关切起来:"大诗人,为何愁眉不展呀?""唉,你有所不知,早上有人出了一个上联,要我对下联。整整想了一朝,才对出四个字,所以心烦。"佛印半信半疑地问:"不知上联怎么写?""向阳门第春常在。"佛印听了心中好笑,这副对联早已老掉了牙,谁人不晓,无非存心耍我,且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也若无其事地往下问:"那么,对出哪四个字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