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煤矿成吃人矿(2)


多维新闻社/最新一期《时代》周刊亚洲版发表题为“死在地下”长篇文章,报道中国煤矿死亡问题。文章说,中国知道它的煤矿危险,命令关闭。但经营者对于国家要关闭那些煤矿的命令置若罔闻。有些煤矿巷道被政府官员关闭,但同地方官员勾结的经营者又秘密开采,更增加了那些煤矿的危险性。

文章说,贵州干旱的土地上出产很少。但往下挖几米之后,就变得又黑又硬。在贵州挖煤很容易,那些小煤矿的致命瓦斯也很容易爆炸。张家勤的丈夫李振华在他的鸭塘村(Duck Pond village)附近几个非法小煤窑已经干了十年。每当一家煤窑出了死人事故,就被命令停工。但另外一家煤窑很快就在附近开办。

为了躲避政府监督,许多非法煤窑都在夜晚开采。此外,政府检查人员也不那么严格。鸭塘村附近的土地就像月球表面一样坑坑洼洼,很多小煤窑。载煤卡车不断从这个村子开出,在孩子们上学的路上留下一层煤灰。 在贵州毕节地区中载村(音译),尽管那个无名小煤矿是非法开采,二十五名工人不等天黑就开始干活,因为没有人来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检查。那些干瘦的工人从狭窄的巷道往外拖煤。矿工经常是一下去就是五个小时,蹲在地上用铁镐挖煤。为了打发时间,有人点燃香烟,但那很容易引起爆炸。他们每天工资一点二美元,有些幸运的矿工可以把小块煤搬回家烧火做饭。但贵州身强力壮的人都愿意挖煤。

尽管挖煤又脏又危险,煤仍然是中国最主要的燃料。许多国家很多年之前都不依赖煤作为能源,中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煤生产和消费国。毛主席把中国的未来成功同廉价燃料煤联系起来。但几十年的过度使用煤造成天空灰暗,河流污染,地表遭到破坏。虽然中国已经保证要减少全球温室效应,中国是全世界第二大二氧化碳排放国,仅次于美国,但经济要小得多。每到冬天,城市居民公寓楼外面堆满蜂窝煤,农民则用铁铲把没有经过加工的煤送进炉灶。

由于非法煤矿太多,许多小煤矿盈利微薄,工人也没有任何合同或者保险。许多矿主给工人的唯一书面材料是讲如果发生事故,矿主不负责任。由于矿主是非法经营,许多矿工在那种书面材料上是按个指印代替签字。

这些煤矿经常发生事故。仅仅今年8月,贵州一个省就发生七次重大事故,造成三十二人死亡。工人活动家认为还有三次事故没有报告。地方官员知道,安全记录不好影响他们的晋升。因此,几个星期之前,广西造成七十七人死亡的一座锡矿事故被隐瞒了几个星期,后来被媒体揭露。

贵州村民还听说非法煤矿威吓受害者家属的恐怖故事。毕节一名农村妇女上个月对邻居抱怨说矿主没有给予她丈夫死亡抚恤金。第二天她就失踪了。此后,谁也没有再听说过她的下落。当被问到当地煤矿时,河官屯村(Heguantun village)一个赶骡子的男孩本能地摇摇头不回答。但在这个小村子的几米之外就有一国小煤窑,有人从狭窄的巷道往外拖煤。矿主阎利哲(音译)说,这不是个非法煤矿,它太小了。

但这正是最危险的煤窑:小、没有注册、没有安全设备、没有监督、自由经营。鸭塘村煤窑事故之后,政府已经关闭了当地一百三十家煤矿,只有三家得到官方准许开采。但贵州的土地有太多的煤。李振华死亡之后,他十五岁的儿子没有钱上学,看来很快就要加入这支夜间上班大军。他妈妈说,“他还能干什么?”贵州的唯一希望似乎就是这个黑洞。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