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的妓女情节

2001-11-07 21:46 作者: 翟羽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妓女问记者靠什么吃饭。记者回答:靠笔吃饭。妓女说:“我们是同行。我们不过是出卖肉体,而你们却是出卖灵魂。”

某地警察扫黄时,在一些三陪小姐身上,搜出一叠避孕套和某报社记者证。警察为了核实小姐的身份,给某报社打电话问:“我们抓了几个婊子,请问是不是贵报社的记者?”社长说:“没错,她们是我们报社的‘骨干‘记者。”

张贤亮说:“作家与妓女之间至少有一点相同:一面受着生活的折磨,又要强作笑颜,都是可怜虫。”林语堂说:“文人不敢骂武人,所以自相骂以出气,这与向来妓女骂妓女,不敢骂嫖客一样道理,原其心里,都是大家要取媚与世。”其实,在这一点上,记者比作家更甚。

中国十大最不要脸的人》一文指出:“某些新闻界的‘红包’‘造假’,等等等,已是有目共睹。口口声声喊‘打假’其实假新闻的水分要多于现在的黄河水 !哪个贪官污吏倒台了,就大批特批,却忘记了正是某些新闻界当初对他们的大吹特吹才使他们官运亨通的。某些新闻界的贼喊捉贼现象,也是中国一大特色吧!”

过去,人称记者,七等人搞宣传,隔三差五解解馋。现在的记者,“谁有钱、有权,给谁吹”,已经成了新闻界的拿手好戏。近年来,中国几乎所有的大诈骗案,都有新闻记者在背后摇旗呐喊。可以肯定地说,没有记者新闻报道的助纣为虐,那些土得掉渣的诈骗犯是不可能在很大的范围内兴风作浪的,如鱼得水的。

记者的软骨头,不仅在于讨好权势,而且依附于“婊子”。几乎所有的大贪污犯,在出事前无不是新闻报道的热点。

1997年洪水肆虐的荆门市,卖淫女陈丽则以其鲜廉寡耻击倒了诸多官僚,竟出任掇刀开发区工委宣传部副部长,惹得市委宣传部、文化局、广播电视局、新闻出版局、荆门报社弃百年洪水于不顾,纷纷由一把手在荆门市的豪华大酒店里轮流坐庄,为陈丽这个婊子接风洗尘。

胡适说:“人生的大病根在于不肯睁开眼睛看世间的真实现状。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政治,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毛病都没有。却不知道:若要病好,须先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认现今的政治实在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

一秀才经常帮人打官司。县官很讨厌他,说:“读书人应该安心关门读书,为啥要到衙门来?”县长忽放一屁,便用放屁为题叫他作文。秀才马上说:“县长高高耸起金屁股,响亮地放出宝屁,好像丝竹的声音那般悦耳,麝兰的味道那样喷香。小生立在下风头,不胜荣幸之至。”县官大笑道:“这秀才,正经文章不会做,放屁文章倒做得不错。”

其实,秀才再放屁,也放不过我们的记者同志。梁效放屁,我们的大报小报也跟着放,就是绝好的例子。

有一次与几个文友座谈。一文友说要多写一些直面现实的作品。不料文友起来反对说:宣传部不同意。我说:写作必须自由,靠他人发给写作“信号”,不仅写不出好文章,而且多是梁效之类的屁文章。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