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上台与赵紫阳下台

一次成功的政变:一九八九年江泽民上台前后纪实

2001-11-26 06:05 作者: (北京) 张家农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据知情者说,江泽民参与北京六四镇压的决策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他被任命的五月底,解决学潮的方案业已拟定,形势已是箭在弦上,同时,以调动军队的办法解决间题,是军委的权力,绝对由邓掌控拍板,轮不到江。但是,江既已上任,参与六四镇压的执行,应是毫无疑义的。一次成功的政变:一九八九年江泽民上台前后纪实

  按:十多年前,江泽民悄悄地接任了中共党总书记。不到一个星期,北京发生了军事镇压事件。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敲响了各国共产党政权的丧钟。一九八九年成为本世纪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年头之一。种种迹象表明,江泽民出任中共总书记,并非完全由于他的个人野心或钻营,而是拥有无限权力的邓小平陈云等政治老人阴谋策划的一次政变的结果。之所以称为政变,乃是因为这些政治老人们的操作方式完全违反了党的组织程序。赵紫阳成了这次政变的牺牲品。

  来自北京的最新内郜资料揭示了这场高层权力斗争的真相。江泽民查封导报,宁左勿右,赢得老人赞许,接着在上海截住访美归来的万里,切断了赵紫阳的臂膀。元老派完成夺权之后,就把坦克开进北京城,用违宪手段镇压要求民主的市民与学生。血染十里长安街。这是老人专政在中共党史上留下的最可耻的一页!也是现代中国的分水岭,人民对党的信任达到了最低点。在中共老人已经去世的今天,人们期待中共领导层对历史有所反省。

  作者首次以独家资料揭示江上台前后的全过程,首次披露元老派密谋策划一举推翻赵紫阳,选中江泽民的政变惊人内幕。据知情者介绍,本文部分内容在港媒披露后,曾引起江泽民暴怒。

谨以本文纪念十年前为中国民主事业而献身的学生、市民和体制内的
改革者。

  江泽民八九年两次上京

  江泽民是怎样当上总书记的?海外传媒和几本江的传记至今不是凭空想像就是语焉不详,笔者在事隔十年后,根据相当权威的消息人士提供的资料,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作出如下可靠的报导,算不算独家新闻请知情的读者朋友自己判断。

  五月廿一日秘密上京:受命在上海截留万里立了大功

  传闻比较多的是江泽民五月廿一日秘密上京,在西山单独会见邓小平,邓要他“作好接任总书记的准备”。传说这次上京神秘到江要化装成艺术家(许家屯则说是医生)戴墨镜。但这次邓江会晤在官方资料中尚找不到痕迹。

  据几本江传所述,这次会见,邓赞扬了江对《世界经济导报》事件的处理,并认为上海市接待戈尔巴乔夫的工作做得比北京好,最重要的是交给江一个任务,要他截住奉命从加拿大回国的人大委员长万里。因为当时有五十七名人大常委要求开会讨论李鹏宣布北京戒严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万里回京召开人大,形势就可能出现很不利于邓的局面。

  江五月二十三日返回上海,二十五日万里回国抵沪,江接机并面交“邓的亲笔信”(据说邓在信中恳求万里“看在几十年朋友的份上,在此关键时刻帮我一下。”)

  万里在上海住了六天,二十七日发表声明同意李鹏颁布的戒严令。江泽民出色地完成了邓的重要委托,等于在战略上切断了赵紫阳的臂膀。(按:历史不能假设,但假如万里象许家屯那样选择滞留美洲,在国际上声援国内的改革派,或者假如赵紫阳在最后到广场看望学生时选择和学生共存亡,并与38军徐勤先军长等支持改革的进步军人联手,那么中国的历史将完全改写。历史的契机在懦夫的手里溜走。注定了中华民族灾难深重。)

  笔者无法查证邓江西山会晤中,邓是否对江私相授受,要江受命于危难之际(这可能是江也要保守的最高“国家机密”)。但受命拦阻万里,应是不必置疑的。事实上,江完成了任务。这应是元老们最终决定以江泽民替代赵紫阳的重要原因之一,这是危难之际的忠诚。本文重点报导的是江泽民五月三十日正式上京就任新职和元老们决定以江代赵的具体经过。

  五月三十日再次奉命秘密上京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日。这一天,作为一方诸侯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正式改变了他的政治仕途。他在疑虑和不安中秘密飞往北京。几小时前,中共元老陈云的秘书和中央办公厅分别通知他前往北京开会,内容不详,江曾打电话询问浙江省委书记李泽民等,查询是否有去京开会之事,被告知中央末有会议通知他们,江此刻更显得忐忑不安。凭他的政治经验,他预感到此行将不同寻常。

  一个月前,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认为学生运动“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爪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不坚决地制止这场动乱,将国无宁日。”社论发表的当天下午三时许,中共上海市委在上海体育馆召开全市一万四千多人参加的党员干部大会。江泽民在大会上提出四点要求,其中一条即是“认真学习人民日报4.26社论”,并要求维护上海稳定。与此同时,市委宣布:鉴于《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党组成员钦本立同志严重违反纪律,决定停止他的领导职务,并对《世界经济导报》进行整顿。

  赵紫阳不满江处理导报事件

  江泽民关于宣布停止钦本立总编辑职务的消息传来,第二天上海街头就发生了大规模游行,公开打出了“还我导报”和要求恢复钦老板职务以及言论自由的旗帜和横标。上海作协著名作家王若望、白桦等毅然走上街头,参加游行。钦本立也不顾年老体迈走在导报游行队伍的前列。这一切是江所估计不到的。与此同时,北京知识界和新闻界的著名人士如李崇威、黎澍、戴晴等亦分别致电江泽民,要求收回对钦本立及导报的处理决定。

  四月二十七日晚,江泽民在惶恐中打电话给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当时的中顾委委员李锐,通话达四十馀分钟,江在电话中既恳请李锐向北京有些朋友通融,又在电话里向李锐探询北京情况。江在电话里还以“受不了啦”的口气向李锐表示当时的心情。

  四月三十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访朝归来,当晚江泽民与上海掌管意识形态工作的市委副书记曾庆红飞赴北京,欲向赵紫阳汇报工作。赵很快接见他,江汇报完后间赵:“你对我在上海处理导报怎么看?”赵并未即时表态,反问江:“你看呢?”

  江支吾其词,他发现和赵已经有点隔膜。赵看了一眼江泽民,接着说:“现在没有时间谈这个问题。1

  江几乎用恳求的语气说:“紫阳同志若不拿出意见,我和庆红同志就不好工作,也不好回上海交代。”

  赵只好表态了:“你们把问题复杂化了,搞糟了。”赵说完扭身便走了。据当时在场的人士透露,江呆呆地望着赵离去的身影足足有十分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无论江处理导报事件的想法是甚么,但结果是激化了当时的局势。导报原定在胡耀邦葬礼日推出一辑悼念胡逝世座谈会发言,上海市委获悉,要求删去严家其、戴晴等人发言中的数百字内容,被总编钦本立拒绝,江泽民便在四二六社论发表的翌日宣布解除钦本立职务。引起北京和海外新闻界的愤怒,成为北京日益升级的示威游行的两个主要口号之一:反对四二六社论和反对改组导报。

  陈云李先念秘书接机

  导报事件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形势有了重大发展。看来江处理导报的手法,不仅没有错,反而符合愈来愈清楚的中央处理学运的策略。他不知道的是,他对导报的处理,已是他在六四期间的另一功劳,是他被邓小平陈云等元老们选中的直接原因之一。但现在,坐在专为紧急情况服务的航机上的江泽民依然如当时的心情一样复杂,仍拿不准中央召他进京的意图。

  专机在下午四时左右降落在北京南苑机场,飞机停稳后,江泽民从机窗向左侧望去.只见有一辆蓝色的桑塔纳卧车,冷冷清清停在空荡的机场上。待他走下弦梯时,只见陈云和李先念的秘书走上前来与他握手,紧随二位大秘身后的中年人,江首茚来才知道是中央办公厅的一位处级干部。在车上陈云的秘书与江泽民只说了一句话,就是“陈云和先念同志都要找你谈话。”随后车里一片寂静,只有车窗外忽闪而过的游行队伍。卧车经过长安街拐入府右街,径直驶进中南海西门,停靠在一处绿叶葱葱的一排平房前,江临时被安排在这里休息。其实,这也就是新任总书记的寓所:中南海的中海,江泽民至今住在那里。

  五月廿一日邓家举行八老会议

  当时江当然不知道,为了他这次上京,即为了他的新任命,有干政大权的一批顶级元老已在邓小平家开了两次会,时间分别是五月二十一日晚和五月二十七日晚。参加者有陈云、李先念、杨尚昆、彭真、薄一波、宋任穷、姚依林等。

  五月二十一日即戒严后第二天的元老会情况,据知情人向笔者透露,有如下关键谈话:

  邓在严厉指责北京学潮并强调局势的严重性之后,对陈云讲,赵紫阳已不适宜再在常委工作,请陈云同志谈点看法。

  陈云第一个提出由江泽民接班,他说:先念同我讲过,上海的江泽民同志党性比较强,这次态度也很坚决,我在上海几次都和他见了面,谈得也好,年纪也总一些。

  杨尚昆是唯一提出有保留意见的人,他说:常委还是要避免大的变动,海外早就传言纷纷,总说我们不团结,闹矛盾……

  邓小平此刻显得很坚决:“赵紫阳怂恿动乱,难辞其咎。没有不换的理由啊,党内也说不过去,只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定的这个那个都不变,我想不会有大乱子。过去定的不变,这一点我们都要清醒,不是又要走回去。只要改革开放还搞,人家会理解。

  彭真、菏一波在五月二十一日的元老会晤中没有发言,据知情人士讲,彭真只讲了一句话,说:“万里还在美国。”

  对此,邓小平心中早已有数,单独向江泽民作了交待,这是他老谋深算的地方。五月二十二日,邓小平办公室主任王瑞林通知中央办公厅和全国人大办公厅,邓小平请万里提前结束访问美国,可以先不回北京。当晚,中共中央常委姚依林致电江泽民说,中央决定万里同志由美国返回上海稍事休息后回京。这是截住万里的正式运作,有人把这一部署称为毛泽东战略的“围点打援”,即围住北京,防止万里返京与赵结成联盟。

  五月廿七日邓拍板赵下江上

  五月二十七日深夜,中共元老们再次聚在邓小平家开会。邓小平作了以下明确表态:“我看就这样决定,由江泽民同志来担任总书记,不公布。四中全会再公布,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甚么好三心二意的。当初选择胡耀邦、赵紫阳没有错,但人是会变的,这一点也不要奇怪。你们可以再看看赵紫阳与戈尔巴乔夫的谈话内容,会明白一点。”

  有关这次老人碰头会,据知情者透露,除决定了江泽民代替赵紫阳这一最重要的人事变动外,还讨论了很多问题。对戒严后的首都局势和下一步对策,统一了认识。当时已经兵临城下多日,只等一声令下便可进城平乱恢复秩序。

  值得注意的是,碰头会上邓小平特别提到赵紫阳与戈尔巴乔夫的谈话,虽未多说,其耿耿于怀,溢于言表。五月十六日下午赵紫阳告诉戈氏党内有决议,“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需邓小平同志掌舵”。当这番话公开报导之后,偾怒的北京学生与市民把矛头对准了邓小平。严家其的“五一七宣言”直指邓是“老朽的独裁者”,“打倒邓小平”的口号四起。邓岂能忍受这种耻辱!

  在四中全会上,赵紫阳对此自辩时,也承认没有想到他对戈的谈话“伤害了小平同志”。邓小平是最忌讳别人说他“垂帘听政”的。赵的谈话使他和邓关系彻底破裂。

  接下来,是江泽民如何受命。他五月三十日抵京在中南海稍作休息后,陈云的秘书进来通知他:“陈云同志正在等你。”

  陈云与江泽民的谈话十分简单,陈云直接了当地说:“小平同志让我告诉你,你到中央来工作,代替赵紫阳同志。”江泽民听完陈云的话,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江泽民听完陈云的话楞住了,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却有人亲眼目睹。

  在李先念那里,气氛稍微缓和一点,李间了一些上海的情况后说:“小平那里你不用急着去,决定是小平同志的意思,当然会找你再谈。”至此,我们仍对江泽民获此重大任命的反应,一无所知。

  江受命后夹上海打了三通电话

  据当时在中办工作的权威人士透露,江泽民回到休息室后,有一个半小时以上没见他出门,也没见有甚么人进去。但在这一个半小时里有人知道他打了三次电话,都是打往上海的。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曾庆红,告知说:“看来我回不来了。”

  曾显得十分紧张问:“你不是去二三天就回来么?”

  江说:“我就要在这里工作,你明天马上来一趟。”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原上海市长江道涵,据说江说了这样的话:“以后要请您多关照了。”

  第三个电话是打给他的夫人王冶坪。据说江让她也准备来京。但王只是说:“不急”。据知情人士说,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汪道涵去华东医院看王冶坪时曾讲,你们还是搬过去的好,王却说:“我想还是在上海住,哪天老江出点甚么事,回上海还可以。”江泽民一家是在一九九一年春节前才在北京团圆的,并且台家同游了一次香山,拍了一张全家照。一直有传说王冶坪不赞成丈夫进京任高职,说总书记都没有好下场,还为此落泪并对儿子说,我们家搞政治到此为止了,你们以后靠技术吃饭。

  李鹏姚依林宴请江泽民

  江泽民的八九年五月三十日如此重要,下午匹点抵京后,有如上紧张安排,另一行程是晚八时许,李鹏,姚依林等在人大会堂简单地宴请了江泽民。显然,他们已经获悉元老们二十七日的最后决定。这次晚宴几乎是礼节性的,因为身负平息动乱重任的李鹏,已经到了采取果断行动的前夕。原拟戒严同时实施的军队进城一再拖延,终于有了六月一日进城的新部署,最后实施的日子首荠月三日夜。

  李鹏、姚依林三十日宴请江之后,三十一日被邓请去谈了一次话,叮嘱他们注意团结,首次提出“以江泽民为核心”。

  江五月三十日秘密上京接受元老的任命后,到六月二十三日四中全会才正式以新任总书记身份后相。在新华社发布的六月九日邓接见戒严部队将领的消息和照片中,都不见江的踪影。那么,江在这二十多天中的活动与工作是甚么?尤其令人关注的是,这段时间正是平息“反革命暴乱”的紧张关头,身居总书记要职的江,扮演了甚么角色?

  接管中央权力参与六四镇压

  笔者从一位高层人士处得知,江在六四时期的活动被刻意迥避是出于两点考虑;一是江的上任尚未经组织程序正式认可,二是六四开枪镇压后果深远,江保持一个有距离的形象较为有利。但是,江绝非一个戴着白手套的旁观者。他处在逐步接管总书记权力的过程中,虽不像现在这样活跃在第一线,但主要的会议、文件审阅他都参与,同时孰悉总书记的工作环境与条件。

  从有关人士提供的一份文件复印件上,可以看到江在“六月四日下午”曾批阅过一份有关上海情况的文件,那是姚依林办公室送过来的,姚在文件中对上海市长朱熔基说的一句话“事件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下面划上一粗线,并批示:“已经真相大白,送泽民同志阅。”江则画了一个圈,写上批阅时间,无批语。

  据知情者说,江泽民参与北京六四镇压的决策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他被任命的五月底,解决学潮的方案业已拟定,形势已是箭在弦上,同时,以调动军队的办法解决间题,是军委的权力,绝对由邓掌控拍板,轮不到江。但是,江既已上任,参与六四镇压的执行,应是毫无疑义的。

  政治老人策动的一场政变

  笔者相信,未来的党史学家一定会补足本文的不足。但本文已经对江“受命于危难之际”的原因与过程,作了尽量有依据的报导。事实说明,江泽民的升任总书记并不是他个人野心或钻营的结果,而是被一群拥有无限权力的政治老人所选中,由于这种挑选的方式完全违背党的组织程序并不具透明度,因此,它的性质就是一场政变,无论他们以甚么名义去解释。

  与江的冒升相反相成的另一面,就赵紫阳的下台。江成为中国六四政变最大的受益者,赵便首荠四政变的牺牲品。

  策动这场震惊中外的元老政变的主谋人物现在都已过世,但历史会记住他们的名字:邓小平、陈云、李先念。

海阔天空论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