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干寻欢作乐场所大揭秘

2001-12-12 08:33 作者: 岳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大陆军方有很多档次不同的俱乐部、招待所、疗养院、度假村,都是供高官声色犬马、寻欢作乐的场所。十一月初,中共当局突然发出了查封命令,并采取了突击查封行动……

突如其来的通告

据香港动向杂志11月号报导,十一月一日,国务院、中央军委,突然发出《关于立即查封、停办军警俱乐部》的通告,并成立了领导小组督办。朱镕基任组长,迟浩田、罗干、傅全有、周子玉、于永波等任副组长。

十一月二日,国防部、总参也发出了《关于严格执行中央通告,整顿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场所》的通知。

突击查封行动事前走漏风声

十一月二日、三日晚上,持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的突击队,对重点俱乐部进行了突击查封。

所谓“重点”,指的是:北京玉泉山总参干休俱乐部、天津团泊□水库天津警备区招待所、武汉东湖湖北省军区渡假村、太湖华庄南京军区休养院、成都狮子山成都军区空军俱乐部等。

在这次突击查封行动中,让人深思的是,这些重点查封的灯红酒绿场所,在查封当天,本地区平日里经常来这些地方寻欢作乐的享受者这天竟然均“缺席”消失了。仅北京玉泉山总参干休俱乐部,当晚只有四十多名来自沈阳军区、济南军区的将军和高干子弟,北京的顾客一名也没有。显然,中央部署采取的突击查封行动,事前已被泄露出去了。

军中灯红酒绿场所的来历

这次被中央下令查封、停办、整顿的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大多是九十年代初兴建的,到了九七年达到了高峰。这些灯红酒绿、寻欢作乐的场所,大多修建在风景区、沿海地区或交通便利的地方,而且都名正言顺地打着“俱乐部”、“招待所”、“疗养院”、“渡假村”的招牌,门口警卫森严,一般老百姓不但不得其门而入,甚至根本不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

寻欢作乐场所分三个档次

这些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分三个档次:特级、高级、次高级。

特级的,全国约有八所,分别在北京、天津、成都、武汉、太湖,大连、珠海、广西阳朔;

高级的,全国约有三十多所,大多在各省军区所在地;

次高级的,全国约有五十多所,大多在各省风景区和沿海地区。

特级的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全年每天二十四小时提供服务;高级、次高级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客满”的。

能进入这三个档次的俱乐部消遗、享受的人,也有等级之分:特定的、特别受邀请的高级干部及高干家属、亲属;省、部、军一级及以上的高级干部、高干家属、亲属;离、退休省、部、军一级高级干部及其家属、亲属;现职地、师级及以上高级干部及其家属、亲属。被邀请的人士,包括民主党派人士、有特殊关系的人士、部分港澳台人士。

场所设施豪华

特级的、高级的场所,还配备医务所,并有高资历的军医服务,还有急救医疗设备和救护车。特级俱乐部还配备有急救用的“直九”型直升机。

这些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内部的设施,都十分讲究、豪华。仅餐厅,除了中、西餐厅外,还有特色风味餐厅等,此外,酒吧、轻音乐室、调理(按摩)室、休闲室(住宿套房)、竞技(麻将、纸牌、桌球)室、康乐室(舞厅)等,更是应有尽有。

这类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的“服务员”、“协理员、“护理员”等工作人员,全部定未婚女青年,都经过“政审”,从军警文工团、军警卫生学校,中小城市党政机关中挑选出来,再经过文化、文艺、礼仪、社交等培训过的。通常服务三、五年后再调返部队。

不同证件享乐等级待遇不同

持不同证件进入这类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寻欢作乐,享受招待的等级、待遇是不同的:持永久证,即某俱乐部荣誉会员证者,吃喝玩乐只要签字,不用支付分文;持有年期证者,寻欢作乐定要付钱的,或以记账形式由单位每月结算一次,多以“会议”名义报销;受特邀的,或一次性的享乐,要按牌价;支付V特级的场所是不对这部分人开放的)。

场所经费开支来源

这类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疗养院的日常贻开支资金来源,有挪用中央特拨的军事工程建设资金;地方政府从税收中拨出给军方的补贴:绝大部分则是军警经商、党政机关经商截;留下来的“金库I。尽管中央曾于一九九八年就下令结束军警经商,将清查的资产、资金向政府移交了,但关于清查、移交的结果却从未公布过。军警方面报称:亏损了八百二十多亿元。但高层明知是军方乘机截留作为“小金库”,也就不了了之。最终,在表面形式上,由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相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副主席张万年、迟浩田,双方在军方资产、资金移交总翠上签名,就此了结长达十五年军方经商总资产、资金亏损达千亿元的一笔账。被鼓留的这部分巨款,成了供高宫们享受的这类场所经费开支的来源。

设在玉泉山的总参干休俱乐部,每月支出近七百万元,每天有近一百二、三十名“贵客”光顾。所以,北京的高干及其家属,看了赖昌星建的“红楼”,说:这个档次连眼睛都不会眨一眨,还不如地方上军区的招待所呢!查封的缘由导致中央今次采取查封、停办军警俱乐部的原因,是为了应付六中全会决议要改善党风,才不得不做出的样子。再有,江泽民、朱镕基,张万年、迟浩田等,于明年十六大换届部要退下,他们不想把这个功劳留给下届来“开刀”。

其次是,党内、军方内部对这些供高宫特权享受的灯红酒绿场昕,一直反应强烈,要求禁止党政军高层到这类场所寻欢作乐。这类场所尽管控制严密,但是其内部的活动还是外传了。而且上行下效,不少地方的军队、基地也都搞起俱乐部来,供当官的在假期、节日也能过过声色犬马的生活。因之,已经严重影响了军队的士气。各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更发生了女青年被奸污后自杀的事件。

军方的洪学智、萧克、廖汉生、杨成武、杨白冰等老将军,对此都曾表示强烈不满,说这是“自毁长城”。

其实,从中共建政以来,专为领导人,高干作特殊服务的馆、场、所一直存在,只不过服务的范围、对象、项目,有些差别而已。北京养蜂夹道的俱乐部就是专供邓小平,万里、刘仁等人打桥牌的特别场所。中共高官享受特权的传统,在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彭德怀、陈云等党内人士都曾对此提出过反对意见。到了八十年代,胡耀邦也提出过:要规范俱乐部招待的范围,缩小特供制。到了九十年代,高层内部就再无人出面反对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